人生屋
心灵鸡汤 诗·画·话 流行·视觉 精英谭 新知探索 生活锦囊 成长视窗 人与社会 成功之钥 世间感动 非常故事 励志人物榜 浮世绘
当前位置: 主页 > 意林杂志 > 流行·视觉 > 欧洲人吃火锅是啥反应

欧洲人吃火锅是啥反应

时间:2019-02-10 作者:未详 点击:

  说到外国人吃火锅,我知道,大家期待的反应,多半是“外国人一定被中华饮食文化吓得目瞪口呆,大为新奇”的故事。
  
  其实不然。以前中国对外交流不够多,外国人还会觉得火锅新鲜。现在,至少欧洲人,除了少数人,已经很少会诧异“哎呀中国还有这个饮食哪?”
  
  因为他们已经接受“中国饮食无奇不有,我们只管吃就是了”的设定了。
  
  火锅,算是中餐里欧洲人接受比较快的。我跟外国人解释中国的炒菜,如何炒料、勾芡、大火炒,总有些人不能理解。但火锅一烫就熟,他们亲眼看着,很直观,所以很爱吃。
  
  若是重庆人,十八岁之前主要是在重庆、贵州、深圳三地。
  
  火锅,牛油不重者不能接受。无辣不欢。我两天不给她做饭、三天里没一顿有锅子,她就要害病,得吃顿火锅才好——她是那种住着四五星级酒店,不吃酒店餐,要拉着我出去数串串的人。
  
  当年她初到上海,我请她吃天山路附近号称最辣的一家火锅。她吃完了,若无其事地开始喝火锅汤。
  
  于是每年我们从国内飞巴黎,带一箱子调味料。小面的、鱼香的,剩下都是火锅底料。
  
  巴黎买得到的火锅底料大多是周君记。她完全不能接受。起码是桥头和秋霞的。这点重庆人民大概懂得。
  
  我们在巴黎过了第一年,第二年特意多花了每个月500歐房租,搬到一个面积丝毫不变的房子里。我贪图的是有天窗和跃层,她贪图的是:可以在附近亚洲超市买到毛肚来烫——这个,大概重庆人懂了。
  
  我们平日,每周起码四顿锅子。冬天,每周一半都在吃锅子。
  
  请国内朋友,请欧洲朋友。都请。大家反应不一。
  
  我认识的欧洲人,第一次见到重庆锅子,不会太惊讶,有些还爱摆聪明显得自己吃过。
  
  只是小细节会有些疑问。
  
  一个会日语、韩语,研究过东亚海盗史的博士生,第一次吃时很惊喜:这是寿喜锅Sukiyaki对吧?
  
  直接夹豆腐吃,吃下去,眼睛就直了。应该是被辣到了。
  
  一个意大利姑娘,吃起火锅来淡定。用叉子卷魔芋粉丝,吃意大利面似的。
  
  她说她在中国待过三年,特爱吃火锅。
  
  一个俄罗斯壮姑娘,别的吃着非常溜。只是看见我们烫猪血,就有点好奇。绿豆粉是透明的,很好奇。毛肚烫后卷了,找不到,就用勺子捞。
  
  有一家巴黎挺有名的火锅店,有许多巴黎人去吃。
  
  我亲见过许多外国人,对虾滑、羊肉、香辣蟹,都处理得很自在,比某些中国顾客还熟练。
  
  吃火锅,先涮肉,再下蔬菜大家都懂。
  
  某天我和若去吃火锅,身旁一对法国情侣一起等位。中间大家聊了几句,也不生分了。后来上了桌,也坐在相邻的桌子。
  
  我的锅先上来了,我把菌菇先下到锅里——取菌菇的鲜味嘛。
  
  邻座那个法国女生,特别严肃地对我说,要先下肉,再下蔬菜,才好吃!火锅很有学问的!
  
  我点头如捣蒜:对对对。
  
  最后一个故事,是去年七月的了。
  
  巴塞罗那格拉西亚那边,有些店开到午夜,还有小吃和酒卖。
  
  我陪几位长辈去吃夜宵。有位女侍问我们哪里来的。
  
  重庆,就四川一带。
  
  姑娘很激动。
  
  “我去过四川。我很爱吃火锅。我朋友还教我在火锅店里说四川话。”
  
  我们让那姑娘说。那姑娘说了两句:“豪刺。刺包老。”——这就是她仅会的两句中文了。
  
  懂的诸位一定懂了。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