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屋
心灵鸡汤 诗·画·话 流行·视觉 精英谭 新知探索 生活锦囊 成长视窗 人与社会 成功之钥 世间感动 非常故事 励志人物榜 浮世绘
当前位置: 主页 > 意林杂志 > 世间感动 > 文艺女青年之歌

文艺女青年之歌

时间:2014-02-23 作者:未详 点击:

  1
  
  我是在火车上认识夏树的。
  
  我拿出《小王子》,刚躺下,卧铺的门便被推开,站在门口的圆寸青年,很高,浓眉大眼,是当下女孩们都喜欢的阳光型,一咧嘴,笑出白森森的牙:“我叫夏树。”
  
  “路非非。”
  
  谈话就此收梢。这时,夏树的手机响了。
  
  天哪,居然是凤凰传奇。
  
  我放下书,从包里掏出nano(音乐播放器)和耳机,刚戴上,夏树已结束电话,转过身来与我搭讪:“路非非,你是去丽江吗?”
  
  “是啊,你也去丽江?”
  
  “我去参加朋友的婚礼。”他问我,“你呢?去旅游吗?”
  
  我纠正他:“是旅行。”
  
  “有什么区别吗?”他问。
  
  我实在没法和他解释旅行和旅游的区别,但它们的确是有区别的。豆瓣每天都有人在倡导“一个人旅行”“趁年轻,去旅行吧”,假若把旅行换成了旅游,档次便下降了许多。
  
  下火车已是晚上十点,挥别了夏树,我坐车前往客栈。拖着行李回房间,遇到住在隔壁的男青年。他穿着卡其色短裤和Polo衫,戴着鸭舌帽,看见我主动打招呼:“你也是来旅行的?”
  
  “是啊,我叫路非非。”
  
  “我叫青河。”
  
  青河和我一样热爱拍照,甚至提出了帮我拍照,“你站在那儿不要动,微微转过头,对,给我个回眸一笑。”
  
  “哇,怎么拍得这么好!”
  
  “我是摄影师呀。”
  
  我们交换了手机号码加了微信微博和MSN,我发现青河与我一样热爱电影和音乐。
  
  接下来的几天,我和青河做伴,白天逛古镇和拍照,夜间在客栈的院子里喝茶看星星。我们一起在丽江待了三天,第四天清晨,他坐飞机回北京。
  
  我又独自在丽江待了三天后,上了回程的火车。而当推开卧铺的门看到坐在下铺翻足球画册的夏树时,我并没想到缘分这两个字。
  
  “哇,我们又遇见了!好有缘!”夏树惊呼。
  
  抵达广州是晚上八点,夏树跟在我身后出了火车站,他喊我:“路非非,等等我。”
  
  “你跟着我干吗?我还要回大学城!”
  
  “好巧,你也在大学城?你是什么学校?”
  
  “药学院。”
  
  “我在理工。”
  
  我对他瞠目而视:“夏树同志,你到底想怎样?”
  
  “追求你啊,你没发现吗?”
  
  “你神经病!”
  
  “我对你一见钟情。”
  
  2
  
  从丽江回来后,我一直与青河保持着联系,每天微信,他的朋友圈总是上传各种文艺的美女照片。我心里有点不舒服,却点了赞,于是青河说:“你来北京玩,我帮你拍一套。”
  
  于是我决定,下一站旅程是北京。我给了自己两个月时间,马不停蹄地参加各种兼职。
  
  夏树经常来找我,他不知从哪里弄到我的课程表,跑到我们学校来与我一起上课,就连我去兼职促销洗发水他都跟着。
  
  我不止一次问他:“你想怎样?”他的回答永远是:“我这是在追求你。”
  
  室友问我,夏树长得很帅,对你也好,为什么你不喜欢他?
  
  我想,应该是他不够文艺。
  
  在圣诞节来临之前,青河给我发了微信,正式邀请我去北京玩,他即将休假,有时间陪我逛北京城,还可以帮我拍几套照片。
  
  夏树得知我要去北京,几乎要暴怒:“路非非,你太轻易相信别人了,他说不定故意骗你去北京,想要把你卖掉!”
  
  我忽然觉得烦躁,打断他的话,“他很好,他会拍照,喜欢旅行、咖啡、音乐和电影,他和你不是一样的人,你不用诋毁他,就算你这样我也不会喜欢你!”
  
  说完我便后悔了,而夏树怔怔地看着我,没说话。我还想说话,他却笑了:“既然是这样,那我不会再来烦着你,你要去北京就去吧,再见。”
  
  3
  
  抵达北京后,青河和他的朋友开车去接我。时光终于让我们重逢,我以为自己会很激动,沉默了好久才挤出一句:“好久不见。”
  
  当天晚上,青河和他的朋友带我去后海的酒吧。震耳欲聋的音乐让我脑袋发昏,我说我想先回去,他的朋友却起哄,“不是吧,这么扫兴!青河可是为了你才叫大家一起出来玩!”青河耸耸肩,有些抱歉,“看样子,回不了。”
  
  一行人都是年轻的男女,坐下来便是聊天喝酒,我被劝了几杯酒后不肯再喝,晕乎乎去了洗手间。
  
  我给夏树打电话,告诉他我被人带到了酒吧,他们或许会对我做出一些不好的事情,我该怎么办?
  
  然后,夏树问了我的地址,还让我出去等。我以为他要帮我报警,没想到二十分钟后,他忽然出现在酒吧。我还没来得及反应,他给了青河一拳,拉着我往外冲。
  
  背后一片混乱,夏树紧紧地拽着我的手,“快跑,跑不掉我们会被打死的!”
  
  4
  
  我问夏树:“你为什么会跟着我来北京?”
  
  “我不是说了很多次我在追求你吗?担心你被骗,悄悄跟着来还不行吗?”
  
  我想说“我不喜欢你”,可话没说出口,便被他堵住,“你不喜欢我没关系。”
  
  我以为接下来他会说一句“反正喜欢只是我一个人的事”,谁知他却嘚瑟地笑,“反正,总有一天你会喜欢我。”
  
  至于青河将我带到酒吧,也只是给我接风而已,酒里也没有别的东西。他把我当朋友,我却让他挨了一拳头。
  
  我问夏树:“你为什么知道他是青河?”
  
  他支支吾吾了许久才挤出一句,“他长得最帅。”
  
  再后来,我没再一个人旅行。
  
  因为我已不想再苦心钻研伪装文艺女青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