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屋
心灵鸡汤 诗·画·话 流行·视觉 精英谭 新知探索 生活锦囊 成长视窗 人与社会 成功之钥 世间感动 非常故事 励志人物榜 浮世绘
当前位置: 主页 > 意林杂志 > 世间感动 > 下辈子,我们再做“情人”

下辈子,我们再做“情人”

时间:2013-12-12 作者:未详 点击:

  他们都是坏小子
  
  回想起来,我的成长史,压根就是一场漫长的他和我身边各种男孩子的战斗史,那么多年,他就像一名斗志昂扬的战士,和大大小小的男人斗智斗勇,直到取得最终的胜利。令我每每想起,各种服气。
  
  而他的斗争,大抵从我幼儿园的时候就开始了。
  
  作为每日准时接送我的监护人,他飞快察觉出了我小心灵的情感端倪,在那天下午接我的时候,守候在那里,目睹了小胖子的风姿。然后从幼儿园到家的一路,他都在跟我分析一个小胖子的没出息。各种婉转地贬低。
  
  我并不服气,他见劝说无果,竟然想了个“歪招”。那天早上送我到幼儿园,他拿出两块我喜欢的巧克力对我说,既然你那么喜欢那个小朋友,就给他一块巧克力吧。
  
  我大喜,迫不及待地拿着巧克力递到小胖子眼前。小胖子两眼放光,一把就将两块巧克力全部抓在了手里,撕开包装纸就填入口中,让我在旁边目瞪口呆,要知道,我只是想给他一块,自己留一块,和他一起慢慢吃的。
  
  在愣怔了片刻后,我再也忍不住那种失望,放声大哭……
  
  我第一次纯真的情感,就这样悲惨地夭折了。他万分爱怜地将我抱在怀里,深情地说,他们都是坏小子,以后不和他们玩了。这种现身说法起了作用,因为不争气的小胖子,我的视线开始转向和我一样的小女孩,在很长一段时间,不向男孩子尤其是胖乎乎的男孩子靠近,总觉得他们会抢我的巧克力。
  
  大有“遇人不淑”之感
  
  但终归还是“早恋”了,虽然这件事情不算光彩。
  
  是读初三时的事。下半学期,班里转来一个新疆的男孩子,不仅会讲维吾尔语,英文成绩也极棒,令我倾心。
  
  于是课余时间,便跑到他桌前请教功课。一来二去便心有灵犀了,下了课,偷偷跑去吃冰激凌,上课时也忍不住“眉来眼去”,很快被班主任看出端倪。
  
  处理方式没什么新意,通知家长。这次,在他面前,我彻底没了底气,犹豫了一顿饭的时间,才趁妈妈去洗碗时偷偷告诉了他。
  
  话还没说完,他暴怒,站起来一拍桌子,浑蛋小子,看我不削他!我吓得一激灵,他才意识到什么,默默看我一眼,声音低下来,没事啊,姑娘,我来处理。
  
  不知道那天他和班主任说了什么,走出教务室之后,他对等在外面的我说,想见见那新疆小子。看他没有恶意,我去教室把那小子喊了出来。没想到,远远看见他高大挺拔地站在那里,那个小子脸色突变,转身落荒而逃。
  
  他松开抱着的双臂,笑眯眯地踱过来,指指那小子逃跑的背影,看,姑娘,敢做不敢当的小男人有什么好?哪里配我姑娘喜欢?
  
  说的是,我当真没料到,那小子那么英俊,竟然如此没有胆量,不由跟着他一起摇头,大有“遇人不淑”之感。
  
  那天起,我没再正眼瞧过那个新疆小子,“早恋”的事不了了之。他极守信用,这件事,对老妈只字未提。
  
  少不了蜜蜂惦记
  
  只是类似“早恋”的苗头并没有从此断绝,用他的话说,也不能怨我,我已经长成了一朵花,又开在生命的春季,指定少不了蜜蜂惦记。
  
  当然,他是过于偏心我才会这么看,事态没有如此严重,不过是有男生偷偷送些小礼物,或者放学时等在学校门口。
  
  但几乎每一次风吹草动,他都第一时间便察觉了——即使我的书包里出现一个新笔袋,都逃不过他的火眼金睛,至于什么音乐盒、MP3、巧克力和不怎么值钱的小首饰……他更是将来路看得一清二楚。但每次,他都不说什么,将那些物件拿起来看看,撇撇嘴还给我,隔天,必定会去买回更好的给我。
  
  想想十六七岁的女生,哪抵抗得住这样方式的糖衣炮弹的袭击,比较之下,我总明白他给的才是最好的。至于偶尔以顺路之名去接我,在学校门口碰到的“蜜蜂们”,他更不以为意,总是随意就挑出他们的问题来——不够高、不够阳光、眉眼有女孩气、言谈不大方……
  
  而每一次,我竟无从反驳,他的挑剔是真,看到的问题也是真。然后他会耐心地和我分析,一个真正的好男人,应该具备怎样的气质。
  
  他就是这样,从来没有责备和生硬制止我同任何男生交往,但总会以让我信服的方式,让我主动撤退,避开那些蜜蜂的侵扰。
  
  很没出息地未语泪先流了
  
  然后,终于到了可以大大方方恋爱的年纪,却不料,第一次正式恋爱便“出师未捷”。
  
  彼时,我读大二,在离家不太远的省城的大学。韩是北方男孩,在那个南方校园的诸多男生中,韩的高大挺拔、帅气幽默有些与众不同,和我记忆中年轻的他,倒有几分相像。
  
  只是没想到,那么俊朗的相貌下,韩也有颗不安分的心,相处了两个月,在我迷恋他渐深的时候,却发现韩的女友不止我一个,竟然遍布校园的各个院系。
  
  分手是必然的,伤心却是难免,那晚他如往常一样打来电话时,听着他的声音,我再也忍不住,很没出息地未语泪先流了。
  
  他简单询问了原委,并没有安慰我什么,挂了电话。但我没想到,第二天一早,他竟然出现在我宿舍楼前——年近五旬的男子,显然一夜未眠,憔悴和疲惫在面容间立时显现。
  
  忽然觉得他老了,鬓角已有了清晰白发。鼻子一酸,眼睛湿了。
  
  他误解了我那一刻的伤心,拍拍我的肩,姑娘,别难过,有句话说,哪个好女孩会不经历一两个浑蛋呢?
  
  没想他会说这样的话,泪珠还在睫毛上挂着,我便扑哧笑出来,心里的阴霾忽然便散去。永远是他,知道怎么带我走出感情的小误区。只有他。
  
  只是我更没想到,当天下午,他还是找到韩并毫不留情地打了他两拳。
  
  韩没有还手。
  
  他很自信地说,他不敢!因为他心虚。
  
  我没有说话,只紧紧握住了他的手,我对自己说,我再也不会让他为我和任何人动手。再也不会了。
  
  我做到了,在他一次次的“斗争”中,在他的言传身教下,我学会了分辨男人的优劣,也学会了保护自己的感情。大学毕业后,我遇到了那个对的人——相貌、气质同样和年轻的他有几分相似的沈。
  
  下辈子我们再做情人
  
  那是他因为我和另外的男子作的最后一次“斗争”了,他几乎用尽各种方式“考验”沈!
  
  好在,沈虽学问不算很大,但也勉强应对了过去。他给了及格的分。已难得。
  
  最离谱的是,那天,为沈准备了一桌丰盛的饭菜,开了一瓶存了据说和我差不多年龄的陈年茅台。
  
  两个大杯子,他分别倒满,自己先端起来。我在一旁看得惊心,怕沈不敢喝,又怕沈真喝了。结果他刚刚把杯子举起来,沈便礼貌地先干为敬了,那动作、那气势,跟他一般豪迈。
  
  然后,沈放下杯子,就如同电影中的慢镜头一样,慢悠悠地直接醉倒了。
  
  我一着急,差点跟他恼,冲他嚷,跟你说了他没酒量的。
  
  他反倒呵呵笑起来,姑娘,别着急偏着他,有句话说,男人的酒品即人品,行,不耍赖有担当,这小子通过考验了。
  
  这算哪门子的考验?真服了他。我跟老妈哭笑不得。而我是真的信了,他绝对是我上辈子的情人,用老妈的话说,上辈子,他一定是个极其小气的情人,小心眼,爱吃醋,将我管得密不透风。到了这辈子,也丝毫都不放松。
  
  但我更信的,是不管前世今生,他对我至深的爱。婚礼上,当他将我交到沈的手中的一霎,忽然失态,哭得肆无忌惮,像个无助的孩子。那正是一个男人失去至爱才会有的不舍和无助。
  
  我的心,就那样在幸福的包裹中软软地疼起来。靠近他,轻轻抱住他微微颤抖的身体,好吧好吧,不哭了老爸,大不了,下辈子我们再做情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