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屋
心灵鸡汤 诗·画·话 流行·视觉 精英谭 新知探索 生活锦囊 成长视窗 人与社会 成功之钥 世间感动 非常故事 励志人物榜 浮世绘
当前位置: 主页 > 意林杂志 > 世间感动 > 那是北方的狼族

那是北方的狼族

时间:2013-11-29 作者:未详 点击:

  一只小狼在母腹中被慢慢孕育,最后出生在一个非常隐蔽、轻易不会被人和其他动物发现的地方。小狼慢慢长大,但它的腰身却一直很瘦小,四条细细的腿几乎难以支撑身躯,但如果伫立在岩石上或悬崖边,任凭风雪怎样吹打,也不论站立多长时间,它都会纹丝不动,如同从大地深处长出的一棵树。当它选定了攻击的目标,瘦小的身躯在顷刻间会突然爆发出惊人的力量,如同光影似的一闪即可到达。它在雪野中奔驰时,如离弦之箭,转眼间便穿越出很远,树叶和野草被它的身躯撞击得纷纷坠落,在它身后飘成一片战栗的绿色大雨。如果它穿过雪野,就会有细雪被四只爪子踩起,扬起一层白色波浪,使阳光折射出眩晕的光芒。最后,它会在旷野中变成一个小黑点,直至在夕阳中和大地融为一体。
  
  熟知狼的牧民说,同一件事,人看两眼,狼看一眼。一只狼发现了猎物之后,会在最短的时间内出击。它们这样做并不是依仗自己凶残的习性和高超的捕食本领,而是在出击的一瞬,就已对猎物的举动和习性判断得一清二楚,所以才会在对方尚未察觉的情况下,迅速给其致命一击。狼对一些动物饮水或吃草的地点看过一次后便熟记于心,当它把它们选为捕食的目标,便会在草丛或大树后面潜伏下来。那些动物在清晨或黄昏经过一只狼潜伏的地方,狼会用早已计划好的方式出击,迅速而准确地致其毙命。
  
  狼的跟踪术和隐藏术在动物界首屈一指,当选定了捕获目标后,它们可以长时间跟踪,而不轻易放弃。遇到一个最佳出击的场地时,它们像闪电一样扑过去,猎物们这才知道自己已经被狼跟踪了很长时间。忽略狼这样杀手的结果是极其悲惨的,顷刻间,它们便毙命于狼的利齿之下。狼从不毫无目的地去追逐猎物,它们总是要先掌握捕捉对象的身体和精神状况,然后才决定是否出击。
  
  狼可以为了内心的一个小小的需求去冒险,也可以为了精神的高贵而选择死亡。有一只狼被牧民打伤后,觉得自己无法逃出包围,一头撞向一块石头,一声闷响,它的脑袋变成血肉模糊的一团。在锡林郭勒草原上,流传着一首只有四句的长调:“一只狼在仰天长啸,一条腿被猎夹紧咬,它最后咬断了自己的骨头,带着三条腿继续寻找故乡。”狼的精神由此彰显得淋漓尽致。
  
  但在更多的时候,狼都很灵活机智,能够把握自己的命运,从来都不会在盲目的情况下出动。一位牧民说,有一次,一群狼围住了一只鹿,一只狼斜刺里冲过去咬伤鹿的腿后,随即快速返回狼群,让另一只狼冲过去咬伤鹿的另一条腿。这一幕就这样一次次重复着,狼群一直在等待,它们之所以不凶猛进攻,是因为鹿高大于狼好多倍,善于用蹄子攻击,如果踢得准,一下子就可以把一只狼踢死。所以,狼就这样一次又一次咬伤它的蹄子,让它失去大量血液,没有了反抗的力气和意志。当然,在这样的等待中狼也渐渐没有力气,在饥饿的煎熬中极有可能会饿得倒下去,但信念支撑着它们,它们会一直坚持下去。鹿终于不行了,身躯轰然倒地。狼群一拥而上,撕扯开它的皮肉吃了起来。
  
  在狼身上,孤独和骄傲并存,它们能够在寂寞中忍受孤独,做长期的等待。一只狼在牧区可以活10年,在狼群中可以活13年,而要是它独自在荒野中生存,则可以活15年。由此可见,狼的最佳生存状态应该是在孤苦绝境中独自觅食。狼不会在任何一个地方长久停留,就连吃东西时也不细嚼慢咽,一有风吹草动便马上一跃而起,灵巧的身影闪入旷野之中。正是因为狼始终保持着高度亢奋的状态,所以不论在什么时候,它们的精力都很集中,在沉默或随意之中保持着高度警惕。但它们伫立在高处对着圆月发出的长嗥却淋漓尽致,让人觉得它们在那一刻精神振奋,浑身激荡着一股股难耐的热流。
  
  狼对大自然中的一些同类充满友爱,总是不动声色地关心着林中百兽。它们在食取猎物时,总要把一些骨头、皮肉和残渣剩屑留在路边,那些在寒冬或陷入无助境地的狐狸、秃鹫、鹰、乌鸦等,往往会把狼留下的这些东西作为救命的稻草。受狼的启示,新疆的牧民在沙漠中吃完西瓜后,将瓜皮反扣在地上,使其保持一定的水分,以供以后路过此地的受困者或饥渴的鸟儿能得以解救。乌鸦是狼的好朋友。乌鸦有高空观察的高超能力,一旦发现猎物就会给狼报信。接到信号,狼就会欢快地鸣叫,快速向目标疾驰而去。
  
  在赤野千里的荒原上,一群狼走动时,都是缓缓行进。走在最前面的是一只头狼,它把积雪或草木用头顶开,辟出一条小路,以便让后面的狼顺利通行。领头狼累了时,狼群中就会有一只狼补上来。狼群中的每一只狼都会这样及时接替,在荒野上,它们是一支训练有素的队伍。在漫漫长途中,狼群要遭受许多不测,面对突如其来的另一支狼群,它们会咆哮,龇牙咧嘴,怒目相视,但却很少搏斗,狼―般不去侵害别的狼,它们喜欢和平沟通。
  
  狼的威风其实在于它们的尾巴。狼群中地位高的狼总是高高地翘着尾巴,地位低的狼总是把尾巴低低地夹在两腿之间。为群狼出去打探猎物的狼,不光要肩负起为整个狼群负责的使命,而且还必须具有冒险精神。所以,这样的狼在很多时候其实是独狼,它往往勇敢、睿智,具有超凡的本领。它找到目标后把嘴插入地缝,发出一声低缓嘶哑的嗥声,狼群听到它的这种叫声后便马上汇聚过来。而如果独狼在外遇到危险,便只能独自解决;解决了危险,它便能归队,若解决不了,它便命殁荒野。所以说,独狼是狼中间的敢死队员。
  
  深夜,狼的一声嗥叫会让人惊骇不已。它们的叫声阴森、凄楚、嘶哑而有力,犹如一种异乎寻常的音乐。它们也许在呼叫同类。每一个狼都有自己的声音,不论是嗥叫还是呼唤,绝不重复。狼就这么叫着,狼的世界被叫声调节到了丰富和生动的一面。让人惊异的是,狼对自己声音的个性要求十分严格,似乎以此来强化自己作为一种动物的高贵和整体一致。谁也不知狼为什么嗥叫,大自然赐予了它们这一禀赋,它们从中享受着自己独有的快乐。
  
  一只老狼在临死之前会大声嗥叫,尽量多召唤一些狼到自己身边来。它在自己闭上眼睛之前这样做并不是出于对死亡的恐惧,而是要告诉同类自己以前经常光顾的巢穴、河水、牧场分布的地点等等。这是每一只狼都会严格遵守的生存传承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