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屋
心灵鸡汤 诗·画·话 流行·视觉 精英谭 新知探索 生活锦囊 成长视窗 人与社会 成功之钥 世间感动 非常故事 励志人物榜 浮世绘
当前位置: 主页 > 意林杂志 > 人与社会 > 传染的忙碌感:人们为什么走路越来越快

传染的忙碌感:人们为什么走路越来越快

时间:2020-08-12 作者:未详 点击:

  1。我越来越觉得,只有在差异中人类才能找到情感的沟通和位置的平衡。——电影导演贾樟柯
  
  2。疾驰的快马,往往只跑两个驿亭;从容的驴子,才能日夜兼程。——伊朗谚语
  
  下次你走在街道上,请留意行人的脚步。不消片刻,你便会发现,无论你身在何处,周围的行人是多是少,他们都是一个紧跟着一个地向前行进。你可以想办法打破这种模式,刻意加快或放慢脚步;可稍有懈怠,你就会发现,自己只有步幅大小有所变化,步速依然和周围人一致。
  
  仔细想想,你可能会感到不可思议。我们对节奏与生俱来的感知是如此之强烈,内在的节拍是如此之强劲,以致连意念都无法与之抗衡。也许你的手机正放着舒伯特的曲子,而在一侧行走的人正在听Jay-Z的饶舌歌曲,但你们的步伐还是会完全保持一致。
  
  于是我们很自然地认为在我们体内有某种像心跳那样的原始生理节奏。但真正的原因在于我们所处的环境。人们所处的地点不同,步速也会有所不同。
  
  决定我们步速最关键的因素是我们所处环境的特征。而城镇越大,居民走路越快。有人曾说,19世纪普通纽约人走路时,“总像是前有可口的晚餐在等着他,后有警察在追赶他”。如今,在城市长大的孩子逛超市的速度,是小城镇长大的孩子的两倍,后者花在和超市工作人员沟通或查看商品上的时间,要比前者多出许多。不仅如此,如果你让人们注意一定时长的声音停顿,来自人口逾百万城市的人声音停顿的长度,是来自乡村的人所感受到的两倍。
  
  但是,这种差异的形成因素还取决于社群文化。一位来自美国加利福尼亚州的心理学家罗伯特·莱文到巴西休假期间,发现美国人对守时的重视与当地悠闲的文化格格不入。于是他决定集中研究世界各地生活节奏的差异。20世纪90年代初,他和他的学生历时三年,前往31座不同的城市,测量了各种与生活节奏相关的差异。
  
  他们的研究显示,一个国家经济越发达,工业化程度越高,文化越倾向个人主义,这个国家的生活节奏就越快。西欧和日本忙忙碌碌,而非洲和拉丁美洲悠闲散漫。美国范围内,东海岸节奏最快,西海岸次之,而中部地区则慢悠悠地跟在后面。
  
  然而,文化会随着时间改变,与此同时,生活节奏也会跟着发生变化。2006年,英国心理学家理查德·怀斯曼再次进行了莱文的实验。实验发现,世界各地的行人走过同一段路所花的时间,整体上比20世纪90年代初减少了10%。尤其值得注意的是,亚洲的城市也不幸中了这种叫做“速度”的传染病。
  
  不过,在两项实验中间的那些年里,新加坡和广州的生活节奏,从排不上名次到和最匆忙的西方首都不相上下——这种趋势正如亚洲经济先是学习西方高度活跃的气质,然后将这种气质变得更强一样。发展中国家在美国和欧洲的文化影响下,似乎不仅学到了个人主义和消费主义的文化特色,还被传染了忙碌感。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