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屋
心灵鸡汤 诗·画·话 流行·视觉 精英谭 新知探索 生活锦囊 成长视窗 人与社会 成功之钥 世间感动 非常故事 励志人物榜 浮世绘
当前位置: 主页 > 意林杂志 > 精英谭 > 陈鸥,不虚无,不软弱

陈鸥,不虚无,不软弱

时间:2019-01-03 作者:未详 点击:

  不虚无,不软弱,勤奋而执著,有智慧,有方法,有强烈的英雄主义情结,不知道陈鸥能不能在30岁时实现自己的创业目标。
  
  陈鸥是富家子吗?
  
  陈鸥确实很帅,甚至比他在为聚美代言的广告牌上的样子还帅。
  
  见到陈鸥时,他的脖子上挂着工作牌,正站在一名员工身后商量什么,就在前后左右都是他的员工、右手边不远处是他并不华丽的办公室的拥挤环境下,我们被引见到他面前。他眼睛明亮,微笑几乎是腼腆的……终于,越过一群电视台过来采访他的工作人员,还有一堆摄影器材,陈鸥坐在了CEO办公室的椅子上,我们坐在他对面。
  
  他先开口:“我忽然想起看过的一部电影《楚门的世界》,有这么多人拍摄我……”我稍微一惊,没想到一上来陈鸥就愿意分享对自己生活的反思。于是我追问:“你是有不真实感吗?感觉这一切是经过策划、安排的,人造的?”
  
  “那倒不是,只是今天的场景,让我想起那部电影。”
  
  事实上,陈鸥的一切确实太像是被安排过的,年轻、帅,拥有美国顶级名校斯坦福大学的MBA学位,OEO,而且他的事业正迅猛发展……于是,按照这个时代的惯性思维,在谈论陈鸥时,人们往往比较关注的问题是:陈鸥是富家子吗?
  
  我们知道的是,陈鸥在四川的一个小城镇出生、长大,父亲对他的教育极为严格,“他从小对我要求接近‘封建’,非常苛刻,很专制……所以我需要不停提高,而且我是一个‘他说了我,我必然要咬牙证明自己’的人,我很Powerful,是被我爹打出来的。”
  
  陈鸥说自己读书时,并不太用功,因为那时的功课不是兴趣所在,“不知道学了干什么,得了高分也不知道有什么用”,只是迫于父亲要他“成才”的压力,在考试之前突击。那时候他也跟同龄人一起,“一个小时两块钱,去打游戏”,当然,要小心不被父亲发现。
  
  16岁,陈鸥以全额奖学金被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录取,他一下变得非常开心,“因为经济独立了,很自由,男孩不怎么想家,一旦出去了就特开心……”
  
  关于陈鸥的另外一个争议是,他和韩庚一起出现在广告中。韩庚的粉丝说,“这个男人居心叵测,搞得自己比韩庚还帅。”也有不是粉丝的人说,“陈鸥太爱出风头、太爱作秀。”陈鸥其实是那种比较在意别人怎样评价自己的人,“前段时间被误解的时候不爽,百口莫辩的感觉很糟糕……”
  
  陈鸥的“拼”
  
  陈鸥是个工作狂。他对工作以外的生活“没有特别的兴趣”,晚上9点钟,公司没什么事了,他宁愿待到11点才回家。
  
  这其中一个重要的原因是,一些理解他的人、给予他所需要的帮助的人,正在和他一起工作,每天为了同一个目标,朝夕相处。陈鸥说,他想在30岁前把公司做到上市。和陈鸥一起打天下的人、聚美的另外两位创始人,一个是他斯坦福的师弟戴雨森,戴曾经毅然放弃三个月后就将获取的斯坦福大学学位,和陈鸥回国创业;另一个是陈鸥在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的师弟刘辉,2009年刘辉放弃价值百万美金的股票回国,与陈鸥一起再度创业。他们和陈鸥是兄弟,也是工作伙伴。
  
  “跟朋友一起打拼事业是很棒的感觉,工作对我来说不是一个作业,而是一件自己想做的事。”
  
  陈鸥偶尔会露出倦容,显然是长期超时工作的结果。“现在以工作为主,周末休息一下。工作时间长有点疲倦,但不会觉得累,我挺喜欢现在的生活。”
  
  大学期间,陈鸥就创办了在线游戏平台Oarepa(原GG平台,现在全球拥有超过2400万用户)。“我毕业后就处于一个高强度的环境中,基本是全副精力投入到事业中。在我关注的方面,我会自觉积累经验;我不关心的方面,我就是白痴。”
  
  “MBA期间实践比较多,确实也付出了代价。别人去旅游我就在想下一步做什么,我未来五年做什么。当别人娱乐的时候,我花时间去探索,找人找项目找钱。”
  
  年少轻狂、少不更事当然也是有的。拉来好友一起创业、吸引到国际最大风险投资基金的投资,这个美好的开始,是经过许多次权衡和选择的。“之前觉得自己可以改变世界,过两天想,又觉得不靠谱。经历各种不靠谱的剔除,到最后选择一个最能够实施的项目,然后找到一个比较合适的团队……我回国第一个项目是成功的,然后转型做聚美优品,现在想起来感觉也挺惊险的。”
  
  现在,陈鸥在做的是“一直想要做的事情”,当然乐在其中暑“我是一个不甘寂寞不甘平庸的人,一直要求自己更好,往前走,要出类拔萃,要与众不同。其实原动力就是想证明自己,觉得还没完全实现自己的价值。
  
  陈鸥的“英雄主义”
  
  虽然韩庚的粉丝们误会了陈鸥,但用“爱出风头”形容陈鸥其实不过分。他喜欢做领袖,如果能成为意见、观念的先行者,那最好。
  
  陈鸥有时会有些焦虑地觉得,同时代的年轻人正在被一个时代慢慢异化,带向一个没有创造力的方向。“中国年轻人变得比较懦弱,毕业就想要有一个安定的生活,加入国企或者当公务员。父母也这样指引。高房价的压力下,还有人埋怨前几年父母不支持,没买房……”在陈鸥看来,中国年轻人已经放弃了创造价值。“很多年轻人在过着父母希望自己过的生活,或者重复、跟随别人的生活。我希望我在做的不只是卖货的品牌,而是价值观传播的平台。我还想凸显80后的价值:希望大家能认识自己,过得开心,并力图实现自我的价值。我当自己的代言人,是希望每个人活得像自己。凡客说我是凡客,我想说我们都不是凡客,我们是独立的自我。”
  
  陈鸥在表达时,常常是“爱憎分明”的,虽然职位让他需要“对员工、对消费者负责”,但他仍然是一个鲜明的人,并没有湮没于某个头衔。在一档求职真人秀节目中,他的感性常常表现得更加明显。他可以对一个自己非常看中的求职者说:“这个我个人可以给你”,当然,“这个”是公司制度里没有的。他也因此被在场的其他Boss和主持人批评为“不职业”、“不专业”——不过,似乎世界上最成功的那些互联网公司,制度的东西往往少于个性化的东西。
  
  陈鸥还有很传统的情结,一种在现代人的世界中渐渐缺失的情怀。他说有时候他看电影会哭,“我喜欢欧洲中古时代的电影,史诗感很强的,比如《指环王》这种类型,我每次看到打仗的镜头就想哭——那种气势磅礴,有种男儿要建功立业、保家卫国的感觉,特爷们儿,太感动了。”显然,是某种共鸣或者带入感,让陈鸥在看战争影片时容易触动。他说:“我很喜欢当英雄的感觉。”
  
  英雄当然不好当,要严格要求自己,在高处不胜寒的位置上不断催自己上进。陈鸥说,创业中最最需要的是一种精神,至于钱、人脉都不困难。他觉得后者是可以通过努力得到的,但如果没有领袖精神,不能策划谋略,别人怎么交他的未来给你?
  
  不虚无,不软弱,勤奋而执著,有智慧,有方法,有强烈的英雄主义情结,不知道陈鸥能不能在30岁时实现自己的创业目标,可以肯定的是,即使他失败了,他也是一个悲情英雄,身边围绕着追随他的人们,而这个英雄,很可能会像在陈鸥喜欢的那一类电影中一样:即使死去,也不会被打败。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