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屋
心灵鸡汤 诗·画·话 流行·视觉 精英谭 新知探索 生活锦囊 成长视窗 人与社会 成功之钥 世间感动 非常故事 励志人物榜 浮世绘
当前位置: 主页 > 意林杂志 > 非常故事 > 恋家的白猫

恋家的白猫

时间:2021-11-20 作者:未详 点击:

  从我家出去的猫,就算没有白吃饭,也终将成为白眼猫。田野间,树林里,狭路相逢,它敌意以对,又漠然折身而去。无论我怎么高呼“咪咪”,都不肯回头了。
  
  多少有些失落。正是这个肥头大耳高度警惕的家伙,小时候曾在脚边手边寸步不离,贪吃贪睡,娇声娇气。喊一声“咪咪”,跑得飞快。后来渐渐长大了。多少个深夜里,它和外猫混战,惨叫连连,我们全家从床上爬起,抄起家伙出门助战。也是它,闲来没事把家里的床单门帘扯得稀烂。我不止一次建议剪了它的趾甲,我妈坚决不予采纳。她担心它没了趾甲,在外面打架更是打不赢了。打不赢也就罢了,逃命时连树都爬不了。
  
  亲密终成陌路。在我的童年时代,这种情景总会令我痛苦。长大后渐渐释怀。如今目送它孤独而坚定地越走越远,微微失落后总会大松一口气,心里说:谢谢你,谢谢你忘记了我,谢谢你变得和我毫无关系。
  
  然而,有一只白色黑斑母狸猫,我始终不能忘记。
  
  记得它不到两个月大就入驻猫馆,成长经历和其他猫客无异。长大后却性情迥然,出奇地恋家,养了好几年都不愿离开。
  
  当时一同收养的还有一只稍大的麻灰色公狸猫。两猫朝夕相处,青梅竹马,我们都以为长大了肯定会来一腿。麻猫也是这么想的。
  
  两只猫看上去也的确般配,白猫修长苗条、优雅从容,麻猫虎背熊腰、虎虎生风。
  
  话说我们麻猫对白猫的爱意,那可真是天地都为之动容啊。站坐不离,到哪儿都搂着不放,睡觉时恨不能绑在一起。整天摸爬啃舔,钻拱挤蹭,将猫生中大把光阴消耗在白猫身上,无怨无悔。
  
  然而,直到最后,可怜的麻猫也没能泡上白猫。每次都在最后关头败下阵来——白猫就地一坐,麻猫翘着小鸡鸡团团绕之,无可奈何。
  
  以致后来麻猫心灰意冷,早早投入社会,万过家门而不入。
  
  不只拒绝了麻猫,我们的白猫也从没理会过任何公猫。何其洁身自好!整个发情季节,整天安安静静,心如磐石地晒太阳。然而,几乎普天之下的野猫都爱上了它,轮流跑到我家天窗边求欢,日日夜夜冲里面苦苦呼唤,一个个只恨不会弹吉他。吵得我和我妈真想釜底抽薪,把白猫扫地出门。
  
  白猫清心寡欲,却极亲近人。家里每逢来客,管他是来借钱的还是来讨债的,刚刚坐定,它就蹲在人家脚下抱着人家鞋子抬头凝望,满脸求摸的深情。若客人果真伸手去摸,它立马就势一跃,直接跳到人家怀里。接下来,蹭脑袋、拱臂弯,非要客人环起双臂左右搂定才肯安静下来。然后死了一样瘫卧在客人怀里,似有无限享受。也不管这大热天的,客人多难受。
  
  对待自己家人就更不客气了。每天非要和赛虎睡在一起,挤成阴阳八卦图。还喜欢待在我妈头顶。一逮着机会就爬上去卧得稳稳当当,以为自己是顶帽子。那时我妈在阿克哈拉村开杂货店,天天就这样顶一只猫跟顾客讨价还价,在当地传为奇谈。
  
  后来渐渐大些,头顶坐不稳当了,改蹲肩膀上,监控探头一样四面环顾店内情景。总之,总得比我妈高点才安心。
  
  对于商店的生意,它比谁都操心。一来顾客,它寸步不离,走哪儿跟哪儿,喵叫连天。翻译过来就是:“走过路过,不要错过……三块钱,你买不了吃亏,三块钱,你买不了上当……”我妈数钱的时候,它就在旁边紧紧盯着,俨然不放心账房先生的老东家。
  
  我妈卖火腿肠的时候,它尤其愤怒,这么大的事也不跟它商量!
  
  大家都爱火腿肠。一根火腿肠总是白猫和赛虎对半分。赛虎狼吞虎咽,眨眼就消灭干净了。而白猫慢条斯理地啃啊,舔啊,嚼啊……赛虎总疑心它多吃了好几倍的分量。二位平时特恩爱,一到这时就闹离婚。
  
  我或者我妈,每次出远门归来,一开门,狗也扑,猫也跳,扒行李,咬鞋带,前前后后,三百六十度无死角地亲热缠绵。若是猫狗也有高血压,早就亢奋成脑瘀血了。好音乐能绕梁三日不绝,好猫狗能绕你半天不歇。每到那时,总是发现自己活在世上竟如此重要,又很惭愧:这样的自己到底有什么好呢?
  
  到了夜里,熄灯睡觉了,二位仍不肯离开床前,并排蹲坐,目不转睛盯着黑暗中的你,仿佛害怕你再度离去。
  
  哎哟,一提到我的白猫,就刹不住笔头了。当父母的都觉得自己孩子最好,养猫狗的都觉得自己猫狗最乖,我也未能免俗。
  
  总之,我有过这么一只猫,它是我家唯一不愿成为野猫的猫。它没有探索世界的野心,没有生育后代的本能,清清净净,悠悠闲闲。除了家里和店里,整天哪儿都不去。不添麻煩,不闯祸,不偷食,不乱上厕所,不制造任何家庭矛盾。猫食再寡淡也从没听它抱怨过。它美丽、温驯,充满喜悦。它对我们的信任以及对我们这个家的依恋令人惊讶又幸福。它活在世上像在深深地安慰着我们。
  
  它死的时候也没有打扰任何人,安安静静卧在后门墙角处的一只破铁盆内,像平时一样蜷作一团。没有伤痕,也不见瘦削。不知死了多久,不知之前遭遇过什么。我连猫带盆一起埋在了菜园里。我经历过许多猫的死亡,也亲手埋葬过许多猫。唯有这一次最伤心。
  
  现在我微博的头像就是它。白脸红鼻头,眼睛大且媚,还文有眼线。完美的埃及艳后妆。絮絮叨叨,没完没了。嗯,野猫会馆仍在营业中,故事以后接着说。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