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屋
当前位置: 主页 > 人生感悟 > 花开无语

花开无语

时间:2013-03-01 作者:小小Z 点击:

  他每年都要回家一两次,辗转几千里。让他牵肠挂肚的不仅仅是年迈体弱的母亲,还有难以割舍的乡情。他是个遗腹子,苦难与生俱来,像结伴而来的孪生兄弟伴随着他的成长。但苦难却没有在他心里留下伤痛,因为故乡的上空。乡邻们给他的温暖总比寒冷早来一步。
  
  他每次回家,都是一套简单的行装。坐着客车,一副从容淡定的样子。
  
  回到这个偏僻的小山村,他立即是儿时玩伴的朋友。是长辈眼中乖巧的孩子。他蹲在乡邻的热炕头儿上,一大屋子的人,喝着大碗儿酒,说着知心的话,那么随和,那么融洽。
  
  他该是个有出息的人。村里的人这样断定。马上就有人持否定态度,那有有钱人不讲排场,总是这样低调回乡的?想想也是,问他,他只是笑笑说:“混得还不错,自己干,自己说了算。”真是谜一样的人。
  
  谜底是在几年之后被揭开的。村子里此时已家家有了电视,一个村民偶然在转换频道时捕捉到了这张熟悉的面孔。马上,那个山村的夜晚一下子沸腾起来。所有的眼睛都聚焦在他的身上。年近四十的他,衣着光鲜,诙谐又睿智地面对记者的采访。
  
  村民们惊讶地张大了嘴。那个再熟悉不过、寻常百姓家的孩子,竟会是一个卓有成绩的董事长和著名慈善家。
  
  电视里,记者问他:“你做公益事业。通常都是‘隐姓埋名’,就像在网络上聊天选择隐身方式一样,你的出发点是什么?”
  
  他没有正面回答记者的问题,却调侃道:“没人相信‘天上会掉下馅饼’。而我偏偏遇上了两次。第一次是我考上市重点高中。那晚母亲和我正为学费唉声叹气,就听院子里扑通一声,有人扔进一块‘黑石头’,再一看石头上绑了个纸袋儿,里面是一沓儿厚厚的纸钞,面额不等。母亲和我数了一遍又一遍,竟是三百六十七元八角。忘不了,怎么能忘呢?同样的幸福回放。是在我接到大学录取通知书之后。”
  
  他说:“花开无语,但花的芬芳早已沁入心扉。山村人虽然是贫穷的,但那种给予的方式却是最富有,最尊贵的,不求任何回报,不给受施者丁点儿压力和难堪,是最人性的关怀。如果你的给予是真诚的,又何必去张扬?”
  
  村民们恍然大悟,那些困扰了他们多年令他们百思不得其解的疑团,在这一刻全都化解了。村里建小学的赞助费,张家孩子治病收到的汇款等等。竟然都是他所为。
  
  隐身资助其实是一种美德,面对苦难,目睹弱者,选择隐身给予,既能让施者高贵,又能让受者有尊严地接受帮助,这是对弱者的尊敬而不是施舍。
  
  资助的姿态,决定了灵魂的高度。人的富有更多的应是表现在内心,是人心灵中某些高贵品质的展现。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