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屋
当前位置: 主页 > 人生感悟 > 宽容,我们多么需要

宽容,我们多么需要

时间:2012-07-10 作者:小小Z 点击:

  也许,宽容不过是一个微笑,一个眼神,一句普通的话……然而,吝啬的人们,却往往将它忽略

1

  近几年美国有一本畅销书,书名叫《外遇:可宽恕的罪》。

  我不是一个个性很强的人,生活中,我常常会容忍一些争执和分歧。然而我一直坚定地认为,背叛是婚姻生活中最最不能宽恕的罪过,就像眼睛不能容忍沙子一样。

  然而,这本书的作者,美国著名婚姻问题专家、心理学家保妮·韦尔却说:“从宽容的心理理解对方的处境,并认清爱情的真实面貌。爱情,是需要宽恕的。”

  不管这本书是不是能够改变你对爱情和婚姻的看法,然而它却指出了一个事实,那就是:如果我们对爱情和婚姻宽容一点,那么我们的爱便会长久一点。

  不是吗?

2

  哲学家周国平的《妞妞:一个父亲的札记》,曾让许多读过的人心流血、眼含泪。而我感到,这本书与其说是一个父亲的札记,不如说是一个父亲的痛悔。

  那是一个冬日的早上,周国平和怀有5个月身孕的妻子雨儿正躺在床上愉快地聊着许多属于他们过去的小事,电话铃响了。电话是一个陌生女孩打来的,雨儿明显露出了不高兴的神态。

  就是在那个早上,那个自称是读者的四川女孩不厌其烦地一次又一次打电话来找周国平,虽然周国平每次都只是简单地敷衍几句,但最终雨儿还是生气地出门去了。

  虽然,这只是一件小事,然而夫妻却因此而赌起气来。丈夫觉得委屈,因为他并没有对妻子不忠;而妻子等到深夜,见丈夫并没有和解的意思,便抱着被子睡在沙发上。等丈夫想起妻子怀着身孕不能再冻着而去安慰的时候,已经晚了。次日,雨儿高烧不止,大病一场。

  女儿妞妞出生了,她是那么美丽漂亮,善解人意,她的爸爸妈妈是那么爱她那么宝贝她。然而,妞妞还没有满月,便被发现两只眼底都带着恶性肿瘤,患这种绝症的婴儿只有一万二千分之一的机会,却让妞妞碰上了。而罪魁祸手就是雨儿病中所照的一连几次的X射线。

  妞妞在病魔的折磨下痛苦地生活到一岁半,终于死在父母的怀里。在这惨痛的打击下,一个快乐幸福的家庭也离散了。

  痛定思痛,周国平在书中痛心疾首地写道:

  “当我试图追溯妞妞的病因时,我的眼前出现了一串完整的因果之链,它有若干清晰可辨的环节,仿佛只要卸掉其中任何一环,就可避免发生后来的灾祸……要是四川姑娘没有打来不合时宜的电话,要是雨儿和我互相宽容不为此赌气,要是她送急诊时不是遇到那个蛮横的女医生因而延误治疗,要是医学博士没有一再用X光对她作不必要的检查……要是要是,只要其中一个要是成立,妞妞就不会患此绝症,我们的生活就会完全改观了。”

  “如此说来,妞妞是被一系列人性的弱点杀死的。她是供在人性祭坛上的一个无辜的牺牲。”

  在读到这一段的时候,我一直在想,如果所有的环节都是他人或客观造成的话,那么这一对夫妻哪怕只做一件事——彼此宽容,他们可能就不必忍受后来无数数也数不清的苦痛哀伤。

  唉,宽容,宽容……

3

  托尔斯泰说:幸福的家庭都是相似的,不幸的家庭则各有各的不幸。我却发觉,不幸的家庭往往也是相似的。

  不宽容,就是导致许多家庭不幸的共同原因。

  日本大作家夏目漱石在小说《路边草》中,曾细致地描绘了一对夫妻失和时的心理状态。小说主人公健三是个30多岁的大学教授,妻子阿住是位高官的女儿。他们的婚姻令人羡慕,但两人内心总是产生各种误解与分歧。健三为了补充家庭开支,业余干了点兼职工作。他一心希望妻子能过上更加宽裕一些的日子。但是当他把挣来的钱交给妻子手里,妻子并未显出高兴的神色。

  夏目漱石这样描写当时两人的心情——阿住想:“如果丈夫给我钱时说上几句温情的话,我一定会高高兴兴地接过来。”而健三却想:“如果妻子能高高兴兴地接过钱去,我肯定会说出温情的话来。”

  一个星期天,阿住外出回来迟了,健三一个人吃了饭,躲进屋里。阿住回到家,只说了一声,“我回来了”,并没有对自己回来晚了表示一点歉意。这种态度使健三很不高兴。所以他只回头望了一下,什么也没说。

  这样一来,这件事又一次在妻子的心头投下了暗影,妻子也一声不吭地径直走向客厅。于是在二人之间,便失去了说话的机会。

  禅学大师池田大作很喜欢《路边草》这篇作品,他就此分析说:

  “要说是小事,可能确实是小事。但是有时小事就能成为左右现实的‘大事’。一天的喜怒感情也常常被这些小事情所支配。

  “人的心是极纤细的物质,如同几个传送装置接在一起,互相牵动旋转一样,微妙细小的心理活动,总是一瞬一瞬地相互重叠活动的。决不可忽视这种心理上的精细、敏捷状况。

  “在人与人的关系方面,‘语言’是极重要的工具。人的一句话,既可以引起争闹,也可以促成和好。一句话可以造成终生伤痛,也可以变成难忘的人生转机。一句话具有一颗心。”

  健三夫妇由于内心的点滴误解,竟导致两人关系的破裂。夏目漱石写道:“两人都感到已成为再不能互相彻底交谈的男女,因此两人都未想到应当改变现在的自己。”

  作为夫妻间如此亲密的关系,尚且不能互相体谅互相宽容,我们可以想象,在人与人之间的相处中,宽容是多么的不容易。

4

  其实宽容并不是困难到任何人都做不到。现实生活中,有不少人就是用善良而宽容的心去对待别人,而最终又自尝善果的。

  1994年5月的一天清晨,正在甜梦中的湖北农家妇女王春英被人叫醒,她的丈夫早晨起来去镇上卖包菜时,被一个开夜车的司机不小心撞死了。王春英疯了一般地跑向出事地点,见丈夫已死在血泊中,旁边肇事的司机也受了重伤,正被村里赶来的人们拖出来痛打。虽然在巨大的悲伤中,王春英还是将轧死丈夫的司机从村人手下救出来,又拦了一辆汽车,将司机送到了医院。

  在医院里,司机身上没有钱,王春英告诉医生她来出。医院血库里的血没有了,而司机急需输血,王春英毫不犹豫地捋起了袖子。

  一个普通农村妇女用她最善良最宽容的心救活了肇事司机刘钢,并且表示不要他的赔偿。她说:“最值钱的是情,最不值钱的也是情,人死了,再闹也没用。”

  王春英的宽容深深感动了刘钢。从此之后,只要王春英家有困难,刘钢总是第一个赶来帮忙。王春英的婆婆患癌症,刘钢和王春英一起鞍前马后地照顾;王春英家的地,刘钢抢着帮忙种帮忙收。www.rensheng5.com

  1996年,王春英患了病毒性肾炎,全身浮肿,不能行走,住进了医院。又是刘钢,送菜送饭,擦屎擦尿,耐心地照顾着病中的春英。天长日久,两个善良的人之间有了感情,刘钢终于对春英说:“姐姐,我要娶你……”春英没有同意。刘钢家里也坚决不同意。可刘钢的爱情和决心都没有动摇,他顶住来自各方的压力,向春英表示他的爱情。同时为了表示决心,他喝下了农药。

  刘钢被医生救过来后,春英终于扑在了他的怀中。他们商定,等春英的丈夫去世满三年后,他们就在他的墓地上举行婚礼。

  看着这个故事,我一直在想,如果王春英当时没有宽恕刘钢,而是和别人一样打他一顿或要他赔偿几万块钱;那么,在婆婆去世、自己病倒在床的日子里,她将是怎样的一副惨况呢?

  不宽容使父母失去了孩子,不宽容使一对恩爱夫妻反目成仇,不宽容使许多幸福的家庭悲惨地四分五裂。而宽容呢?宽容令人得到重生,宽容令两个家庭的惨剧转变成两个家庭的幸福。

  我们还有什么理由不对别人宽容一点呢?

5

  重新翻开《妞妞》这本书,在书的后记中,看到已经与妻子雨儿分手了的周国平以无比宽容的笔触写道:

  “我当然相信,不管今后我和雨儿各自将走过怎样的生活道路,我们都永远不会忘记妞妞,不会忘记我们和妞妞一起度过的日子。

  “人生中不可挽回的事太多。既然活着,还得朝前走。经历过巨大苦难的人有权利证明,创造幸福和承受苦难属于同一种能力。没有被困难压倒,这不是耻辱,而是光荣。谨以这一信念与雨儿共勉,并祝愿她从此平安。”

  多么希望从此之后,每一个归家的丈夫,都能接受妻子一句温暖的问候;每一对离异的夫妻,都能真诚地祝愿对方平安幸福;而每一对正在赌气的“冤家”,都能设身处地为对方想一想,以宽厚之心去包容别人。

  宽容——是赐给自己最好的礼物。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