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屋
卷首语 万叶集 情感 热读 流行 视野 成长
当前位置: 主页 > 青年文摘 > 情感 > 父亲的骄傲

父亲的骄傲

时间:2020-01-13 作者:未详 点击:

  父亲是个矜持的人,中年之后,世事磨砺,越发审慎内敛。但我却见过他骄傲的模样。
  
  那是兄长考上大学的夏天,录取通知书寄到了父亲的单位。兄长是我们那个小县城第一个重点大学的学生。白天父亲接受了一整天同事的羡慕恭喜。晚上父亲请了假,打算把通知书送回家,让家里人高兴一下。那时我们家还住在乡下,我因为家里特殊原因,一直跟在父亲身边。
  
  傍晚的时候,我们赶到了车站。每天有一班车早晨从我的老家开往县城,晚上再返回去。可是车站的人告知我们那天的班车出了点故障,晚上这一趟取消了,因为那辆班车是台老爷车,所以这情况也不是第一次了。父亲拉着我站在空旷的候车室,他站了一会儿,然后说:“我们走回去吧。”我说:“我走不动啊,爸爸。”因为县城离我们家有五十多里地,而我那年只有七岁。父亲说:“没事儿,走不动爸爸背你。”我们买了几个面包,在车站灌了一小壶水就上路了。
  
  剛出县城,天色就朦胧起来,却恰巧遇到了父亲的一个熟人,赶夜路有熟人说说话,照应壮胆,有他乡遇故知的感觉。两个人说着见闻,说着说着,话题就转到了孩子身上。父亲拍拍挎包说:“我着急回去,是送录取通知书,孩子考上了××学校。是全国重点啊。”父亲强调着,那声音里的喜悦隔着夜色都感觉得到。那个熟人感到很惊奇,道了贺,说了许多恭维的话。父亲不时发出笑声,那笑声实在是很响亮,把路旁的蛐蛐野虫叫都盖过去了。他们又聊别的话题,可是不久,父亲又把话题转了回来,他讲哥哥在家怎么样懂事、勤奋,赞赏之情溢于言表,我从没发现父亲如此得意,甚至有些忘了形。因为我感觉那个人已经把能说的赞美的话都说尽了,剩下的只有听着,也不管人家是否耐心听,父亲只是不停地说,就像祥林嫂似的喋喋不休。当我趴在他后背上睡着时,他仍然兴奋地说着。
  
  还有一次是我考高中,考了乡里第一名,谁来父亲都把成绩单拿给人家看,弄得家里来客人我就要找借口跑出去,一再接受赞美,我很不自在。跟父亲说不要这样,父亲却只是我行我素。一天中午一个亲戚来串门,他家小孩跟我一起参加考试,考得不太好。父亲这次没有说成绩。但是那位亲戚走后,父亲自己坐在小桌旁,还是拿出那张成绩单,戴上眼镜看了又看,边看边自言自语:“我姑娘比他家孩子小着一岁呢,成绩比他家孩子高好几十。”说完嘴角翘得高高的。脸上的表情像欢快的小溪。我回避了父亲的目光,脸色也不好,心想,我怎么有这么一个浅薄的爸爸。
  
  可是爸爸退休那一年,我感到了自己的错误,并且开始重新审视父亲的这些言行。父亲退休时,作为在法律战线有特殊贡献的人,部里给他发了银质勋章,这个全国只有二十多人得到。可是这么大的荣誉,父亲只字未提,参加完颁奖礼,就把奖状和勋章锁进了柜子里,甚至在外地求学的哥哥姐姐都不知道。由此我突然想到,如果父亲是爱炫耀的人,为什么这么大的荣誉他反而一声不吭?我突然懂了,父亲对哥哥和我取得成绩的炫耀不是虚荣,而是一个父亲内心的骄傲,无法克制的从内到外的骄傲。
  
  父亲去世后,我一下感觉到,这个世上真心实意为我骄傲的那个人走了,那个人是我的父亲。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