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屋
卷首语 万叶集 情感 热读 流行 视野 成长
当前位置: 主页 > 青年文摘 > 情感 > 卑微的父爱

卑微的父爱

时间:2017-01-11 作者:未详 点击:

  父亲长得清瘦矮小,大字不识几个,人又老实木讷,甚至有些迂腐,而母亲年轻的时候,高挑清秀,端庄美丽。母亲怎么会嫁给极不般配的父亲?长大以后我才知道,母亲的祖上是富农,出身不好,就嫁给了一贫如洗的父亲。于是,我为母亲愤愤不平,对父亲也多了一丝怨恨,甚至不愿意和他多说话。父亲偶尔和我搭话,我也吝啬于回报一个笑容。直至上了大学,每次给家里写信,我还是习惯性地将“收信人”写上母亲的大名。
  
  每次邮递员送信,总是站在门前的大路上高喊着母亲的名字:“你儿子来信啦!”母亲忙不迭地应一声,急匆匆地跑出来。父亲也扔下手中拾掇的农活,迎上去急切地吩咐母亲:“快念念,儿子在信上说些什么?”母亲念信的时候,父亲点一杆旱烟,“吧嗒吧嗒”抽得有滋有味。母亲读完了,父亲抢过信,再反反复复地看,好像生怕遗漏了什么字。
  
  可是后来,家里再收到我的信时,父亲不再兴奋得一脸酡红。他丢下农具,点上旱烟,蹲在院子里默默地抽。母亲把信在父亲面前一扬,喜滋滋地说:“儿子来信啦!”父亲应一声,说“你念念”,然后继续埋头抽着烟。母亲念完了,父亲把烟杆往腰上一别,一声不响地又下地去了。母亲心里直犯嘀咕,老头子这是怎么啦?后来有一次母亲去走亲戚,三天后才回家。父亲把一封原封未动的信交给母亲。母亲很诧异:“儿子的信,你怎么不拆?”父亲似乎有些赌气地说:“这是儿子给你的信。”说完头也不回地出门干活去了。母亲呆呆地望着父亲的背影,若有所思。
  
  母亲在回信的时候再三嘱咐我,要我下次写信的时候,一定要写父亲收。我有些狐疑,但还是照办了。
  
  “你儿子来信啦!”当邮递员高喊着父亲名字的时候,正在地里忙活的父亲立刻直起有些佝偻的背,一脸的惊讶,呆立着不动。“发什么愣呀,快来取信。”直到邮递员催他,父亲才如梦方醒,颠颠地跑过去,双手在衣服上用力地擦了好几下,才接过信,仔细地看了一下信封,那父亲的大名仿佛晃了他的双眼,他用手使劲地揉了揉眼睛,看了一遍又一遍,最后咧嘴笑了起来。那天父亲喝了很多酒,一边喝酒,一边把信拿出来看……
  
  当母亲在信上告诉我这些的时候,我愧疚得一夜无眠。儿子一个微不足道的举动,一声轻轻的问候,竟然让父亲如此欣慰和激动。他的爱近乎卑微,远没有大漠孤烟、长河落日般的雄浑和伟大,也不似母爱轻舟淡月、小桥流水般的纤细,但父亲的爱深沉见于心底,可我一直缺少一双能看得见这爱的眼睛,忽略了父亲对我的爱。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