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屋
卷首语 万叶集 情感 热读 流行 视野 成长
当前位置: 主页 > 青年文摘 > 情感 > 一切还来得及

一切还来得及

时间:2017-01-11 作者:未详 点击:

  1
  
  快下班的时候,天空忽然飘起了雨,钟楚被滞留在写字间一楼的大厅里。隔着玻璃,他看到一个女孩,穿着旧旧的牛仔裤,男式的半袖毛衣,一溜小跑,不顾溅起的泥水,躲到檐下避雨。
  
  她的长发湿漉漉地贴在额上,顺着发梢往下滴水。她的目光赤裸裸地看着钟楚,看得他有些发慌。蓦然,她的眼睛里迸出惊喜,问他,钟楚,你怎么在这里?
  
  钟楚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她,也不记得她是谁,她用手指在玻璃上比划着说,我是小毅,在两年前的校友会上见过你。钟楚一点印象都没有,看着她渐渐暗淡的眼神,终有些不忍,佯装忽然想起的样子,小毅如注水的鲜花,顷刻间化颓败为芳华,有些兴奋地说,我就知道你不会忘记我。
  
  小毅就这样走进了钟楚的生活。
  
  暮秋的一天,下班后,钟楚和同事一起去喝酒K歌,偶然回头,看见小毅在一家音像店里挑碟片。高高的、瘦瘦的,玻璃上的倒影亦是美丽的。钟楚把她带回到家里,在零乱的沙发上理出一块空间,让小毅坐下,然后拿了一杯矿泉水给她。她像一朵开在角落里的野花,苍白、忧郁、瘦弱,抱在怀里,轻如一片羽毛。钟楚轻轻地抚摸她的肌肤,清晰地感到血液流淌的声音,她并没有拒绝……
  
  他以为她是出来玩儿的那种女孩儿,心中有些懊悔自己的冲动,这种事儿尽管你情我愿,但他却并不想背负谁的一生。小毅是那种剔透的女孩儿,明白他欲言又止的隐忍,眼角的泪分明没有干,却硬生生地做出一个笑脸给他。钟楚不忍,于是对她说,将来,我会好好对你的。这样一句简单的话,不知道算不算是一种承诺,就算是一个男人的承诺,也只能到此为止,再深一点的,他怕自己给不起。
  
  2
  
  钟楚和小毅的交往渐渐多起来,她会在下班后来他的住处,给他做饭,陪他看碟。钟楚并不拒绝她,那时他已经有了虹菲,可是他又要了小毅。
  
  虹菲从外地出差回来,直接到钟楚的住处找他,刚好小毅也在,狭路相逢,虹菲凌锐的目光像刀子,能杀人,小毅哪里是她的对手。钟楚忙忙地拉过小毅,对虹菲说,我表妹,昨天刚来的。虹菲是那种极厉害的职业女性,洞悉一切的样子,却并不点破,刻意为他留了三分面子,做人做到这种程度,大约也算修炼到家了吧!
  
  小毅并没有像钟楚那样手忙脚乱,从容地从厨房里端出做的两菜一汤,对虹菲开玩笑说,别骂我表哥,他可一直想着你呢!说完抓起手袋走了,头都没回。
  
  钟楚和虹菲的感情就那样无疾而终,虹菲不能容忍他的花心,她是那种精明的女子,她付出的感情一定要有回报。他觉得很累,所以她的离去,钟楚并没有挽留或想办法补救。
  
  放假的时候,小毅约钟楚去月亮湾,这是个玲珑剔透的女子,绝口不提虹菲,所以钟楚也懒得说。
  
  月亮湾是一个小岛,周边都是绿树,风景优美宜人。钟楚和小毅在月亮湾游泳,尽管周围没有什么人,小毅仍然羞涩得像一条小鱼,快速地向深海游去,她的腰身细致、妩媚,有着年轻女子特有的柔软。
  
  在月亮湾的五天,天天都是快乐的。不游泳的时候,小毅喜欢赤着脚,在沙滩上捡贝壳。秋天,阳光暖暖地流淌着,钟楚躲在远处,眯着眼睛看着她和她身后深深浅浅的足迹,瞬间被海浪冲洗得没有踪迹,钟楚看得呆住,生活亦是如此吗?生活中的足迹看不到,却一直在我们的心里。
  
  回程那天,小毅忽然伤感起来,抱着胳膊站在窗前发呆,钟楚在她的背后,轻轻地拥着她,把脸埋在她的长发之中,有淡淡的洗发水的香味。钟楚不懂她为什么伤感,问她,她说不想回到城市中。钟楚不明白,她就笑了,说想在岛上一直到终老,远离人群,远离物质,远离文明。钟楚摇她的胳膊笑问,是怕我挣不到足够的钱给你花吗?她怔了一下,而后,脸上的笑容慢慢地渐次绽开。
  
  3
  
  回到城市,人像渐渐苏醒过来,一点一点地融入城市的繁华与欲望之中。下班之后,钟楚和朋友们一起去喝酒、打球、泡吧,玩到很晚才回家。
  
  起初小毅总会开了走廊里的灯,一直等着他,无论多晚,然后给钟楚做夜宵。她把长发扎起来,哼着歌在厨房里忙碌,钟楚在厅里一遍一遍地翻听一张旧唱片,催促她,她总是很快乐地答应着。
  
  一起上街,钟楚总是调侃她没有眼光,没有品位,总是挑选那些便宜的没有牌子的衣服,她并不介意,淡定地说着她的理论,她说她不在意形式,只在意本质。钟楚说我带你上街,你不用为我省钱,喜欢什么就买什么。她便开心得像捡到宝贝一般,吃东西亦拣那些花不了多少钱的地方,像麦当劳、肯德基,她混在一堆小朋友中间,吃得很开心。
  
  彼时,钟楚认识了一个叫苏苏的女子,她的公司搞聚会,钟楚溜回家里换衣服,怕小毅问起,只能偷偷地进行。刚好小毅从外面回来,看到钟楚鬼鬼祟祟的样子,黯然地坐在一只椅子上发呆。
  
  那是一个商业性质的聚会,有各大公司的CEO、外企商人、穿着体面的年轻女人。刚一进门钟楚就愣住了,他看见小毅也在。他从来没有见过小毅如此打扮,长发挽起来,长至脚面的露背黑色晚礼服,胸前别着一朵小小的风信子,一点浅浅的笑,身体稍稍向后倾,站在那里,说不出的高贵与美丽,她选择的衣饰亦如她的人,简单。
  
  小毅在接待来宾,适度微笑、周旋,忽然看到钟楚和苏苏牵着手,她愣了一下,然后嘴角牵起一抹笑容。钟楚没有来由的刺痛,小毅的笑像一把锋利的藏刀。
  
  钟楚收拾好心情,把疼隐藏在平静的外表之下,他从来不知道自己会这样介意小毅,他以为自己还和从前一样,是个花心的浪子,可是小毅冷漠的眼神却让他感觉到疼,他一直忽略小毅,他甚至一直没有问过她是干什么的。
  
  问起苏苏,她说公司是一家外资机构的分部,小毅是年薪拿到几十万的总经理……
  
  苏苏后来说了什么,钟楚并没有听到,只剩下空洞的笑,苏苏不甚明了地望着钟楚,就像钟楚亦不明白小毅一样。
  
  想起小毅,简单的外表给了他直观上的错觉。送他生日礼物,爱彼手表,朋友取笑他发财了,钟楚不屑地说,一定是假的。穿着上千块的鹿皮小靴,一脚踩在水里,溅上泥点却没有半分的吝惜与犹豫,她的奢华是细节上的,她的率性是骨子里的。
  
  4
  
  小毅回来后,开始悄无声息地收拾东西,简单的物品,不多的行李,她低眉潋滟,声音平淡,说,我一直有机会去总部工作,一直也下不了决心,今天我走了。
  
  钟楚想解释却又无从解释,想留住她却又不知道怎么开口。
  
  看着她拖着一只小小的行李箱,只要走出这个门,便从此天涯。钟楚忽然间觉得有些不舍,从身后轻轻地拥住她问,不走行吗?小毅没有回头,亦没有说话,但他知道,她必定是泪流满面。
  
  小毅走了之后,钟楚心中一片灰暗零乱。夜里回到家,再没有人做夜宵,索性连脸也不洗,衣也不脱就躺在床上。想念时刻在心中滋长,堆积,一切都毫无道理。在一起的时候好像并不曾珍惜过,现在她走了,可是她的身影,在钟楚的心中越来越清晰。
  
  钟楚每天给她写E-mail,长长短短,没有开始也没有结束,都是当天的心情、工作之类的,唯独不敢说想念,亦不敢奢求她回复。
  
  而后说到那次去月亮湾旅行,她说过不想回到城市中,问她为什么。想不到隔天她给他回复,虽然只有寥寥数语,他却感到欣喜,小毅说,只有在那样的环境中才能感到幸福真实地存在过,在喧嚣的都市里无法把握这种感觉。
  
  那是她去总部两个月之后,第一次给钟楚的只言片语,钟楚每天晚上把这几个字拿出来看一遍,然后慢慢入睡。后来,渐渐地,她的回复多了起来,他专门建立了一个文件夹,收藏她发过来的只言片语。
  
  有一次,连着三天没有收到她的E-mail,他竟然惶惑不安如同丢了东西,忍不住打她的手机,她说正在忙着为去韩国出差做准备。
  
  5
  
  是在一次代表老板出席的商业活动的冷餐会上,忽然在一份报纸上看到飞韩国的客机失事的消息,钟楚被一口没咽下去的饮品呛得咳嗽不止,牵扯着五脏六腑,疼痛不已。
  
  他顾不得这次商业活动的意义重大,也顾不得自己的身份,丢下同行、对手,还有一个一起来的同事,飞快地赶去机场,买了一张飞往小毅公司总部的机票,他必须要弄清楚,小毅在哪儿?不管生还是死。
  
  一想到死这个字,他脸上的肌肉不自觉地抽搐了几下,如果,如果……那么他就是杀死小毅的直接凶手,当初,如果不是和苏苏纠缠在一起,小毅怎么会离开呢?
  
  几经周折,终于找到小毅所在的公司,他看见人就问,有没有看到小毅?谁看到小毅了?
  
  终于在十八楼的一间办公室里,看到小毅的身影,一个年轻的女子正贴着小毅的耳朵说,有一个疯子正到处找你,你小心点儿。
  
  小毅错愕地抬起头,刚好看到钟楚。
  
  四目对峙的刹那,钟楚忽然觉得一股柔情直抵心窝,眼睛濡湿生涩得难受,他问,你不是去韩国出差了吗?
  
  她忽然明白他急三火四,凶巴巴能杀人的缘故,她抿住嘴,笑了,说,公司临时改变了去韩国的计划。望着小毅的微笑,钟楚如释重负,幸好一切还来得及。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