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屋
卷首语 万叶集 情感 热读 流行 视野 成长
当前位置: 主页 > 青年文摘 > 情感 > 爱情绵延三十年

爱情绵延三十年

时间:2017-01-11 作者:未详 点击:

  那是我听过的一个真实故事,也是我听过的最心酸的爱情故事。
  
  她曾是如花似玉的女子,十九岁那年,村子里来了演出队,是县里的文工团,演出京剧《智取威虎山》。里面有一个演男主角杨子荣,英俊挺拔智勇双全,那时,几乎村子里如她一样的女孩子都迷恋了他,包括她。
  
  一连演了三天,她天天去看,早早去了,坐在第一排,看自己喜欢的男子出场。他一出场,她的心就狂跳不已,脸也红了,心也乱了,手脚冰凉了。
  
  暗恋,就这样如山洪一样爆发了。
  
  英俊挺拔智勇双全的杨子荣不知道,她是这样喜欢他,偷偷纳了鞋底,为他做一双手工的布鞋,她不用尺子,女孩子一旦爱上了一个人,眼睛就是尺子啊。
  
  第三天,文工团走了,她失魂落魄了,追赶着他们,他们去了另一个县,要翻过一座大山,年轻的她不知道累,一夜之间翻过了那座山,她终于找到了他。
  
  羞涩地出现在他面前,把鞋子递给他,脸红着说,看看合适不合适?喜欢他的女孩子太多了,但这样热烈的只有她!他也感动了,拿出自己的演出剧照,一张杨子荣的造型照,然后签上了自己的名字。那时的照片还是黑白的,她却像得了宝一样,捧在手里,眼泪就出来了。
  
  以后的很多天,她疯了一样追着他,他到哪里,她就追到哪里,比现在追李宇春的粉丝们有过之而无不及。
  
  人家终于回了县里的文工团,那是离她有几百里远的一个城,而她在一个小山村里,她和他,隔着山隔着水,却隔不断她对他的相思。
  
  他不知道她爱他爱得这样深,只当她是一个喜欢自己的追星人,所以,慢慢就淡忘了,何况,他出了事—20世纪七十年代初期,他被打成右派,被命令扫厕所游街,完全没有了昔日的潇洒与浪漫。
  
  而她一如既往为他做着一切,红肚兜、千层底……做好了,翻山越岭来找他,文工团早散了,人家说,他不知在哪里改造呢。
  
  她当时就傻了,一个线索又一个线索打听,最后打听到了,他在一个山区,在五七干校里砸石头。
  
  又是几百里,那里不通车,她是一步步走到那里去的。渴了喝口山泉水,饿了就啃口干窝头,心上人的照片始终在胸口,累得实在走不动了,她就掏出照片来看一看。这一走就是几天,热得她几乎中了暑,但是想到马上快见到他了,她立刻就好像打了强心针,越走越快了。
  
  和她同时喜欢他的女孩子开始说婆家了,她的父母也给她张罗邻村的小伙子,她却执迷不悟,根本不同意。
  
  到了那个五七干校,却没有见到他。
  
  那个叼着烟的管理员说,你是他什么人?他现在正改造,不能随便见的。
  
  她给他跪下,说,我喜欢他,我想看到他,把东西给他,我想告诉他,我多么喜欢他,我在外面等待着他。
  
  那一时刻,她花痴一样,一边痴情地说一边祈求着管理员放她进去,管理员却是卑鄙的小人,乘人之危地说,我可以同意你看到他,不过,你要满足我。
  
  那是怎样的羞与辱?为了见到他,她竟然同意了。
  
  可她依然没有如愿。她发了疯,告管理员强奸她,结果,名声臭了。管理员进了监狱,她也从此背上了乱来的罪名,一个黄花闺女,突然在所有人眼中变得一钱不值了。
  
  她很晚才结婚,因为没有人要。晚到同年龄的女孩子都做了妈妈了,她才匆匆嫁到很远的一个地方,是她姨妈给说的人家,人家不嫌她,对方有残疾,而且有癫痫病。
  
  到底结婚了。父母兄长好像扔出去一块垃圾,她从此再也没有回娘家,只在自己的那个偏远的村生活着,唯一的支撑是喜欢了京剧。
  
  她疯了似的唱,做什么都要唱,《智取威虎山》每一句台词她都会,每一个角色的神韵她都晓得。她喜欢京剧也只喜欢这一出,天天唱《智取威虎山》,最后邻居都怀疑她有了神经病。她也生了孩子,一儿一女,也有癫痫病,她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生活得很艰苦,人却发胖了,不再有年轻时候的腰身,不再有年轻时流动的眼神,一切都过去了,三十年过去了,瞬间的事情啊。
  
  文工团再次来这个城演出时,她已经五十多岁了,儿子娶了媳妇,拐腿的丈夫去世了,她剩下一个人,还是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三十年保持的习惯是每天要从花布包包里掏出一个人的照片看,那张照片因为磨损都有些模糊了,照片泛了黄,但照片上的人依旧英俊潇洒玉貌朱颜。
  
  那是她永生永世的秘密!
  
  那是她一个人的爱情。
  
  知道了他再次登台演出,她几天几夜没睡好,托人去买了票,票很难搞,因为好多人在怀旧,想看三十年后的《智取威虎山》。
  
  终于搞到了票,她坐了几个小时的车跑到县城,看到了他的名字在海报上。
  
  哽咽着,她走到那海报前,一个字一个字摸那个名字,亲人啊,我魂牵梦萦的人!她哭了,哭得很伤心,情隔三千里,梦绕几回恋,终于又看到你了。
  
  台上的他,依旧那样英俊,但不再挺拔,好多唱腔唱不上去了,到底是老了。她仍然坐第一排,和三十年前一样,但他不曾注意到她,谁会注意一个那么老那么胖那么丑陋的老女人呢?
  
  演出完了,是鲜花与掌声,是电视台的采访,是报纸的长篇累牍,他给大家讲了一个故事,说的就是她。
  
  三十年前的一幕在他的嘴里那么动人,他说,真想找到那个姑娘,那个美丽的女孩子不知去了哪里,过得好不好?
  
  他不知道,她正在台下。她不再是一个美丽的姑娘了,她曾经是一个怀揣着爱情的美丽女孩子,但现在,她不是了,她风烛残年,老眼昏花,靠着过去的记忆走到现在。
  
  她没有去后台找他,而是选择了默默离开。
  
  那个他,只能活在她的心中,那个他,只能是照片中的他。
  
  爱情绵延了三十年,让她总有念想,总有盼头,她想,她是幸福的。因为能爱一个人三十年,那于很多人来说,是一个奇迹。
  
  那天晚上,她一直搂着那张照片入睡,在梦中,她遇到了他,好像她正年轻,而他正芳华。人生若是初相遇,缠缠绵绵似蝴蝶,这一切,完美得如同童话,她在梦中甜蜜地笑了。
  
  三十年。值了。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