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屋
卷首语 万叶集 情感 热读 流行 视野 成长
当前位置: 主页 > 青年文摘 > 情感 > 爱情里,不需要英雄

爱情里,不需要英雄

时间:2017-01-10 作者:未详 点击:

  陈大宝是我青春里最灰暗的一笔
  
  我是一个美女,即便不是倾城倾国,沉鱼落雁,也总能让人眼前一亮,再加上我懂得打扮自己,气质优雅,所以我的身边并不缺艳羡的目光。我要爱的那个男人,一定是义薄云天叱咤风云的英雄,让我朝拜。
  
  陈大宝不懂这些。他的人和他的名字一样,没有新奇。读完一个三流大学进了一个三流公司,朝九晚五的生活,穿大众品牌,挤公车,周末去公园晒太阳,喝茶聊天。他是安于现状的,他说这就是生活,平平淡淡。我嗤之以鼻,不想做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他是注定没有出息。所以,他不在我男友的考虑范围内。
  
  儿时,陈大宝就对我表现出超乎寻常的青睐。他扯我的小辫子,抢我的糖果,丢小石子在我颈项里,还霸道地让我帮他背书包。上初中,我为避他选择住校,谁叫他家的阳台正对着我家阳台,我一回家他就在阳台喊:花花,花花。好似唤一条狗。大人们总笑,像看一出戏。
  
  上了大学,谢天谢地我终于远离了陈大宝。这丫却在每个周末坐4个小时的火车来看我,我对宿舍里的人说,这是我邻居。她们暧昧地笑,摆明不信,谁会风雨无阻来看一个邻居?
  
  我说陈大宝你影响我正常的生活了,我还要谈恋爱还要认识优秀的男生还要有自己的空间,你烦不?他一脸的委屈,你妈让我来看你,你当我爱来?!阿姨让我把你换下的衣服、被单被套带回去,下个星期我再给你带过来。只有这一点,我是满意的。大冬天的谁爱洗?
  
  后来我对我妈说辛苦了,让你现在还帮我洗衣服。她诧异,谁帮你洗了,我没事干?我突然就明白陈大宝的心意。
  
  只是,他实在不是我心里的英雄。他太平凡,太安稳,枉费我如花的青春。陈大宝再来我学校,我邀了系里最帅的男生做道具,我对他亲亲密密,看陈大宝竭力掩饰眼里的忧伤。那以后,我果然清净不少,虽然没有人再为我洗衣送零食。
  
  我甘愿做叶轩
  
  背后的女人
  
  我在这城市著名的会所办了一张会员卡,还真的见到了英雄。他有冷峻的脸,高大挺拔,一来就在健身房跑步机上从容地奔跑。我的目光就迷离起来。好不容易找到他的资料,留美海归,30岁,跨国集团中国区CEO。我并不是爱慕虚荣贪图富贵的女人。但一个人的经济能力等同于他的社会价值,他越有钱,表示他越有才能,所以这个男人吸引了我。
  
  我去找陈大宝,磨了很多嘴皮才让他答应为我扮演一回流氓的角色。是在那个男人开车离开会所时,我尖叫着出现。他停下车来三下五除二地撂了“尾随者”。我“惊魂未定”,他细声安慰,声音如磁石,让我整个心慌意乱。
  
  他叫叶轩。他恰巧缺一个秘书,我拿了资料过去应聘。我知道我的位置遭到了非议,但非议是因为我有让人嫉妒的资本,我不在乎。
  
  我请陈大宝吃饭,我说谢谢你。他始终不说话,一杯一杯喝酒,脸色愁云惨雾。一直到送我回家,陈大宝终于说了一句:“那男人,你要了解清楚,不要上当受骗。”
  
  我笑了笑。我已经深陷其中,爱得义无反顾。我搬进他准备的豪华公寓里,甘愿做他背后的女人。叶轩的工作很忙,他的压力很大。我不轻易去打扰他,除非他来找我,我不想让自己变成怨妇,日日等着宠幸。白日,我是干练的上班一族,尽心处理工作事务,和叶轩公式化的相处,没有一点暧昧。晚上,我上补习班学法语、日语、商务英语,让自己更加优秀出众起来。
  
  偶尔,陈大宝打个电话过来:“你还顺吧?”我笑嘻嘻地回答:“当然,没你想得坎坷。”他说:“你要多吃饭不要熬夜,如果外面餐厅的饭不好,过来我做给你吃。”
  
  他絮叨着,我的心居然柔和了起来。
  
  男人不能和牙刷一样
  
  我是在和贵饭店看见叶轩的。他身边有温润婉约的女子,怀里抱着孩子笑得很灿烂。我错愕,来不及掩饰,只能看着他们走开。终于刁蛮了一回,不停地拨叶轩的电话。
  
  他不耐烦,说文件整理了放桌上。他永远是霸道的一方,不管我要说什么都会随意挂了我的电话。
  
  我的眼泪压也压不住,绕来绕去的思绪,就一个人坐在石阶上哭了起来。陈大宝的电话响了起来,他说今天周末,我约了朋友吃饭,要一起吗?我突然有无边的委屈,这么好的周末,谁陪我?
  
  打了的就去了陈大宝的家。他按揭买了一个小户型,我笑他怎么这么急就买房。他说有了房才可以结婚。我鄙夷他,这么小?不过看上去,这房子怎么都是温馨,茶几上的水果,沙发上的杂志,玄关处放满的鞋,还有厨房里的油烟。我叹气,我说陈大宝你俗也俗得挺温暖的。
  
  吃过家常菜,陈大宝送我回家。他狠狠地说:“我真想结婚了,真的!”又问我:“我这人是不是特没追求。”我说,人各有志嘛。
  
  这天,叶轩破天荒地过来,还是刚毅的脸,坐在沙发上言简意赅地说:“我知道你看见了。不错,我是结婚了,如果你要走随时都可以。”
  
  这优秀出众的男人,我能分一半也好,因为我是爱着他的。我没有离开,我迷恋他,所以没有勇气没有力量离开。
  
  只是早上刷牙时,想起一个女人说的话,男人和牙刷一样,与人分享,终究是不好的。我的眼泪哗地落了下来,牙刷捏在手里,刷也不是不刷也不是。
  
  有时,我也为自己的身份羞愧着。怎么好好的年华就做了别人的情妇、第三者?我是坚决不用叶轩的钱,自以为这样就和别的情妇不一样,我是因为爱。叶轩还是偶尔过来,只是温存后,我会索然无味起来。
  
  好久没有去过会所,在休闲的酒吧,见到叶轩,身边是妖艳的女子,两个人低声呢喃,时不时发出轻浮的笑。
  
  我心里有轰然倒塌的声音。这男人,是被我神化了吧。我端起面前的酒泼了过去,叶轩的脸几乎扭曲,他抬起手来,又放了下去。
  
  我看过太多的剧,英雄身边总是红颜无数,那些女子爱得无怨无悔。我以为自己有那样的深情,可是,我终究是平凡的女人,经不住男人的薄情。
  
  宁为俗人妻
  
  我从叶轩的房搬了出来,换了电话辞了工作。其实我没必要躲,只是想把这数月的经历抹去。有时候,我去陈大宝那里蹭饭,不知从什么时候起他对我低眉顺眼起来。我开始回想,想到陈大宝的好,心里的感动就像漏雨的屋顶,稀里哗啦,连绵不断。
  
  我病了,发烧,迷糊着拨了电话,是陈大宝的电话。他急火火地赶了过来,汗流浃背地背着我去看医生,照料我输液,吃药。
  
  半夜,我要去洗手间,可还在输液。正窘迫着,陈大宝说:“走啊,我帮你拿着药瓶。”我害羞,不好意思。陈大宝愤愤地说:“仙女也要上厕所嘛,和我装什么?”
  
  是的哦,过日子搞那么多花样做什么。这样在一个人面前自然着,俗气着,也是种幸福。我不用装,不要日日化妆,不要精心打扮自己。
  
  我在洗手间里没头没脑地问:“大宝,你还在等我吗?”
  
  他急切地说:“等呀,对我来说等你是最容易办到的事。”我说:“你不是在相亲吗?”
  
  “没去,虽然想去,走在半路就回去了,我怕你想哭的时候,我不能借肩膀给你了,如果我有了女朋友的话。”他说。
  
  我的眼泪又要被惹出来了。我说:“大宝,要不我们试试?”
  
  外面是劈里啪啦的敲门声,他急切地说:“花花,你说真的?真的吗?开门,快开门!”
  
  我开始和陈大宝过着庸俗不堪的生活,去菜市场买菜,讨论如何还房贷,计算工资支配。我有时候也闹,这日子过得可真琐碎,然后又笑了起来,即使再琐碎的生活,我也是这平凡男人的心头肉,掌中宝,是他一心一意爱着的小女人。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