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屋
卷首语 万叶集 情感 热读 流行 视野 成长
当前位置: 主页 > 青年文摘 > 成长 > 拒绝居高临下的善意

拒绝居高临下的善意

时间:2014-03-15 作者:未详 点击:

  去柬埔寨之前查了不少材料,每一样都告诉我,那里很美很贫穷。做足了功课,我踏上热带季风性气候正值雨季的土地,口袋里装满糖果和零钱,因为材料里强调,那里时常有孩子要钱。
  
  走近洞里萨湖,我看到了视频里的景象。我们的船才驶出不久,一条小船冲过来,船上的人扒住我们的船使劲靠近。我以为是卖东西的,挥手让他们离开。他们的坚持让人诧异,慢慢地我注意到,船上的孩子脖子上缠绕着大蟒蛇,嘴里不住声喊:“介介漂凉。哥哥好衰。照相。onedollar。”心软的同行人给了孩子一千柬币。一千柬币约等于两块人民币,这小小的数字没有使原有的小船离开,却招来了更多的船,直摇得船左右晃动大家心生恐惧。
  
  原来,这些孩子在大人的带领下,以蟒蛇与幼儿的恐怖组合来赚取收入。一种厌烦由心而生,我还是无法接受以孩子与蛇来讨钱的行为。也因此,一路上我都躲着他们,哪怕是给糖果也是丢过去,拒绝靠近。
  
  穿越热带气息浓郁的森林,与吴哥窟深情相拥,徒步六公里多,看到了著名的“吴哥的微笑”,那张脸上的宁静、安然、平和,超越了蒙娜丽莎。正看得出神,忘却了身边的一切,只全身心地与寂静的森林、废墟对话,身边孩子的说话声惊扰了我。
  
  “介介,下雨了。”
  
  我丢下厌烦的眼神,这种方式讨钱实在是无聊,转身就走。雨,以当地特有的方式缓缓落下,原来真的下雨了。再看女孩,拎着篮子走开去,我心生一丝歉意,却是一闪而过。
  
  拉着伙伴跑到外边,雨渐大,让这潮热的地方更加湿润。一个椰子摊前有伞撑着,过去问,只要四千柬币就可以解渴加躲雨,我乐得用这约合八块人民币买个踏实,掏钱就座。女摊主拉着我示意不要坐,正待与其理论,却见她抓着抹布擦净已经有雨滴的椅子,转身手起刀落为我打理好椰子,然后伸手指着椅子让我坐下。抱着椰子看着雨越下越大,我得意地对伙伴吹嘘我有多明智,两个人只一个椰子就占着大伞看别人淋雨。
  
  雨没有像前两天一样下下停停,这一次它似乎打算多停留一会儿,发着倔地越下越起劲儿。刚刚提醒我下雨的女孩顶着大雨过来,女摊主大声说着什么,女孩坐在了我旁边。
  
  “介介,十美元三个。”女孩向着我努力。
  
  “不要。”
  
  “你看看,好漂亮的,真的。小妹妹不骗人的。”女孩大眼睛很好看,十来岁的光景,非常瘦小。
  
  “我不喜欢,不想买。你多大了?”
  
  “Youhaveajob?(你有工作吗?)”女孩中文水平只会卖东西,聊天只好改英文,虽然也不太好。
  
  “Me?Ofcourse。(我?当然。)”
  
  “Thisismyjob。(这是我的工作。)”她的眼睛非常亮,说话时不卑不亢一脸认真,细如鸡爪的手指着篮子里的东西。
  
  “Doyougotoschool?(你上学吗?)”
  
  “No。Nomoney。(没有。没钱。)”女孩的眼光变得暗淡。
  
  “好吧。”我认真地挑了两个冰箱贴,“多少钱?”
  
  女孩看看女摊主,又看看我,然后不好意思起来:“你不买,你不喜欢。”
  
  雨更大了,女摊主一直站在伞外面,因为伞下已经被我们占领。我招呼她进来坐下,自己向一边靠了靠。她笑着摇头:“I’mgood。”我拉她,她使劲摇手,我知道伞下地方小,她不想影响我们。
  
  小女孩要走开,我对她说:“下雨,别走,我买你的。”她说:“介介,不喜欢,不买。”我们这样用各自半生不熟的英文夹杂着中文交流着。我知道女孩想做我的生意,但不希望我是同情她。她认为这是工作,是她有尊严的工作。我不知道如何让她相信我不是同情,我只想让她相信我们是谈生意。可因为之前我的无礼,她不肯相信。
  
  “好吧,我不要这个,我要明信片,这个,漂亮的这个。”
  
  她笑了。
  
  大约一个半小时,接我们的车子来了,我们起身向摊主告别。上车再回头,女人匆忙地收摊,小女孩在帮她。原来她们是母女,一对善良、自立的母女。
  
  柬埔寨的雨时下时停,再遇到凑上来卖货的孩子,我会尽可能买一件。因为那个女孩,让我懂得贫穷也需要尊重,她们是在自食其力。以前我没发现,自诩喜欢做善事,皆因为那种居高临下的感觉很享受。而真正的善良,不是施予,而是尊重。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