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屋
卷首语 万叶集 情感 热读 流行 视野 成长
当前位置: 主页 > 青年文摘 > 成长 > 人人都爱莫莉莉

人人都爱莫莉莉

时间:2012-01-08 作者:蒹霞苍苍 点击:

1 莫莉莉17岁的时候,她认为这世界上没有一个人爱自己。

  莫老爸是技术员,老实木讷不善言辞。他和莫莉莉说的话一整天加起来也不超过三句,“吃饭了。”“写作业去吧。”“早点睡。”

  莫老妈是护士,脾气急躁神情淡漠,除了工作,其他方面都很差劲。她抠门,不会烧好吃的菜,不会布置房间;她喜欢唠唠叨叨却很少和莫莉莉说贴心话;她急了还会骂莫莉莉,甚至抓起衣架朝她扔过来。

  莫莉莉不漂亮,皮肤微黑,一头短发,还戴着牙套。她有几个朋友,可朋友们都比她光鲜亮丽成绩也更好。

  尽管现状令人沮丧,莫莉莉的身体却在飞快发育。这个冬天,旧棉衣全都穿不下了,莫老妈在她的央求下给她买了一件新棉衣。新棉衣颜色土气,过分肥大,勉强暖和地罩住了她的身体。

  因为只有这一件棉衣,她不敢轻易脱下来洗,脏了就用湿毛巾擦擦,再脏了再擦擦。后来,实在擦不干净了,她就在晚自习回来后,把它洗干净脱水晾在窗户旁。第二天,棉衣依然潮潮的,她咬牙穿上。路上气温低,棉衣结了一层薄冰。教室里气温高,薄冰融化了,冒出袅袅热气。同学惊呼起来:“莫莉莉,你怎么在冒烟!”有人伸手摸摸她的棉衣:“天哪,还是湿的!你疯了吗?”

  坐在莫莉莉后排的男生叫顾小帅。他脱下身上的羽绒服,用一种不容拒绝的霸气口吻,说:“穿我的吧!把你的湿棉衣脱下来,我帮你拿去锅炉房烘干!”她就真的脱下来,递给他,然后穿上他的羽绒服。他的羽绒服真暖和呀,还带着他淡淡的体温。

  这是莫莉莉人生中,第一次,明确无误地,被一个男生关怀。她此刻的心情,羞涩,感动,暖融融的,还荡漾着一丝丝骄傲。

  莫莉莉喜欢收集碎布头做小手工,她正在缝一个小熊笔袋。作为答谢,笔袋缝好以后,她把它送给了顾小帅。

  顾小帅捧着笔袋很是惊喜:“这是你自己做的吗?好特别啊。”

  莫莉莉从小到大,很少听到赞美,她美美地咀嚼了一整天。

  一来二往,莫莉莉和顾小帅渐渐熟悉起来。她知道了他的星座是白羊座,最喜欢的食物是蛋糕,理想是做动物饲养员。
她也告诉他,她最向往的就是去远方。

  初夏,清晨,顾小帅翻进学校花园,偷摘了一朵玫瑰花。他将玫瑰花放在莫莉莉的课桌里,还压了一张纸条:“莫莉莉,你是一个特别的女孩,你的眼睛,就像梅花鹿那么漂亮,你知道吗?”

  莫莉莉悄悄扭头去看顾小帅,他用英语书挡住脸,一双眼睛展露在书的上方,澄澈明亮。阳光暖洋洋地洒进来,他的白衬衣,笼罩着一片金色光辉。她的心里,像有湿漉漉的小蘑菇,“骨碌”一下,从泥土里钻了出来。

  自习课上,他们传纸条;数学考试时,他给她递答案;放学后,他送她回家;晚自习的课间,他们会到操场散步,走到梧桐树的阴影里偶尔也会拉拉手。青春里最初的爱情就这样开场了。

2

  又一个冬天来临,他们小小的恋情被捅到班主任那里去了。班主任知道了,父母也就知道了。

  顾老妈心急如焚,她向班主任问清莫老妈的单位后,径直去医院找到她,偕同她杀向学校。

  班主任将顾小帅和莫莉莉召唤到办公室,他很沉痛:“顾小帅呀顾小帅,你这是自毁前途呀。”

  顾老妈很愤怒:“莫莉莉,顾小帅的理想是考名牌大学!你不能拖他的后腿阻碍他进步!”

  莫老妈很尴尬,她推过莫莉莉,命令她:“快给顾阿姨道歉!”

  莫莉莉满脸涨红,她梗着脖子,倔犟地说:“我不道歉!我喜欢顾小帅,我有什么错!”

  顾老妈恼羞成怒,抓住顾小帅的手,说:“儿子!妈妈问你一句,妈妈和这个女生,你选谁?”

  母亲的这番话,在尚未成熟的少年心里,异常悲痛,意义重大。他喜欢莫莉莉,可他更爱母亲,他害怕失去母亲。他垂下头,艰难地说:“莫莉莉,对……不……起。”莫莉莉傻傻地望着他,然后转身跑了出去。

  黄昏时刻,云层低低,大雪将至。莫莉莉跑出学校,一个人在街上漫无目的地走。天色黑透的时候,她在中心广场的喷泉池边坐了下来。她又冷又饿,她伤心难过,她瑟瑟发抖。

  前边有一家奶茶店,她想喝一杯热腾腾的奶茶,可身上只有五毛钱。正想着,一杯奶茶端到她面前。“给你。”

  是一直跟着她的莫老妈。

  莫老妈在她身边坐下,又拉过她的一只手,捂在自己的怀里,问:“你为什么喜欢他?”

  莫莉莉就说了那件温暖羽绒服的事。同时,她身上穿的,还是去年那件棉衣。莫老妈这次没有骂她,只是叹口气,拉起她走进一家服装店,一反常态地利落大方,为她买了两件羽绒服,一件黄色,一件淡紫色。

  莫老妈对她说:“你可能会难过一阵子,但是不要怪任何人,要怪,只能怪你自己不争气。”

  是的,只怪自己不争气。如果她的成绩也像顾小帅那么好,就没有人说她拖他的后腿毁他的前程了。

  她决定为自己争气。她每天背n个单词,做n张试卷,抄n道错题。她将自己埋在高高的习题集后面,皱着眉头流着汗水咬紧牙关。她的成绩一路飙升。

3

  六月高考。最后一门考完,顾小帅等在校门口,看到莫莉莉出来,他迎上去,说:“莫莉莉,我……”这是冬天那个大雪将至的黄昏后,他和她说的第一句话。

  莫莉莉淡淡地看了他一眼,说:“我不想听你说话,也不想和你说话。”说着,她从他旁边走了过去。

  高考结果下来,顾小帅果然考上了北方的名校。而莫莉莉考上的学校在西南,这是她刻意的选择,她想远离老爸老妈,远离家乡,远离那些寒冷的冬天,和冬天里那些带给她伤心的人和事。

  令莫莉莉没有想到的是,西南的冬天也很冷,是那种雾气蒙蒙湿漉漉的阴冷。她穿上羽绒服,戴上帽子,裹上围巾,但仍然冻得手脚冰凉,走在路上,她的胸口都冷得一阵阵发痛。她情不自禁地,强烈渴望着温暖,渴望那年冬天顾小帅的羽绒服里的那种温暖。

  次年春暖花开,莫莉莉的胸口不再发痛了。冬天再次来临,她的胸口又开始隐隐作痛。当她和心理系的师姐说起时,师姐说:“你这是一种强迫症。”

  既然是病,就有病因。她想,也许,她应该听一听顾小帅想对她说的话究竟是什么。

  大二的寒假,莫莉莉回家了,她发了个信息给顾小帅,说:“正月初三,我们在班主任家里聚会,你来吗?”顾小帅说:“我在外地参加社会实践,没买到回家的火车票。”

  聚会那天,所有见到莫莉莉的人都大为震惊。她谈吐睿智,她蓄起了长发,她微笑的样子很美丽,她举止从容不卑不亢。

  她走到学校操场,大雪初晴的天气,白白的积雪覆盖着草地,在蓝天下折射出温和耀眼的光芒。

  顾小帅从光芒里走过来。

  莫莉莉惊问:“你不是没买到票吗?”他笑:“我站了一夜。”

  他说:“我一直想跟你说对不起,我太莽撞地喜欢你,没想到反而伤害了你。我不求你原谅,只求你相信,那时,我是真的喜欢你。”

  他站了一夜,就是为了说这句话吗?莫莉莉的眼睛有点潮。她完全相信,那时,他喜欢自己,真的喜欢自己。

  原来,他究竟有没有真的喜欢过自己,这正是她一直耿耿于怀的事啊!这才是强迫症的根源所在啊!至于伤害原谅什么的,早已随着成长消逝而去。

4

  又一个冬天来临时,莫莉莉参加了健身班。每天一小时,跟着音乐,运动、蹦跳、出汗,淋漓尽致。她尤其喜欢从健身馆慢慢走回宿舍的感觉,浑身舒畅,从头到脚,从里到外都融融地暖和。

  她不再害怕冬天,畏惧寒冷。

  她也开始明白,真正的自信,不靠家庭给予,也不仰仗爱情,而是源自内心。

  有一天,莫莉莉正在上课,忽然收到莫老妈的短信,只有三个字:我爱你。

  她吓了一跳,出什么事了?她也顾不得正在上课了,握着手机赶紧从后门溜出去,跑到走廊尽头给莫老妈打电话。

  莫老妈很淡定地说:“没什么,我不是正在学发信息吗?本来我想发的是,你个死丫头这么久没打电话回来你死哪里去了?是不是交了男朋友了?还是怀孕了?作为护士的家属你要是没点保护身体的常识,回来我就用衣架抽你!但是一想到要打这么多字我就嫌麻烦,所以干脆发个‘我爱你’算了。”

  莫莉莉笑了,她知道,莫老妈唠叨也好,骂她也好,对她抠门也好,拿衣架扔她也好,其本质只有一个,那就是,我爱你。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