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屋
卷首语 万叶集 情感 热读 流行 视野 成长
当前位置: 主页 > 青年文摘 > 成长 > 咬不断的线头

咬不断的线头

时间:2022-04-14 作者:未详 点击:

  母亲有一个绝活,那个绝活非常令我钦佩。母亲做针线活,常常将线头放进嘴里用牙一咬,就会听到轻轻的嘎嘣一声,线头就断了。那声音,柔柔的、轻轻的、脆脆的,好像静谧的湖水投进了一枚小石子,荡起了层层的涟漪……
  
  细细的一根线,母亲竟然能用牙齿咬断,还能发出嘎嘣声,那个嘎嘣声,仿佛天籁之音,在我心头萦绕,久久缠绵着。我喜欢听那个轻轻的嘎嘣声,那嘎嘣声,是我听过的天下最美的声音。我常常情不自禁地赞叹道,母亲真厉害,她有一副铜牙利齿!
  
  记得有一次,我疑惑地问:“妈,您为什么不用剪刀剪线头呢?”
  
  母亲淡淡一笑道:“习惯了,用牙咬方便!”
  
  母亲轻轻的一句,似乎让我一下明白了,母亲用牙咬线头是一种习惯,这种习惯是久经磨炼不知不觉练成的。我也学着母亲的样子,用牙咬线头,看能不能咬出嘎嘣聲,没想到一根细细的线头,无论我怎样咬也咬不断,拽也拽不断,有一次,还把牙齿拽出了血,手指头勒出了一道深深的红印也没拽断。
  
  看来母亲这个绝活,我是学不会了。
  
  时间一晃而过,我在那轻轻的嘎嘣声中渐渐长大。离开了母亲,无论身居何处,恍惚中,耳旁常常响起轻轻的嘎嘣声,不禁莞尔。心想,母亲的绝活真厉害,她有一副铜牙利齿!
  
  前些年我回家看望母亲,看到母亲吃过晚饭,又在灯下做针线活,看到眼前这一幕,我立刻屏住呼吸,微微闭起了眼睛,想听到那即将响起的轻轻的嘎嘣声,我已经有很长时间没有听到那个嘎嘣声,心里有一种急迫。可是,等了好长时间,也没有听到那轻轻的嘎嘣声。我惊讶地发现,母亲做完针线活,却拿起旁边的剪刀将线头剪断。用剪刀剪线头,一点声音也没有发出,那一刻,我仿佛缺少了些什么。
  
  我失落地说:“妈,您怎么不用牙齿咬线头了?我想听您咬线头发出的轻轻嘎嘣声。”
  
  母亲有些苦笑,说道:“现在牙齿不行了,都换了假牙了,再也咬不断线头了!”
  
  母亲淡淡的一句话,让我仿佛一下跌落到谷底,心中一片茫然。我这才想起,母亲已经是80多岁的老人了,她的牙渐渐掉光了,换上的假牙再也不是我记忆中的铜牙利齿了。记得有一次,我发现母亲吃饭一直在细嚼慢咽,我问母亲:“妈,您吃饭怎么这么慢?”母亲尴尬地说:“才换的几颗牙正在磨合期,有些不适应。”现在想来,母亲换上的假牙,再也咬不动线头了,那轻轻的嘎嘣声,只能留在记忆里了。母亲曾经的绝活,现在再也施展不起来了,轻轻的嘎嘣声,已成为遥远的过去式。
  
  我曾经一直以为那个嘎嘣声,永远会在我的耳边响起,现在我终于知道,那轻轻的嘎嘣声,终将销声匿迹,那声音只能留在记忆里了。想到这儿,我的眼前变得一片蒙眬……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