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屋
卷首语 万叶集 情感 热读 流行 视野 成长
当前位置: 主页 > 青年文摘 > 成长 > 纵使青春留不住

纵使青春留不住

时间:2019-08-20 作者:未详 点击:

  2013年7月,大学毕业十年的我,重新回到了岳麓山下的湖南师范大学。
  
  嗯,我毕业十年了。在从北京回长沙的高铁上,看着窗外的风景倒退啊倒退,就想起那些年的我和我度过的日子。
  
  毕业一年。生活暗淡无光。置身于正在风暴四起的电视传媒中,沧海一粟随暗流漂泊,毫无抱怨。
  
  毕业三年。埋头苦干,四周无光。人还是那个受到讽刺会咧嘴一笑的人,工资少了不敢和主编理论;被欺负了只会在角落里为自己哭一场,挺娘的。唯一做得够男人的事情就是每个月存4000块交给我妈。虽然存满一年,也买不了什么,但是觉得这个举动很爷们儿。
  
  毕业五年。开始在行业中摸出一些门道,成为了小团队的负责人。开始有了失眠的症状,也常常从睡梦中惊醒——我总是梦见自己被公司老板开除,冷汗刷背。
  
  为什么会那么心虚?为什么总受制于人?为什么自己的命运那么容易就能被人操纵?那几年我的生活中只有工作,鲜有朋友,与大学同学也少有联络。偶尔隐身在班级论坛,看同学们结婚的结婚,生子的生子,发福的发福,升官的升官,心里想着:我的落点究竟在哪里?
  
  对于绝大多数北漂的人而言,北京,仅仅是一个梦。我拼命融入环境,只希望自己清醒时,它是个值得称道的美梦罢了。只是,刚到北京的日子,我夜晚常常做噩梦。
  
  毕业七年。工作渐上轨道,老板信任有加,不再从梦中惊醒。这时才发现生活单调得可怕。地铁、公交车、走路,每天遇见很多人,通过表情猜对方的人生,通过水果摊老板娘的水果,猜她这个月的生意。临近30岁,人生开始顺遂,却并不热闹,几乎没有出过国,也没有和伙伴们做出什么出格越轨的行为。那时,媒体开始报道80后的榜样,韩寒成为青年领袖,郭敬明转换身份成为有“中国梦”标签的商人。我在电视圈,做着几档娱乐节目,在校招的季节跟着人力资源部人员进校园宣传。
  
  我从中文系毕业,十年投身于新闻专业,也曾吃苦也曾拼命,面对那些双眼灼灼、理想累累的同学们,我竟然给不出什么意见或建议。
  
  我不止一时觉得自己过得卑微。面对朋友、家人的不理解,我只能咬牙挺住。直到有一天,我突然想明白这些质疑的本意——你如何才能向外界传达你存在的意义?
  
  就是在这种承认自己某方面不足,却义无反顾朝着一个方向奔跑的过程中,我赶上了求职节目的兴起,成为里面的职场达人。
  
  从小父母就教我如何待人接物,我照着学,却发现自己并不招人待见。反而当我说些自己真正想说的,不伤害他人尊严的话时,别人会更在意我、欣赏我——因为那是你的思考,而不是转述别人的思考。
  
  后来,参加各种活动,主持人逢人就介绍我是“职场达人”。每次被这样介绍的时候,我都想把自己掐死,然后警告自己,以后再也不要参加这样的活动了。我的心虚是有原因的——钢琴好的可以称作钢琴达人,美术好的可以称作美术达人,人人都术业有专攻。我可好,职场达人,说白了就是职场小混混。
  
  后来,为了不再混,我离开了“职场达人”这个称号。
  
  人生就这样到了33岁。
  
  在人生缓缓前行的旅途中,回首张望需要勇气,直视而悠长,像是某种神圣的仪式。
  
  这些年,在出差旅途中,在他乡与旧友、老同学相遇,三杯两盏淡酒碰撞出来的火光,放射性地将我们的心投影在墙面上。你发现,再强硬的外表之下,都有一根针立在那儿——“无论身在何方,无论是否结婚生子,无论过得光鲜或贫瘠,十年后,我们再聚”。
  
  一方面,一个人越久,就越怕一群人的热闹。
  
  另一方面,探险已不再让人有冲动,回归过往才让人觉得温暖。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