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屋
卷首语 万叶集 情感 热读 流行 视野 成长
当前位置: 主页 > 青年文摘 > 成长 > 高兴得无可奈何

高兴得无可奈何

时间:2019-07-21 作者:未详 点击:

  康进之写过一部《李逵负荆》,讲李逵下山,偶遇假宋江,大闹忠义堂,得知真相后负荆请罪。《水浒传》里也有这个故事,只不过,剧本里的李逵更好玩,戾气没那么重。
  
  开场不久,李逵向宋江请假,一路下山。当时的梁山正值初春,满山桃花,路逐溪转。李逵穿过桃林,在溪边小憩。粉红的花瓣飘落,随春水流去。李逵用黑黑的手掌捧几瓣桃花,又轻轻放回溪水。这时,他高兴得不知如何是好,嚷出一句特别李逵的诗:“人道我梁山泊无有景致,俺打那厮的嘴。”
  
  《李逵负荆》中有很多漂亮的曲子,多年以后,我却只记住这句粗鲁的念白。
  
  关汉卿写过一部《关大王独赴单刀会》,故事更是人人熟知。这出戏最有名的,是关羽过江时唱的那支《新水令》:“大江东去浪千叠,引着这数十人驾着这小舟一叶。又不比九重龙凤阙,可正是千丈虎狼穴。大丈夫心别,我觑这单刀会似赛村社。”
  
  关汉卿的剧本里,台上有两个人物,在一旁侍奉关羽的是莽汉周仓。看着浩渺江水,周仓也有一番感慨憋在心里,可又说不出来,只得腳跺船板,大喝一声:“好水啊,好水!”
  
  你说怪不怪,我竟觉得周仓的这声大喊特别迷人。后来时常琢磨,为何李逵和周仓的大白话如此令我着迷?想来想去,终于发现共同之处:他们都是寻常人看来最不易高兴的人,竟然有那么一瞬间,高兴得无可奈何。我觉得,这里有诗意,比写得漂漂亮亮的诗还要深的诗意。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