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屋
卷首语 万叶集 情感 热读 流行 视野 成长
当前位置: 主页 > 青年文摘 > 成长 > 那年,那月,那份情

那年,那月,那份情

时间:2017-12-23 作者:未详 点击:

  8年前,也就是1997年,我15岁,情窦初开的年纪。初二新学期开学,语文课换了一位刚从师专毕业的年轻老师,他比较高,气宇轩昂中又有几分儒雅。他的眼眸很深,像一汪蓝蓝的湖水。我第一眼看见他便起了“倾慕之心”。
  
  上他的第一堂课我很兴奋。他穿着一件白衬衣,干净、整洁。他的嗓音很好,如春风,轻轻的,柔柔的,就像邻家那位刚考上大学的哥哥,让我心生喜欢。
  
  从此,我一反从前喜欢数学而厌恶语文的偏课心态,对语文课焕发出从未有过的激情。其实我的心里已经萌芽出了一个秘密:我要成为语文课代表,这样,我就能更多更近距离地接触他。那段时间,我把自己变成一台高速运转的机器,勉励自己不要停下来。有时遇到不懂的问题,就去问他。他对我的问题都一一耐心地回答。他的内心是那么丰富,就像一座富有、深邃的宫殿,令人想入非非。
  
  那次期末考试,我的语文成绩跃居全班第三名。他当着全班同学的面表扬了我,说了一些动听的赞美之词。当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梦里,他对我说,鉴于我的语文成绩“火箭式”地飙升,他想奖赏我,柔情地问我最想要什么?我激动不已,绯红着脸颊对他说:“如果可以,你吻吻我吧。”他愉快地答应了。他的唇温柔地印在我的小嘴上……我幸福地闭上了眼睛……
  
  当我带着怡然的笑容从艳梦中醒来时,发现天色已亮,窗外的樟树上,有几只冬鸟在树枝上跳来跳去。我的心里充满了幸福。我想永远记住这个动人的梦境,便用优美、诗意的文字把它们凝成了一篇日记。并且,从此,我开始记日记,记下关于他的点点滴滴。我盼着时间快点过去,让我长成一个大姑娘。到那时,我就把日记交给他,向他表露我对他的爱,两人在同学和亲友们的祝福中踏入婚姻的门槛。
  
  寒假过后,新学期开始。我如愿以偿地做了语文课代表。我笑了,心中涌起一缕无法形容的舒畅,暗想:爱情离我又近了一步!
  
  然而,事情突然剧变。一天,他从小镇上接回了一个有着姣好面容、穿着漂亮的女青年。看到他们有说有笑地走进学校,我的心霎时一沉,隐隐约约地感觉“情敌”来了。果然不久,老师们的话证实了我的忐忑不安,这个叫许荷的实习老师是他读师专时相恋的女朋友。
  
  “我,我该怎么办?……”我很难接受这个残酷的现实,我希望他能明白我对他的感情,我好几次都忍不住想扑进他的怀里,向他一古脑儿地倾泄内心压抑了许久的情愫,乞求他不要让我伤心让我流泪,爱我,不要爱许荷老师,但我怎么也鼓不起那份勇气,我把想说出口的话又咽了回去。我只能在犹豫和痛苦中苦苦煎熬。
  
  有一个星期天,我在邻家哥哥赠我的一本生活类杂志上看了一篇情感文章。文中女主人公是某单位办公室的一名内勤文员,她偷偷地爱上了高大英俊、才华横溢的办公室主任,可她也碰到了与我相同的苦恼,她的爱人早已让一个小鸟依人的女孩捷足先登,但是她难舍这份情,苦思冥想,终于想到了一个极端拯救爱情的妙策,于是,躲在暗处的她冒充一个神秘的第三者精心炮制了与主任子虚乌有的私情,给那个女孩写信、打电话,最后,她赢得了心上人。
  
  我一口气读完了它。我像一个在黑暗里徘徊了很长一段时间的人终于瞧见了光明,又像一株失水已久的植物突然逢到了雨露的滋润,它如醍醐灌顶般为我开启了一扇“起死回生”的大门,我决定盗版女主人公的妙策,冒充许荷老师城里的情人,挑拨他们之间的亲密关系,达到他一怒之下愤然离开许荷老师的目的。
  
  于是,星期天,我就去县图书馆摘抄了一些似懂非懂、朦朦胧胧的“情书”,之后,我把它们伪装得万无一失了,再花了20元钱请一个买废品的中年男人一一誊写好。
  
  在短短的半个月里,我分别给许荷老师和他寄了两封“情书”和“挑衅信”。
  
  渐渐,我捕捉到了他和许荷老师之间呈现出了不和谐的音符,他们少了些亲密而多了些隔阂。他沉默了,许荷老师也沉默了。校园里,他们往日手拉着手在一起有说有笑的美丽风景宛若昙花一现,再也看不到了。
  
  我又喜又内疚。但是,内心深处的那缕对他的爱慕像一团无边无际的燃烧的野火,我的理智和愧疚之情统统被野火烧得一干二净。
  
  经过一整夜的思想斗争,我做出了这一生让我深深后悔的决定。第二天,我兀自跑到县城的邮电局,把那封装满了火药味的挑衅信寄给了他。信中,“我”对他说,“我”和许荷早就有了肌肤之亲,越过了男女之间的最后一层屏障;“我”还告诉他,许荷左下腹有阑尾炎手术后的伤疤,足足有一寸多长(其实我是有一次在厕所里无意中听到一位女老师说的)!我充满自信地认为,这封信肯定会像一颗子弹击中他的要害。
  
  一个星期后,他和许荷老师之间最糟糕的事情终于发生了:放学后,我去他房间里送作文本,看到许荷老师像一个委屈至极的孩子,流着泪坐在床沿上。旁边,他默默无语地抽着一支烟。地上,撒落了长短不一的烟蒂……
  
  我心一颤,怀着难以言状的心情,赶紧逃出了房间。那一刻,我一点也没有阴谋得逞的喜悦感觉,相反,更多的是悔恨、自责和苦涩。
  
  几天后,许荷老师挂着眼泪提前结束了她的实习生涯,离开了学校。那天上午,我以拿资料为借口敲开了他紧闭的门,发现他眼睛红红的,神情憔悴,和从前判若两人,完全没有了那种风流倜傥的君子风范。那一刻我的心一阵发紧,我看着情绪如此颓败的“爱人”,我明白虽然我是因为爱,其实我的行为是一把双刃剑,已将两个无辜的人儿伤得体无完肤。
  
  我再也没有看见过他灿烂的笑容。每天,他上完课就一头扎进了房间。我异常难过。没想到,一个月后他竟然调走了。
  
  知道他调走的消息,我心里飘过一片悲凄的云。那晚,在被窝里,我最终忍不住痛哭了一场。我把被子蒙住头,哭到半夜,哭得疲倦地睡去。第二天一大早,我抱着所有的日记,跑到学校后面的那座石山上,一页页撕下,一页页丢进燃烧的火里。看着它们慢慢地化为灰烬,随风远去,远了,远了,消失得无影无踪,就像我的苦涩的初恋,一下子没有了。我的泪一滴滴地落下,湿了脸,湿了衣,碎了心。冥冥之中,我想起了奶奶故事里的那位泪眼葬花的林黛玉。
  
  没有人知道我和他、许荷老师三者的情感纠葛。我每天拼命地学习,让自己尽量不去想那件后悔莫及的往事。但,藏在灵魂腹地的那个秘密,一碰就痛……
  
  一年后,我考上了县城的一所重点高中。三年后,我考上了省师范大学。然而,当我以为自己渐渐淡忘了青春期的隐痛时,谁知,中学同学的一场聚会,又让我逐渐平静的心里波澜骤起。那天,大家聊着聊着,突然阳阳把话题扯到了他和许荷老师的身上。顿时,我的神经绷紧了,怀里像揣了一只兔子,怦怦直跳。
  
  “你们知道吗?杨老师(指他)和许荷老师分手后,先后各自有了家庭,真是可惜了这么般配的一对,居然也没有走到一起。”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