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屋
卷首语 万叶集 情感 热读 流行 视野 成长
当前位置: 主页 > 青年文摘 > 成长 > 另类老板的另类追求

另类老板的另类追求

时间:2017-01-09 作者:未详 点击:

  提到身家动辄过亿的老板们,公众的印象无外乎精明强干、老谋深算、善于审时度势等,说来说去总是离不开一个“钱”字。其实,老板们也是人,是有自己事业的有钱人,公众一般只看到他们的钱、他们的事业,却有意无意地忽略了作为一个活生生的人,老板们也会有自己钟情的兴趣爱好,甚至是与自己赚钱的老本行八竿子都打不着的兴趣爱好。事实上,他们其中的一些人惯于“三心二意”,不仅在生意场上长袖善舞,在自己的兴趣爱好上也颇有小成。就让我们来看看这些个另类老板的另类追求吧。
  
  黄怒波:爱写诗的地产商
  
  诗人、地产商,这两个看起来不相干的身份,却都指向同一个人,他就是中坤集团董事长黄怒波。
  
  在黄怒波的名片上,除了董事长的头衔之外,还有中国登山协会副主席、中国网球协会副主席、中国航空运动协会副主席。其实他还是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诗歌学会理事、北京大学诗歌研究中心研究员、中国新诗研究所副所长、同济大学兼职教授。
  
  事实上,毕业于北大中文系的他,出版过好几本诗集,写诗的时候,他用另一个名字:骆英。
  
  这领带像枷锁拴我在都市的监房/心儿在一座座大厦间流浪/每一个目光又像冷漠又像渴望/每一扇门儿都让我彷徨/这明净的玻璃让我无法穿越/网线像钢索紧紧捆住我的心房
  
  这是他2005年出版的诗集《都市流浪集》部分内容。很难想像,这种洋溢着对都市失望和无奈情绪的诗作竟然出自一位资产超过100亿元人民币的企业老总之手。
  
  一面是理性到底的商业行为,一面是激情澎湃的感性表达,这两种身份的重叠似乎让黄怒波的身上具有了某种“双重性”。譬如他会在企业家聚会的场合,公开宣称自己是一名诗人,尽管会听到一些讥讽的笑声,却依然故我。
  
  “我首先是一个诗人,只是后来从商了,才是商人。诗对我来说从来不是展露才华,从来都是寄托。”黄怒波自喻作诗如“困兽沉没在陷阱”,尽管他在努力地建设着城市,却“日日想从这城市逃亡”。
  
  黄怒波不但写诗,也为诗歌业的繁荣尽一己之力。他多次捐助母校北京大学及青春诗会、艾青文学奖等其他文化事业。2006年,他更是斥资3000万元捐助北大新诗研究所等三家诗歌研究机构。除写诗外,黄怒波也爱登山,因为他最想做的还是一个“天涯孤旅的诗人”。2005年年初,他登上海拔5895米的非洲最高峰乞力马扎罗山;2007年7月,他登上海拔7546米的慕士塔格峰顶峰。
  
  诗于他,是一种精神追求,亦是一种生活方式。
  
  周岭:搞红学的董事长
  
  2006年9月,轰轰烈烈的“红楼梦中人”选秀活动启动。镁光灯的聚焦下,一夜红遍大江南北的,不仅仅是参赛的选手,还有主席台上“指点江山”的评委们。
  
  有一位评委酷爱用《红楼梦》特有的判词来点评选手,如他对海选黛玉的选手程媛媛所作的判词:“分付东风莫浪吹,葬花溪畔浣花迟。前身合是潇湘月,洒向人间知不知。”这个文采斐然的判词在网上很受追捧。
  
  这位评委便是周岭。细心的观众很快发现,他的身份很传奇,既是南海石油控股有限公司董事局主席、方略投资有限公司董事长,也是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著名红学家。既成功操作过中国境内资源性项目在北美上市及境外融资、受托管理,重组过国内大型主板上市公司,也曾做过87版电视连续剧《红楼梦》编剧,还在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及新加坡国立大学等处讲课或讲学。
  
  “我是一个比较奇怪的人,既是做企业的人,又是做投资的人,又是文人。”周岭曾这样介绍自己,事实上,《红楼梦》于周岭,是一生割不断的“姻缘”。
  
  1981年,31岁的周岭参加红楼梦学术研讨会,他关于贾元春判词的理解,赢得了全场热烈的掌声,随后,周岭就被调入了红楼梦研究所,开始从事专业的研究工作。当王扶林导演筹拍电视剧版《红楼梦》时,周岭作为编剧之一负责《红楼梦》后40回和整个剧本的统一定稿。
  
  即使在商界,《红楼梦》也没有离开过他的生活。在香港,大大小小的聚会上,大家都会逼着周岭谈《红楼梦》。“和很多国内的企业家在一起的时候,本来是谈业务,可话题不知怎么就会转到《红楼梦》上去了。”
  
  2008年,周岭在百忙之中,居然抽出时间,登上央视《百家讲坛》,成为继刘心武、周汝昌、王蒙、冯其庸之后登上《百家讲坛》讲红楼的第五位主讲人。节目播出后,很多观众纷纷在网上留言表达对周岭先生的喜欢与钦佩,更有网友留对联评价周岭的讲演为“引经据典数处,挥洒自如有余。横批‘最脱稿先生’”。同年,重庆出版集团以开机30万册的条件签下了《周岭解密曹雪芹》一书的图书出版权。
  
  对于旁人多少有些诧异、惊羡的眼光,周岭对自身的定位倒是非常谦虚:“我不是一个红学家,不是一个企业家,不是一个艺术家,也不是一个教育家,我只是一个红学爱好者,一个做企业的人,一个写过剧本的人,一个教过书的人。”
  
  杨子:CEO演员
  
  2005年5月14日晚,第12届北京大学生电影节在北京奥林匹克体育中心揭晓,最佳新人奖由《青花》的男主角杨子摘得。杨子在这部戏里一人分饰三角,与之对戏的女主角是香港女演员李若彤。
  
  这部戏最大的八卦不是男主角拿奖,而是拿奖的男主角竟然是某家族企业年轻的执行总裁。在娱乐圈撒钱的富豪从来都不少,但像这样放着“大腕背后的大腕”不做,反倒身先士卒地辗转片场的倒不多见。一时之间,杨子成为媒体娱乐版跟踪报道的热点。
  
  大众很快发现,这位叫杨子的年轻人,还真是一位不缺少新闻的主,一手握亚洲唯一的超长悍马车,一手握价值不菲的青花瓷(杨子收藏瓷器时间长达15年,并且在北京的家中拥有一个私人瓷器博物馆),身上揣着的是价值22万美金的VERTU手机,手上戴着的是据说46亿年才出一块的祖母绿戒指,连送人的名片每张都要42美金。这边和玉女黄圣依戏里戏外剪不断理还乱,一顿饭吃了两万多,那边又带着对双胞胎美女亮相江湖;这边将做演员进行到底,一股脑儿地接拍了十余部戏,那边又组建了经纪人公司,当起了幕后老板。
  
  正当媒体将他视为新时代公子哥的典型时,杨子却高调地自我辟谣,用博客、电视、报纸向公众展示他生活的另一面。
  
  原来这位张扬的年轻富豪,竟然也是“苦孩子”出身,按家族传统,从小便接受了严格的教育和训练。“六岁以前,我生活在河北农村,那段经历让我对泥土产生了难以割舍的眷恋。从初二开始,我在家族企业的工厂勤工俭学。车间里人很多,谁也不知道你是谁,没有人知道我是老板的儿子。每逢寒假暑假,我就跟工人们一起干活,车工、铣工、刨床、磨床、钳工都尝试过,并且都拿到上岗证。”
  
  工厂的打工经历一直持续到他读大学二年级,那年他成为巨力集团驻上海公司经理,每个周末飞往上海处理报表、账目和合同。
  
  不拍戏的时候,他的生活完全围绕着工作转,参加会议,在公司处理各种事务。“我一度是个‘双脚不着地’的人,不是在飞机上,就是在汽车里,有时候早晨在广州吃早餐,中午在上海开会,晚上又去了新加坡。”
  
  跟很多富人的低调不同,这位22岁就成为CEO的青年才俊,并不讳言享受生活,他有着年轻人独有的理直气壮。“我合法经营,照章纳税,为社会创造财富,有权利像普通人一样选择我自己喜欢的生活方式。就好像有人发了工资想买一辆崭新的自行车,消费什么本无可指责。”
  
  或许于他而言,拍戏也好,当经纪人也好,都跟收集青花瓷一样,都是一种消费,一种娱乐自我的生活方式,一种偶尔为之的自我放纵。不过,如果像富豪榜一样,将当代中国的钻石王老五也排排座,无论如何,这位身家够厚、本事不小、外表也不失为俊朗的CEO演员都应该算一个。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