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屋
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中国新传说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故事会 > 中篇故事 > 申遗风波

申遗风波

时间:2013-03-25 作者:小小Z 点击:

  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被称为“地球的名片”。阿根廷的探戈、意大利西西里岛的木偶戏、日本的女孩舞蹈节,都属于“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近年来,中国也掀起了一股“申遗热”,但有些人,却错把“申遗”当成一颗“摇钱树”,想利用它为自己铺平仕途、收敛钱财。这种短视与盲目,无异于杀鸡取卵,必将付出代价……
  
  1。临时抱佛脚
  
  东山县文化局局长叫唐乐秋。这天,是他连任文化局局长最后一年的头一天。一上班,他就被叫进了县政府大院。在办公室里,县长和他谈了大半天。唐乐秋一边听,一边把头点得就像鸡啄米,嘴里“唔唔唔”地应着。等县长一说完,他就倒退着走出了县长办公室。
  
  从县政府大院一出来,唐乐秋立马来到文化馆,见到文化馆馆长伍长球就一把拉住他,急吼吼地说:“快快快!走,快跟我到周家墩去接个人!”
  
  伍长球怔怔地望着唐乐秋,结结巴巴地说:“这急乎乎地到周家墩干……干啥?我、我还没吃早、早饭!”
  
  “都啥时候了,还没吃早饭?别唆,快上车!”
  
  这东山县和西山县是近邻,中间就隔一个太白湖。过去那年月,太白湖常闹水灾,湖区的老百姓无以为生,就一个个出门逃荒卖唱。久而久之,那些卖唱的小调就慢慢衍变成了一个地方剧种,这剧种就叫“南词戏”。
  
  近年来,国家加大了对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的力度,特别是对一些古老的稀有剧种还拨专款进行抢救保护。要知道,这款一拨可就是几十万啊!东山和西山两县那可都是穷得丁当响的偏远湖区小县,到了嘴边的肥肉谁不想吃上一口啊?最近,县里头头听说西山县也在打“南词戏”的主意,就连忙把唐乐秋找来,要他赶紧准备相关资料,抢在西山县之前,向上申报。
  
  唐乐秋是东山当地人,当然早就知道“南词戏”。可以前,在他听来,这“南词戏”咿咿呀呀的,难听极了,根本就没把它当回事。但没想到,县里头头对“南词戏”这么重视,还把他叫到办公室,亲自交代任务。这一来,唐乐秋才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但“南词戏”想申报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得有详实的曲谱、文字和音像资料。要发掘整理这些资料,就得找那些老艺人记谱录音录像。思来想去,唐乐秋恍惚记起东山县还有个硕果仅存的老艺人,名叫周来顺,家住太白湖边周家墩。所以,他一出县政府大院,就急忙来找伍长球。
  
  小车一出县城,就一路狂奔。一个多小时后,小车就颠簸在太白湖边的小土路上。好不容易来到了周家墩,可到周家一看,老人家里却是铁将军把门。
  
  唐乐秋就叫伍长球去找人打听。一会儿,伍长球回来说:“他妈的,这老家伙到西山县去了。”
  
  “啥?到西山县去了?”
  
  “是呀,听说还是西山县文化局的一个啥科长把他接走的。”
  
  唐乐秋听了伍长球的话不由一惊:哎呀!莫非西山县抢先把周老汉接走了?这么一想,唐乐秋浑身一激灵,忙对伍长球说:“你再去问问,西山县文化局的人把他接走干啥?”
  
  伍长球走进村里,一会儿又屁颠屁颠地转了回来说:“唐局,听说是去看个老娘们……”
  
  “看个老娘们?那女人叫啥?”
  
  “叫刘金花……”唐乐秋不等伍长球说完,忙把手一挥:“走,上车,去西山!”
  
  2。西山续前缘
  
  当年,“南词戏”最著名的老艺人有两个,一个叫“十万三”,一个叫“八万五”。其实这怪名字并非贬义,而是说这两人唱得好,一个值得十万三,一个值得八万五。周来顺就是当年“十万三”的徒弟。那他为啥跑到西山县去了呢?原来周来顺年轻时的恋人在西山县,她就是刘金花。
  
  刘金花的师傅就是“八万五”。那时的“南词戏”没有女角,所有的角色全都由男性扮演。年轻时的刘金花因为嗓音和扮相实在太好了,所以“八万五”才破例收下她当了徒弟。刘金花第一次登台,好多戏班都去捧场,或者说是看稀奇。
  
  周来顺那时已小有名气。刘金花演完戏,一下场,就看见了周来顺,两个年轻人一见面,四只眼睛顿时就对上了,就像芝麻粘了糖,扯都扯不开。但“八万五”可不想养熟了的家雀变成了野麻雀往外飞。因为他一直在心里把自己得意的徒弟当作准儿媳。再说,金花爹对这门亲事也赞同。这一来,就把周来顺和刘金花给活活拆散了。周来顺为了心上人,竟一辈子未娶,把心思全用在了“南词戏”上。
  
  今年春天,刘金花老伴儿过世了。想着自己和一个不爱的人过了一辈子,想着周来顺为了她一生未娶,想着想着,刘金花就伤心起来,不久也病倒在床了。
  
  金花老人有个侄儿叫李子文,在西山县文化局当艺术科长。听说婶娘病了,就急忙赶回乡下看望老人。李子文走进房中一看,发现婶娘睡着了,但眼角竟挂着泪,口里还含含糊糊地念叨着一个人的名字。他俯下身子细细一听,这才知道她念叨的是:“顺哥,顺哥……”
  
  李子文很早就听说过婶娘年轻时的故事,这时一听婶娘念叨顺哥,就知道她是在念记周来顺。李子文轻轻唤了几声婶娘,可金花老人只是稍稍睁开眼皮,接着长叹一声,眼泪“哗”地往下流,却一句话也不说。
  
  李子文是个聪明人,心想,莫非婶娘这病与心病有关?于是李子文就来到周家墩,把婶娘的病情对周来顺老人一说,想把他接到西山去。
  
  周来顺听说刘金花病了,恨不得生出八只脚,当即就和李子文赶到了刘金花的病床前。刘金花一听到他的声音,顿时病就好了一大半,但周来顺还是坚持要把她送进医院……
  
  再说唐乐秋和伍长球,他们只知道刘金花是西山人,可西山宽着哪!她到底住在哪个村庄呢?小车驶进西山县城时已过十二点,肚子也有点饿了,便在大街上随便买了点吃的,而后他们便四处向那些上了年纪的人打听。好在刘金花当年也算是个名人,没费多大周折,就打听到了刘金花住的村子。可是等他们心急火燎地赶进村时,却又听人说刘金花病了,被她的侄儿和一个老头子送到县医院了。
  
  唐乐秋忙问,那老头可是姓周,东山口音?村里人说,是呀。唐乐秋一听,顾不上多说,连忙转身往医院赶。
  
  来到县医院,两人走到病房门口,就听到周来顺在里面说话的声音。唐乐秋正要推门进去,却发现伍长球愣愣地站在那里不动弹。
  
  唐乐秋说:“走啊,进去呀!”
  
  伍长球迟迟疑疑地说:“唐局,你一个人先进去吧,我、我得去方、方……方便一下……”说着,不等唐乐秋回应,就急急地走了出去。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