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屋
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中国新传说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故事会 > 中篇故事 > 猎杀【六大件】

猎杀【六大件】

时间:2020-03-13 作者:未详 点击:

  1。加入高端狩猎
  
  秦涵是西宁市一个普通打工仔,父亲很早就去世了,他是在福利院里长大的。秦涵的童年记忆很模糊,只记得自己在草原上生活过。也许是这个原因,他很向往无拘无束的游牧狩猎生活。
  
  近来,秦涵听说市郊开了一家狩猎场,可以合法狩猎兔子、野鸡等小动物,他就时不时地去一趟,花一两百块钱,体验一把当猎人的感觉。秦涵自己也没想到,他打枪有天赋,一来二去,枪法进步神速。
  
  这天,秦涵又去狩猎。他对着两百多米外惊飞的几只野鸡果断打出一枪,一只野鸡瞬间倒地,没了声息。不一会儿,猎狗叼着野鸡跑回来,一松嘴,扔到了秦涵脚下。
  
  这时,一个瘦高个竖着大拇指走过来,说:“我注意你很久了,你的枪法相当厉害。咱们交个朋友吧,我叫高根,树根的根。”说着,高根蜷曲的四指舒展开来,变成手掌往下一伸,做出握手的姿势。
  
  秦涵与高根握了手:“我叫秦涵,幸会!枪法一般,让你见笑了。”
  
  高根追问:“动物个头越大越凶猛,打起来也越刺激。狩猎场里还有野猪、岩羊、狍子,你怎么一次也不打?”
  
  秦涵不好意思地说:“不是不想打,是个头大的太贵。打小动物便宜,过过瘾就行了。”
  
  高根说:“原来是这样。这不是问题,我认识这里的老板,可以给你打折……”
  
  秦涵赶紧拒绝了:“无功不受禄,谢谢你的好意。”
  
  以后,秦涵在狩猎场回回都能见到高根。两人熟了,秦涵不好总是拒绝人家,就这样,秦涵先后尝试打了野猪、狍子,感觉很过瘾。
  
  一天,秦涵打完猎,和高根坐在凉亭里吃加工好的猎物肉。高根说:“你枪法这么好,却得不到发挥,实在可惜。我这儿有个高端国际狩猎的机会,想不想去?”
  
  秦涵来了兴趣,问:“怎么个高端法?”
  
  高根说:“国内野生动物的保护非常严格,狩猎限制比较多,国外就不一样了……”高根说,很多年前,一些国家发起了国际狩猎,高价出售少数大型动物狩猎配额,让有兴趣的人合法地猎杀动物,获得的资金用来保护野生动物,以遏制泛滥的盗猎。不同价位,狩猎不同种类的猎物,越稀少的动物价格越高,玩得起的人就越少。人们先通过国际狩猎组织,在各国狩猎俱乐部报名,再前往世界各地的国际狩猎场。原来玩这个的,基本都是西方的有钱人,近年才有中国人参与其中。
  
  高根对秦涵说:“跟你直说,我的老板对国内狩猎早就腻了,俄罗斯、塞尔维亚、新西兰的狩猎场也去了好几次,老板感觉还不够刺激。现在,老板想去纳米比亚。这次狩猎,老板取名‘猎杀六大件之旅’。你知道预算有多少吗?至少一百万美元。”
  
  秦涵简直不敢相信:“什么‘六大件’?要花这么多钱?”
  
  高根掰着指头,说:“老板的目标是非洲五大猛兽,犀牛、狮子、非洲象、花豹、水牛。另外,老板要额外多打一只狮子,总共有六个猎物,所以起名为‘六大件之旅’。现在,我们要找两个枪法过硬的保镖跟着,一切花费老板出,你愿不愿意去?”
  
  秦涵一时没缓过神来,说:“你……让我想想。”
  
  没过多久,秦涵接到高根的电话:“没想好也别想了。出国机票订好了,下周二的飞机,北京起飞。后天先出发去北京,你收拾收拾!”说罢,高根挂了电话。
  
  秦涵本就准备答应,他欣喜若狂,一颗心顿时飞向了狂野的非洲。
  
  几天后,在北京首都机场的航站楼,高根带着秦涵和老板碰面了。高根的老板是一个发福的中年人,戴着宽大的墨镜。他身边还有一个小伙子,头戴遮阳帽,穿着绣有“正大游猎”字样的马甲。
  
  高根努努嘴,说:“我给你介绍,这位是我老板,李海龙;旁边的是正大游猎俱乐部的导猎,娄明,他会全程陪同咱们。”说完,高根对李海龙哈腰扬手招呼道:“李老板,您来了。”
  
  李海龙点头,问:“人带来啦?”
  
  高根回头一指,说:“您瞧,他就是,姓秦名涵,如假包换。”
  
  李海龙走近,将墨镜往头顶上一推,眼神在秦涵脸上扫了两个来回。二人打个招呼,算是正式认识。
  
  近距离的对视,让秦涵印象深刻。李海龙眼神深邃,两边眼袋上各有一块深色伤疤,非常对称。
  
  一天一夜之后,他们在纳米比亚首都温得和克下了飞机。
  
  刚下飞机,就有一个梳着脏辫的黑人男子冲他们招手,操一口流利的汉语喊道:“娄,娄,这边走!”
  
  娄明一边引着大家走,一边说:“这是我们的地陪导猎,波汉巴。我们合作过很多次,已经很熟了。”
  
  波汉巴跟大家一一握手,并对李海龙说:“李老板,我直接從国家林业局和警察局把狩猎许可证领到手了,不用您特意为签字跑一趟了,现在就可以直飞狩猎场。”
  
  众人来到一座小型机场,波汉巴带着大家来到一架小型飞机跟前说:“我们就驾驶这架14座的塞斯纳208小型飞机飞往狩猎场,速度、高度适中,不耽误观看沿途风景。”
  
  大家上了飞机落座,波汉巴钻进驾驶舱,吹了个口哨,将飞机驶向跑道。娄明问:“波汉巴,森林警察和猎物追踪员真的不来了?”
  
  波汉巴眨眨眼,笑着说:“按照规定应该来,不过,两名森林警察不想打扰我们,两名猎物追踪员也突然休假,真是不凑巧,哈……”
  
  李海龙看了高根一眼,高根接过话茬,对秦涵说:“按照规定,森林警察需要全程监督客户打猎,以确保所打猎物与狩猎许可证上标明的一致,猎物追踪员可以帮忙寻找、追踪猎物。不过,既然他们不愿意来,咱们倒也自由些……”
  
  飞机向西北方向飞行了约两个小时,落在一片相对平整的土地上。简易机场旁边是狩猎营地,有十几座比较整洁的木屋。波汉巴为大家做了些快餐,等大家填饱肚子,他领着大家去木屋后面的靶场,开展了一次简短的狩猎培训。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