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屋
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中国新传说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故事会 > 中篇故事 > 无妄之罪

无妄之罪

时间:2022-05-02 作者:未详 点击:

  1。肇事逃逸
  
  严立是一名中年警官,具有丰富的办案经验。这天下午,他接到110指挥中心派警,带着几名警员赶到现场。现场的情况惨不忍睹:一个穿着高中校服的女孩头颅破碎,躺在血泊之中,不远处倒着一辆摩托车,一个壮年男人跪坐在女孩尸体前,哭得撕心裂肺。
  
  现场还有一对年轻男女。女孩二十多岁,容貌和气质都很出众,遗憾的是她双腿行动不便,坐在一辆轮椅上。她脸上带着同情,眼中含着泪水,侧着脸庞,不忍直视。
  
  这对男女是兄妹关系,他们是目击者,也是报案者。哥哥林海似乎不太爱说话,由妹妹林溪讲述了事情的经过:当时林海正陪妹妹在草坡上放风筝,林溪把线都放尽了,任风筝随风飘远,后来因为风太大,风筝带着线坠了下去,消失在视线之外。林海正准备去找风筝,突然,从远处传来了巨大的引擎轰鸣声,一辆摩托车飞驰而过,快得像一枚呼啸而过的炮弹。
  
  林海气冲冲地说:“又是这种可恶的飙车族,这种人早晚摔死,死了也活该,可恨的是总会害了无辜的人。”林溪轻声道:“哥,别这么说,诅咒别人始终是不对的。”
  
  林海叹道:“你就是太善良了,一想到你的腿,我就恨得不行!”
  
  林溪说:“我的腿已经这样了,肇事车主也受到惩治了,放过别人就是放过自己。你还是快点去找风筝吧。”
  
  林海答应一声,刚走出几步,突然发出一声惊呼:“小溪,你看!”兄妹俩同时看到了那幕骇人的情景,那辆摩托车不知为何突然失控,猛地撞上了路边一个步行的女孩,那巨大的冲击力将女孩撞出去十几米远,随着摩托车的倒地滑行,车上的骑手也摔到了地上。
  
  林海气得狠狠一跺脚:“我说什么来着?这种害人精,又害了一个,太可恨了!”林溪连声催促:“哥,你快过去看看,看用不用帮忙救人。”
  
  林海有点不放心,看着妹妹说:“那你呢?”林溪急了,在轮椅上推了哥哥一把:“我又不是离不了大人的小孩子,你赶紧去吧,我随后就到。”
  
  林海匆匆地走了,林溪摇着轮椅下了草坡,失去了居高临下的角度,已经看不到出事现场的情况了,她替那个被撞的女孩焦心,不知道她会不会有生命危险。但再着急也没用,轮椅的速度能有多快?足足过了十多分钟,林溪才赶到现场。
  
  现场的情况比她想象的更惨,那个穿着高中校服的女孩,脑袋都被撞烂了,早就没有了任何生机,酿出惨祸的摩托车就倒在她身边,奇怪的是那个骑手却失踪了。
  
  林海走到轮椅前面,用身体遮住了妹妹的视线,他不想让妹妹看到这么血腥的场景,再刺激到她。林溪神情黯然道:“那个肇事者呢?”林海恨恨地说:“我过来的时候,现场就这样了!我估计那家伙戴着头盔护具,没受什么伤,看到出了人命,弃车而逃了。绝不能让这种混蛋逍遥法外,我现在就报警!”
  
  刚报完警,兄妹俩便看到一个壮年男人踉跄而至,接着便听到他发出撕心裂肺的哭喊声。这显然是受害女生的父亲,一个五大三粗的汉子,哭号着用拳头猛击地面。
  
  看着这一幕,林溪轻声说道:“叔叔,我知道现在说什么都不能缓解您的悲痛。我只想告诉您,一切都会过去的,您看我的双腿,也是被飙车的人撞的,我自杀过两次,都被哥哥救了过来,现在不也活得好好的吗?我想您女儿若泉下有知,也不希望您这样。”然而,男人的哭声没有丝毫缓和……
  
  站在一旁的严立微微叹了口气,他也是一位父亲,也有一个正在上学的女儿,对受害者父亲的崩溃状态完全能理解,他暗下决心,一定要把这个肇事逃逸的凶手抓捕归案。
  
  严立打量着四周环境,这里地处郊区,道路上车辆行人稀少,因此成了一些飙车族的天堂。道路左侧是绵延的草坡,也就是林海兄妹放风筝的地方;道路右侧有一片密林,肇事者应该是钻进树林逃遁的。
  
  通过查询摩托车牌号,警方很快查出了车主的身份,车主名叫仇城,是个不良青年,最喜欢飙车寻找刺激,没想到不出事则已,一出事就酿出了命案。
  
  事发区域属于“三不管”地带,并没有监控可以查看,严立调取了周边的监控视频,确认是仇城本人驾驶着摩托,以极快的速度进入了那片区域。经过现场勘察和其后的尸检结果,已证实受害女生是死于那辆摩托车的猛烈撞击,摩托车上只有仇城一人的指纹,再加上有林海兄妹作为目击证人,可以说真凶已经完全能锁定,接下来的任务就是将他抓捕归案了。
  
  严立又查看了事发后的周边监控,并没有找到仇城逃逸的身影,这一点在他意料之中,他早就猜到仇城是通过那片密林逃之夭夭的。他立刻做出了周密的部署:一边从仇城的家人身上入手,寻找他的藏匿地点;一边在车站和高速路口设卡堵截,严防对方畏罪潜逃。
  
  接下來,严立来到仇城家,见到了他的父母。这个家庭的结构还挺复杂,仇城父亲是一位企业家,在当地也算有头有脸的人物,他的妻子年轻漂亮,看上去只有三十多岁,身边还有个小男孩,不用问也知道,这女人是仇城的继母。
  
  听严立说明来意,仇城父亲又惊又气,连声说道:“怪不得我两天没见到他了,家门不幸啊!不过话说回来,子不教父之过,我这个做父亲的,平时工作太忙,对孩子疏于管教,也有很大的责任啊。麻烦你跟死者家属说一声,需要多少赔偿,我都会如数奉上。”
  
  严立说道:“多少钱也赎不回一条鲜活的生命,他飙车致人死亡,肇事之后逃逸,恐怕难逃刑责。仇先生,我相信你是明白事理的人,千万不要试图包庇窝藏嫌疑人。他如果跟你联系,请你务必在第一时间通知我们。”
  
  仇城父亲当即信誓旦旦地表示,若有儿子消息,定会通知警方。这种人心机很深,往往是说一套做一套,但严立也没什么别的办法,又交代几句后便起身告辞了。接下来严立又开始在仇城的狐朋狗友身上下功夫,但也没有什么收获。
  
  追捕工作陷入了停滞状态,但很快迎来了意想不到的情况。这天上午,有人敲开了严立办公室的门,严立站起身,微微有些讶异:“是你?”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