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屋
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中国新传说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故事会 > 中篇故事 > 老金鬼子

老金鬼子

时间:2020-01-25 作者:未详 点击:

  1.老金鬼识破人贩子
  
  淘金汉义感俏姑娘
  
  鬼子,是人们对入侵我国的外国人的憎称,可要是用在淘金人老金的身上,就成了鬼精明了。久而久之,人们就忘了他的大号,而是叫他老金鬼子了。老金鬼子淘金,从来不串帮结伙,总是独来独往,可是,他淘出来的金子就是比别人的多。
  
  为啥?老金鬼子自己无意间发现了一个金眼!淘金汉子虽然能淘出点河金,可要是换成大把的银元,那可是一件相当不容易的事情。正因为老金鬼子将这个金眼的秘密埋在心里,所以,他淘出来的河金自然比别人多得多。
  
  淘金汉子们苦啊,他们离家千里,缺的就是女人的照顾。可是某一天,人们却发现,老金鬼子的地窨子里似乎传出一个年轻女人呵呵的笑声。这声音真好听,引得好事儿的淘金汉子在暗中悄悄地观看。
  
  不久,人们就发现,老金鬼子的地窨子里竟然藏匿着一个水灵灵的大姑娘!这消息就像长了翅膀似的在淘金汉子们当中传开了。有人说,那是老金鬼子的闺女,老金鬼子上次回老家把她带来的;也有人说,那是老金鬼子在老家的妹妹,老金鬼子说过,他和妹妹自小就相依为命,妹妹惦记着他,不远千里来照看他来了;也有人说,那是老金鬼子的相好,是老金鬼子在窑子里包来的窑姐。大伙儿整天七猜八猜。
  
  可还没等大伙儿猜出个究竟来,不知什么时候,老金鬼子却带着姑娘悄悄离开了大伙儿。大伙儿这才拍大腿说,这个老金鬼子啊,比他妈的真鬼还机灵。
  
  老金鬼子自然有他的一番道理。这姑娘叫水灵,是老金鬼子花五块大洋从一个人贩子手里买过来的。水灵人如其名,经过老金鬼子饱饭饱菜这么一滋润,就像一株即将蔫死的小苗吸足了水份一样,一下子又挺直了腰身。当水灵穿戴一新出现在老金鬼子面前的时候,老金鬼子都疑心是自己看花了眼。这哪儿是从人贩子手里买过来的那个身材干瘪满面菜色被人打得奄奄一息装聋作哑的小姑娘啊,分明是画儿上的仙女来到了人间!
  
  两个月前,老金鬼子去芙蓉镇卖完河金在一个小饭馆吃饭,桌子对面坐着一个四十来岁身材矮胖的秃头。秃头四菜一汤,独占一桌,喝得正欢。在秃头的脚下,有一条装得鼓鼓囊囊的麻袋。那麻袋不时地动,里边还发出一丝丝奇怪的声音。
  
  老金鬼子就问:“这位兄弟,您脚下的麻袋里头装的是什么?”秃头告诉他说,麻袋里装的是一头刚从集市上买来的猪崽儿。老金鬼子也没再多问,可是麻袋里的那种奇怪的声音越来越大,麻袋里的东西还不时地扭动,老金鬼子见状,心里就明白了七八分。民间常有贩卖小孩儿的人贩子,这个麻袋里头装的不是什么猪崽儿,一定是秃头贩来的小孩儿!秃头穿绸裹缎,手指甲留得多长,怎么会是一个买猪的山民呢?说什么自己得救出这个小孩儿。
  
  想到这儿,老金鬼子嘿嘿一乐,对秃头说:“兄弟,咱们都是在道上混的,如果信得过老哥,就将麻袋里的东西转卖给俺吧!”秃头见老金鬼子穿得不伦不类,嘴一撇,并不买他的账,一摆手:“去去去,哪凉快哪呆着去!”
  
  老金鬼子是个练家子,在老家的时候,就是头等的武师,当下,什么也没说,当着秃头的面,将一只酒盅捏在手里,那细瓷酒盅在老金鬼子的指缝里就化作了白色的粉末。秃头看得呆了,老金鬼子这才发话:“兄弟,就算做个人情,卖给老哥哥俺得了。老哥哥俺也不会亏待了你。”老金鬼子说完,从褡裢里掏出刚刚用河金换到手的十块现大洋放到了桌子上。
  
  也许是秃头见老金鬼子是个练家,也许是看见十块大洋还有剩头,指了指麻袋抓起现洋就走了。老金鬼子打开麻袋一看,麻袋里装的竟然是个穿着破旧,蓬头垢面,年纪在十六七岁奄奄一息的姑娘。姑娘嘴里塞着一块破布,刚才的奇怪声音就是她从鼻子里头发出来的。老金鬼子将姑娘背到了饭馆的里屋的炕上放好,将一口热汤给姑娘灌了进去。姑娘这才缓过劲儿来。看来,这姑娘让人贩子给饿的。老金鬼子又要了一碗热腾腾的面条,姑娘吃下后,感激地给老金鬼子磕头。可无论老金鬼子问她什么,姑娘只是用疑惑的眼神看着他,一言不发。老金鬼子这才明白,怪不得十块现洋秃头就将姑娘转手了,原来,是个聋哑姑娘。老金鬼子想,帮人帮到底,送佛送到西,就将姑娘领回了地窨子。
  
  老金鬼子深知淘金汉子们缺少女人的心理,就将姑娘藏匿在地窨子里了。这姑娘甭看又聋又哑,做饭洗衣倒是一把好手,老金鬼子每天回来的时候,一桌热腾腾的饭菜就摆在了桌子上。老金鬼子感激她的照料,就利用去卖金子的机会给她添置了几身好看的衣裳。可姑娘不知为什么,就是不穿。老金鬼子也没勉强。地窨里只能容得下两个人,晚上,老金鬼子让姑娘睡在炕里,而自己,只睡在炕下的柴草上。这姑娘虽然做什么事情都小心翼翼,不过,老金鬼子发现,这姑娘虽然聋哑,却会笑,而且笑的声音非常的动听。直到有一天,老金鬼子回来,发现穿戴一新的姑娘时,才知道姑娘名叫水灵,是个正常人。为了怕被陌生人侮辱,才装聋作哑,将自己弄得又脏又丑的。当她经过一段时间的接触后,发现老金鬼子是个好人,这才决定恢复本来的容貌。
  
  水灵说她是关里人,打小娘就没了,为了生存,父亲前几年闯关东,一直没有回去,半年前,和父亲一道闯关东的二狗子给家里捎来了父亲托人写的一封信。父亲在信上说,他在煤矿上,不慎砸伤了腿,跟前没有照顾,让水灵过来照顾他养伤。父亲就是家里的顶梁柱啊,水灵想都没想,就和回去的二狗子去了关东。没成想,走到关东,二狗子起了不良之心,就将她卖给了人贩子。幸亏遇到了老金鬼子搭救,才逃离了人贩子的魔爪。老金鬼子问水灵的父亲在哪儿,水灵就说,听二狗子说,她父亲在鹤岗煤矿。老金鬼子说:“水灵,你放心,俺一定要你们父女团圆。”第二天,就和水灵去了鹤岗煤矿。鹤岗煤矿在那时候相当于现在大一点的煤窑,到那儿一打听,工友们说,水灵的父亲沈万财早在三个月前就砸死在了井下了。水灵当时就昏了过去,老金鬼子连喊带叫,把她唤醒。没办法,水灵只好又随老金鬼子回到了长白山深处的地窨子里。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