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屋
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中国新传说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故事会 > 中篇故事 > 小镇姑娘

小镇姑娘

时间:2020-01-19 作者:未详 点击:

  1。相恋
  
  如果我的生命剩下最后一点回忆,我希望我不是记得那个夜晚。
  
  那个夜晚是漆黑的,月光微亮,晚风清凉。我搀扶着子杰从小酒馆里走出来。他靠在我的身上,呼出的温热的气息在我的耳后盘旋,我没有看他,却能感受到他的目光,干净地流淌在身上。
  
  忽然,他停住了脚步,我们站在那里僵持着。过了好一会儿,他直起身面对着我,低声说:“小如,你好漂亮。”说完后他低下头来吻我。我不敢睁开眼睛,我很犹豫,但是又很快乐。我偷偷看着他,他微笑着,看起来似乎清醒了,又似乎是醉得更厉害了。
  
  我们肯定爱上过对方。
  
  子杰到我们这小镇上来,已经有不短的时间。起初他住在临街的小旅馆里,白天出门到各处走走,最常去十年前重建时保留起来的旧民居和后山。镇上的人对这个不速之客起先还好奇地讨论过一阵子。慢慢地,也就不再留意。他来晴天小屋那天下了雨,我隔着窗玻璃,眼看着他在一片雨幕中走来,湿气蒙蒙,好像不真实的铅笔画。
  
  “可以进来喝东西吗?”他敲着门问,外套包裹着他的相机。雨声几乎把他的声音淹没了,我打开门让他进来,告诉他可以在这里避雨,但是今天不营业。
  
  “奇怪,这是为什么?”他接过毛巾擦拭身上的雨水,动作很文雅。在这小镇上,人们彼此熟悉,言语与动作往往是充满亲昵的粗暴,于是我不由得注视着他,被他的文雅所打动。
  
  我对他说:“这是晴天小屋,只有在晴天的时候,我煮茶,卖棒冰,烤蛋糕,下雨天我便休息。”
  
  “有意思。”子杰说,他在笑,露出一整排洁白的牙齿,“你是这镇上最有情调的店主,我喜欢这家店。”
  
  我向他道谢,感到窗外的雨声渐行渐远。第二天,如同我期待的,子杰又来了。
  
  “段小如,是晴天。”他站在门口快乐地大声说。我请他进来,煮了茉莉花茶给他喝。他选在窗边的桌旁坐下,对我说:“我去打听了你的名字,段小如,别走开,我们聊聊,行吗?”
  
  大概从那天开始,我们的关系逐渐亲密起来。
  
  他说他是来自城市的考察员,而我说我是生活在这小镇里的一个普通人,我们的背景大相径庭。他喜欢问我关于小镇的事情,也时常聊到我自己,他常问十年前的我是如何,现在又如何。
  
  也许他向来是善于倾听的人,在交谈中,表情始终温和,讲起话来神色亲厚。我们的交谈过程总是愉快的,仿佛彼此间会有说不完的默契。
  
  这天,当他微笑着说出与我意思相同的话,我顿时心生惊怖,着实不了解他如何这样了解我。
  
  有一日雨天,他跑来,仿佛下定了决心一般对我说:“小如,让我为你拍张照。”
  
  坐在窗下,我微微侧过脸去。蓝色的长裙迤逦到地板上。那一瞬间我是相信他的,因为他的声音因为激动而开始颤抖,他端着相机拍了一张又一张,当他靠近我来拍近景的时候,雨下得更大了,房间内暗影浮動,静得能听见人的心跳。他终于忍不住吻了我。我没有拒绝他,只是感到惊异。他低下眼睛说:“之前我从不给你拍照,是因为害怕不能控制自己。”
  
  那天过后,我们再不能假装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了,子杰搬来了晴天小屋与我同住。当下雨天的时候,我们就一同在镇上到处走走。晚上去小酒馆里吃饭喝酒。
  
  日子像白水一般哗哗流过,几天后,直到我打开他的手提箱,打开他的文件夹,才仿佛大梦初醒,在亮烈的日照下料想起没有希望的未来。
  
  一天清晨我问他:“你要什么时候回去?”
  
  他困惑地看着我,问:“你要我回到哪里?”
  
  我说:“是城市,那里才是你的家。你来到镇上考察,总有一天需要回去。所以我便问你,是哪一天?”
  
  子杰直起身,沉默了一会儿说:“并不清楚,还要看。”
  
  我又问:“你来这里,究竟是考察什么,你可要告诉我。”
  
  看见我严肃的神情,子杰笑了,他说这些事情,不许我挂心。
  
  然后我们心领神会一般地看着彼此笑起来,都不再提这事情了。
  
  子杰从未放弃他的调查,我看见他把拍到的旧民居的照片摊在桌上反复地观察,我看见他在晴天小屋外面的大树下表情严肃地讲电话,我看见他的小皮箱里有一沓沓的文件,一张张的剪报,打开那些剪报,我就明白他在做什么了。
  
  这天暮色渐近,我锁好店门,走进房间,他已回来了,坐在椅子上小憩。我没有开灯,叫他一声,把拿到的剪报放到他眼前。他一惊,继而振作起来,抓住剪报册激动地说:“你、你怎么动我的东西?”
  
  “十年前的灭门案,来断案的,探长?”我冷笑。
  
  “不,我不是。”他慌忙解释,优雅消失殆尽,“我不是想来调查些什么案子,我只是做普通的地方考察……”
  
  我在他面前坐下,黑暗让我感到安全,就在黑暗中,我们对峙着,我开口:“你可以继续欺骗我,继续凭借接近我来打听镇上的事情,你也可以选择坦白。如果你对我……”
  
  “我对你是认真的。”子杰说,“你肯信我吗?”
  
  看见他有些央告的神色,我心中流过一丝犹豫,片刻我才回答:“是的,我信。”
  
  “即便所有人都不信?”他微微探身过来,在漆黑中凝望着我。
  
  “即便所有人都不信。”我说,“我也信你,对我说吧。”
  
  2。旧案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