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屋
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中国新传说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故事会 > 中篇故事 > 爱无底线

爱无底线

时间:2019-11-15 作者:未详 点击:

  早上6点多,李潮源就醒了,往常他会睡到八九点钟。因为今天要出公务员考试的面试成绩,昨天晚上他紧张得几乎一夜无眠,凌晨时分才迷迷糊糊地睡着。
  
  和姐姐李潮溪比起来,李潮源起床还算迟的了。姐姐在一家酒店上班,今天上早班,6点之前就出门了,现在正忙得不可开交吧。想着姐姐劳碌的样子,李潮源心里充满了感激。为了他,姐姐付出的太多了。现在姐弟俩租的出租屋,租金都是姐姐出的。在他的心里,姐姐是姐姐,也是娘。
  
  李潮源曾经向姐姐表述过歉意,姐姐嗔怪地白了他一眼,说:“小弟,你怎么能这么说呢?你是干大事的人,我们家就指望你出人头地了。你看,你大学毕业了,又考了公务员,等上班了,咱们回老家一趟,到村长家示威。眼前不挣钱,是为了将来挣大钱。有一个词叫什么,叫薄积厚发是不?说的就是这个理。”李潮源的心里又是一阵悲哀,姐姐说的那个词叫厚积薄发,她怎么能懂——姐姐初中没毕业就来城里打工了,没文化!
  
  李潮源起床了,屋里没空调,热得难受,面试成绩公布的时间是10点以后,反正等得着急,他决定到附近的华联超市蹭空调去。
  
  他心烦意乱地在华联超市里闲逛,逛了一会儿,内急,他跑到厕所里,解开腰间的皮带蹲下去,不知道怎么回事,皮带的金属扣头脱落了,一下子滑落到下水道里去了,看不见踪影。
  
  李潮源那个心疼啊!这条皮带不仅价值不菲,而且特别有意义,是姐姐送给他大学毕业的礼物。姐姐说,鞋和皮带是男人的面子,可不能丢人。现在,皮带扣头掉了,皮带也没用了,两百多块钱就这么没了!他怎么不心痛?
  
  好在李潮源的裤腰中间有扣子和扣孔,两者一结合还不至于要提着裤子丢人现眼。李潮源舍不得丢弃皮带,将皮带用上衣盖住,从厕所里走了出来。
  
  当他走到裤带经销区时,看见一条条皮带挂在那里,心跳不由加快起来。他忽然意识到,皮带的标志卡是贴在皮带上的,而皮带头是可以卸下来的,这里是销售自助区,没有销售员,只要自己把皮带头卸下来,那条几百块钱的皮带不就完好如初了吗?
  
  李潮源也知道,商场里是有摄像头的,但姐姐在这个商场做过营业员,她曾经说过,商场里每天会丢失很多东西,但小物件一般是不查录像的,成本太高,查到了找人也难。想到这里,李潮源吸了一口气,四顾无人,他快速地卸下皮带头,塞到腰间,随后,装出若无其事的样子走到出口处,警报器如他所料没有响起。李潮源快步走出商场,一口气跑回出租屋里。
  
  回到家里,李潮源上网查询面试成绩,这一查,他高兴极了,自己的笔试成绩第一名!他又仔细核对了一遍信息,没错,自己是真真切切的第一名。这就是说,只要自己政审和体检没问题,当公务员就是板上钉钉了!
  
  李潮源激动地打电话给姐姐,李潮溪听罢,一下哽咽起来,说了声:“小弟,我马上回去!”便挂了电话。
  
  不一会儿,李潮溪气喘吁吁地赶到家里,等她再三看清电脑上的成绩后,泪水刷刷流了下来,她娇小的身体依偎在弟弟宽厚的胸怀里,哽咽着说:“太好了!李家祖坟冒烟了,爸妈在天上保佑我们了。爸爸妈妈,女儿可以向你们交差了。”
  
  随后的一系列事情顺利得出乎姐弟俩的意料,体检政审一路顺风,一个星期后,李潮源被市文明办录取为公务员了。
  
  上班第一天,李潮源被分在宣传科,科长姓常,刚从副科长的位置提拔上来,干劲很大。这天开会,科长意气风发地说:“现在不是讲法治社会吗?我有个想法,搞个活动,把法治和市民文明联系起来,切合大势嘛!”
  
  众科员纷纷称赞常科长思路清晰,高屋建瓴。常科长很受用,雷厉风行地说:“那就这么定啦,马上开始实施,我亲自挂帅,负责指导,老李负责具体工作,新入职的李潮源负责配合。老李,你谈谈想法。”
  
  老资格副科长老李说:“我觉得用具体的案例来说法好,我们可以选择办公室附近的华联超市,调取监控录像,查找市民在公共场所的不文明甚至轻微违法行为,比如有没有赤膊上阵,有没有小偷小摸等等,联合电视台来个现场曝光,具体方案由李潮源做一下。”
  
  “好!就这么定!先拿个方案,随后开个新闻发布会,做好宣传,壮大声势后正式启动!”
  
  散会后,人都走光了,李潮源呆坐在会议室里,差点尿裤子。为什么?他想到了几天前自己在华联超市偷皮带头的那档子事。如果被曝光,后果可想而知,开除出公务员队伍是必然的。好在查阅录像几天后才进行,还有回旋的余地。
  
  晚上下班回到家里,李潮源沮丧地和李潮溪说了情况,李潮溪听罢,责怪道:“小弟,你怎么能做那样的傻事呢?一条皮带能值多少钱啊!”
  
  李潮源哭丧着脸说:“姐姐,其实当时我也不完全是为了钱才干傻事的,那条皮带不是你送给我的大学毕业礼物吗?对我来说特别有意义,我不想就那么丢了。
  
  李潮溪的眼角里涌出泪花,她想了想,擦了一把眼泪,小声地说:“小弟,你别着急,这事我来帮你解决。”李潮源惊喜地问:“真的?怎么解决?”
  
  李潮溪说:“我原来不是在华联超市当过营业员吗?华联负责监控的队长叫马大林,我认识他。那家伙爱占小便宜,我给他点钱,让他把那天的录像删了。”
  
  “太好了!”李潮源大叫道,在姐姐的额头上亲了一口,忽然,他又想起什么,问,“姐姐,你怎么找借口呢?总不能对他实话实说吧,要是实话实说,暴露了我,还是留下了尾巴。搞不好他以此威胁我、讹诈我呢。”
  
  李潮溪说:“小弟,这还要你提醒?我早就想好了,第一步是不告诉他理由。第二步是如果他非要追问理由,我就说我有个亲戚那天在超市里偷喝了一罐啤酒。反正这样的事情多的是,马大林不会怀疑的。”说完,她冲李潮源笑了笑,让他放心。
  
  李潮源如释重负,但他没有发现,姐姐的笑意里,有一丝苦涩。
  
  对李潮溪来说,化解小弟的这场危机意味着一场冒险,也有可能意味着一场耻辱。李潮溪在华联超市打工时,马大林曾经疯狂地追求过她,但她觉得他人品有问题,拒绝了他。现在,她厚着脸皮去找他帮忙,那个老江湖不会那么轻易被糊弄过去,说不定什么事情都会发生。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