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屋
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中国新传说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故事会 > 中篇故事 > 疯狂的木头

疯狂的木头

时间:2019-11-01 作者:未详 点击:

  1。赌人
  
  木星是个二十五岁的小伙子,家住省城郊区,父母都是农民,靠种蔬菜瓜果维持生计,木星还有个姐姐已出嫁成家。
  
  二十五岁,正是其他年轻人初入职场奋力干事业的时候,木星却是刚刚刑满释放出来——他为了女友打架伤人,获刑三年。
  
  出狱后,木星没脸见父母,躲到了姐姐家,早出晚归,把姐家当旅馆。这天,他姐抹着泪对木星说:“不是姐舍不得这两顿饭,你该改邪归正干正事成个家,爸妈老了,以后还得靠你呀。”
  
  木星一脸认真地说道:“姐,你放心,成家的事我想好了,我就要林莉!”他姐一下子站起来:“你呀,别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了!”
  
  林莉是木星的高中同学,后来林莉考进重点大学,而木星只进了职业学院,但两人还是相恋了。两人的恋情虽遭到林莉父母的坚决反对,可他们一直偷偷在一起。大三暑假的一天晚上,他俩和同学吃烧烤时,因小事和邻桌起争执,对方一男子对林莉口出脏话还动手动脚,木星气得用酒瓶砸破了对方的头……
  
  如今,林莉已在银行有一份体面的工作。木星知道自己与女友的差距越来越大,他要娶林莉比登天还难,但在这两个多月中,他得到了一份意外的收获,有了一个大胆的计划——他要赌一把!
  
  周末的下午,木星特地来到了林莉家,林莉父母对他极其冷漠,家里气氛一时尴尬不已。木星突然打破僵局:“林叔,我知道你喜欢打牌,我想跟你打个赌。”
  
  “哦?”林莉父母意外地异口同声道,连林莉似乎也有些惊讶。
  
  “你拿什么来赌?你这个不成器的混混,就像颗恶性肿瘤,治不好了!你会毁了你们家,我不能再让你毁了我女儿。”林莉父亲曾是著名的肿瘤科大夫,如今当上了卫生局局长,三句话不离老本行。
  
  木星并没有被激怒,他说:“我和林莉真心相爱,我要以实际行动来证明,我能让她幸福。我要赌的是,一年之内,我用合法的方法,自己挣得三百万元,如果我办到了,请二老同意我跟林莉的事;如果办不到,我绝不再纠缠她。”
  
  林莉惊得跳了起来:“一年挣三百万?你疯了?”
  
  “哈哈哈——”林局长大笑,然后盯着木星严肃地说,“这赌我打定了!”
  
  木星点点头,朝二老鞠了个躬,转身出了门。
  
  林莉紧追出来拉着木星,说:“你怎么都不提前跟我说?你这是在赌气,是在赌我们的爱情啊!”
  
  木星将林莉拉到身边,冲她笑了笑,然后温柔地说道:“你先别急,我没有开玩笑……”随后,木星跟林莉说起了一件事……
  
  事情是这样的,住姐姐家的这段日子,木星在一家餐馆里找了一份打杂的活儿。有一天,餐馆来了一个蓬头垢面、带着一条狗的流浪汉,老板娘一瞧见,就粗言恶语地把流浪汉赶了出去。
  
  看着流浪汉狼狈的身影,木星有些于心不忍,他用自己的钱买了餐馆的两份大盒饭,追上去送给了流浪汉。后来在街上,他又几次见到这流浪汉,每次都买些食物送他,两人就渐渐成了熟人。流浪汉说他叫张元,他还要了木星的手机号,开玩笑地说,以后有钱了就买个手机,第一个就给木星打电话。
  
  两周前,木星真的接到了张元的电话:“兄弟,我在医院,要死了,你能来看看我吗?”木星赶到医院时,张元已奄奄一息,病床下卧着他那条名叫“财神”的狗。医生告诉木星,是救助站把张元送来的,他患的是肝癌晚期……
  
  木星请了几天假陪着张元,张元则撑着最后一些气力,把自己的经历断断续续地告诉了木星。
  
  原来,五年前的张元曾是个经营海南黄花梨的老板,有着几个亿的资产,风光时还养着三个情妇。有一次,他老婆和女儿在他家的木材仓库里逮到他和情妇幽会。争执中,他老婆一怒之下找来汽油点燃了仓库。火势蔓延得很快,没一会儿就吞噬了整个仓库,张元侥幸逃了出去,可他老婆、女儿和那情妇却葬身火海。事后,张元又被查出患了肝癌,心灰意冷的他匿名捐出了所有财产,只身流浪天涯。
  
  张元觉得木星是个好人,于是他给木星讲了他这些年经营木料的经验和教训。几天后,张元再没了说话的力气,临终前,他对木星说:“‘财神’是条幸运狗,好好待它,它能给你带来财运。”就这样,木星为张元送了终,按照张元的遗嘱,他带走了“财神”。
  
  那幾日,木星反复想着张元生前分享的那些生意经,他心里直发痒,有了入黄花梨这一行的念头。张元曾靠这一行发迹,而他木星也急需赚大钱来证明自己,更准确地说,他要赢!要赢回自己过去输掉的生活和尊严,要赢得他心爱的人。
  
  2。赌料
  
  木星带着“财神”和从姐姐那里借来的五万块钱,踏上了开往远方的火车。在行驶的列车上,他想起和林莉父亲的赌约,三百万这个数字,在他脑海中一直闪现。张元拿出手机,看着手机里的地图,他觉得海南就像是中国版图这只鸡下的一个金蛋,而那里正是他此行的目的地。
  
  除了张元传授的知识,木星还做了大量功课,知道黄花梨又叫花梨、海南黄花梨、海南黄檀,学名叫降香黄檀。黄花梨现在是国家二级保护植物,原产地只在海南。
  
  黄花梨在明清时就是做家具的高级木材,现在一张三米的黄花梨长桌,要价六百多万;一张明末清初的古董黄花梨床,标价一千多万元;最便宜的黄花梨手链,珠子小的卖几千,珠子大的能卖几万。
  
  用黄花梨,主要用的是它的心材,又叫“格”,格至少要十年以上才能慢慢形成、长大。如果格的纹理和色彩很好,木材的价格就会数倍地往上翻。这两年,最次等的海南花梨木心材料,一市斤已卖到三四千元,如果是老木料或材质成形的木心材料,一市斤可以达一万多元。
  
  黄花梨的价值主要集中在“格”上,而格的大小和质量好坏也各不相同。格被包在木料的中心,如果不剖开或者仅看锯出的一小部分截面,要判断木料里有无格和格的质量好坏,是非常难的,连卖家也不知道自己的货能值多少。于是便出现了“赌木”这种特殊的买卖方式:买卖双方凭自己的判断,确定并最终达成一个成交价格,付了钱之后再当场剖开木料,如果遇到不好的格或根本无格,买家可能血本无归,卖家则赚个大发;如果遇到高级的格,买家可能一夜暴富,卖家则悔断肝肠。
  
  木星到了海口,到托运处领了“财神”,就直奔最大的黄花梨木材交易市场——“中国花梨城”。他当然没有傻到直接进市场去买木材,他只在离市场最近的地方找了家最便宜的旅馆住下。
  
  第二天是周末,也是花梨城最热闹的日子,木星走进市场,觉得这里像是个巨大的农贸市场,人头攒动,热闹非凡,只不过大大小小的地摊上,摆着的不是农产品,而是大小不同、新旧各异的各样木材,卖家都自称是黄花梨。
  
  木星也沉得住气,他没急着出手,而是牵着“财神”在这市场里从早到晚地逛。一逛就是半个多月,他每天晚上都要把当天所见所闻及自认为有价值的东西详细地记录在日记本上。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