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屋
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中国新传说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故事会 > 中篇故事 > 风云承济堂

风云承济堂

时间:2019-01-12 作者:未详 点击:

  1。少奶奶
  
  民国年间,北洋政府治下的热河都统承德府有一家老字号药铺,叫承济堂。承济堂的老掌柜姓杨,他为人厚道,急公好义,偏偏儿子杨济是个败家子,人们给他起了个外号叫“杨趴蛋”。
  
  这段时日,老杨掌柜去奉天做药材生意,杨趴蛋就像松了辔头的驴子,四处撒欢。这天,他豪赌了一夜,一算账,竟然输了一万大洋。从赌场出来,杨趴蛋肠子都悔青了,好在今天是父亲回家的日子,他希望父亲这趟买卖能多赚点,好替自己还账。
  
  杨趴蛋到了家门口,转了好几圈没敢进门,正想着怎么和父亲交代,就见承济堂的老管家刘叔匆匆从里面跑出来,一看到杨趴蛋就哭着说:“少爷,你可回来了,赶紧进屋吧,老掌柜他……不行了。”
  
  “不行了?”杨趴蛋懵懵懂懂地跟刘叔进了屋,屋里的景象让他惊呆了——只见老杨掌柜躺在床上,已经奄奄一息,两手的手腕上各有一道深割的口子,血好像已经流干了。床旁边站着一个陌生的姑娘,二十出头,打扮得干净利索,虽然眉头紧锁,但看上去异常冷静。
  
  老杨掌柜听到杨趴蛋进来,缓缓睁开了眼睛,看了看杨趴蛋,又指了指旁边的姑娘,断断续续说了一句话:“我走后……你和她成亲,以后凡事要听她的。”接着就断气了。杨趴蛋扑倒在炕头大哭。
  
  人情冷暖世态炎凉,老杨掌柜死的当晚,账房便卷着承济堂的钱跑了。刘叔和老掌柜带回来的姑娘忙里忙外,料理后事,杨趴蛋却只会坐在角落里一个劲地哭。
  
  出完殡,赌场的债主侯三带着一群人来要账了。要账的这群人里,居然还有承济堂以前的一个伙计——阎六。这阎六经常干一些偷鸡摸狗的事,后来被老杨掌柜辞退了,没想到竟然投奔了侯三。
  
  此时,阎六得意洋洋地对杨趴蛋说:“还不出钱,就拿承济堂抵账!老掌柜死了,这承济堂在你杨趴蛋手里,败了还不是早晚的事?不如交到我们侯三爷手里,还能造福于民。”
  
  侯三拿出一张字据,举到杨趴蛋面前说:“白纸黑字红手印,赌场的规矩,赖账的砍手,交出承济堂还是砍一只手,你可想清楚了。”
  
  杨趴蛋吓得魂飞魄散,哆嗦着一句话也说不上来。阎六见状,狞笑一声,上前就要揪杨趴蛋的衣领,手还没沾到衣裳边,就被迎面而来的一盆水浇了个透心凉。接着,就听到一个纤细却镇静的声音:“把字据给我。”
  
  众人顺着声音的方向看去,只见老掌柜带回来的那个姑娘扔掉盛水的铜盆,从怀中掏出一张纸,冲着侯三说:“现银没有,这是承济堂的房契,抵账了,把字据拿来,咱们两清。”
  
  阎六狼狈地抹掉脸上的水,一个箭步冲到那姑娘跟前,叫嚣着:“你他娘的活腻了吧……”
  
  “啪!”只见那姑娘挥手就是一个嘴巴,狠狠地抽在阎六脸上,骂道:“狗奴才,没大没小,我跟你家侯三爷说话,你插什么嘴!”这一巴掌可把阎六打愣了,直勾勾地看着她。
  
  侯三也是一愣,他仔细打量了一番那个姑娘,只见她眉清目秀,皮肤雪白,看似柔弱,神情里却有着异于常人的倔强和冷静。侯三不敢轻视,想了想说:“承济堂现在这样子,房契只能抵两千大洋,剩下的八千呢?”
  
  “两千就两千。”姑娘不慌不忙,“老掌柜刚走,现在账上周转不开,日后承济堂若能东山再起,我必将剩下的银子还上。”
  
  侯三大笑:“东山再起?谁不知道你们的账房跑了,承济堂就剩下个空壳子。我改主意了,今天拿不出一万大洋,就按赌场规矩办。”
  
  姑娘淡淡地说:“侯三爷,既然您不明事理,那我也豁出去了,您闻闻这承济堂周围是什么味。”
  
  侯三这才注意到,原来刚才姑娘泼的那一盆不是水,竟然是火油。姑娘凛然道:“侯三爷,这承济堂里里外外全让我浇了火油,当然也包括您脚下踩的。今天要么您拿着房契走,要么,您带着承济堂的灰和我们的魂儿走。”说着,姑娘就擦着了洋火,要点那房契。
  
  这场面可把侯三惊住了,不由得就问了姑娘一句:“那什么,你、你到底是谁啊?承济堂的事轮得到你做主?”
  
  姑娘盯着侯三说:“三爷您听好了,我叫张小玉,打今儿个起,我是承济堂的少奶奶。”
  
  三天后,张小玉和杨趴蛋搬出了承济堂,承济堂里的药材全抵给了侯三,杨趴蛋只带走了老掌柜的一箱遗物和承济堂的牌匾。这箱遗物除了一些医书,就只有一面铜锣。据管家刘叔说,当年杨家祖上当医生,走街串巷时敲的就是这面铜锣,兴家立业后,历代承济堂掌柜都把它当做镇店之宝。
  
  张小玉用带来的首饰在离承济堂不远的地方租了两间小房。全都安顿好以后,刘叔开口问道:“小玉姑娘,别怪我这个老东西多心,我有些话想问你。”
  
  张小玉放下手里的活,说:“刘叔您问吧。”
  
  刘叔清了清嗓子,说:“我在承济堂几十年,虽然不开方治病,但也能看出点门道。老掌柜临死前手腕上的刀痕,从刀锋走势上看,像是自己割的,老掌柜到底出了什么事?您又是打哪来的?”
  
  杨趴蛋也在一旁插嘴:“对呀对呀,我爹到底是怎么死的?”
  
  张小玉沉默片刻,说:“刘叔,老杨掌柜已经走了,您问的事,我以后会慢慢告诉你们,现在我们应该先想办法把日子过下去。”
  
  刘叔有些尴尬地说:“可我们连你的来历都不清楚……”
  
  张小玉笑道:“刘叔,承济堂都没了,您还有什么让我图的?我是老掌柜给杨家找来的媳妇,趴蛋要是不嫌弃我,我愿意全心全意地和他过日子。”
  
  刘叔点了点头,此时,他只能遵守老掌柜的遗嘱,认定了这个少奶奶。没过几个月,刘叔便张罗着让杨趴蛋和张小玉拜堂成了亲。
  
  2。毒山杏
  
  成亲后没多久,这天一大早,刘叔和杨趴蛋就被院子里一阵“叮叮当当”的声音吵醒了。两人从屋里出来,发现张小玉正在院子里捣鼓老掌柜留下的那面铜锣呢。
  
  杨趴蛋揉揉眼睛,问:“小玉,你拿这出来干吗?”
  
  张小玉笑了笑说:“我昨天想了一夜,你之所以祸事连连,只怕是犯了小人语。别人越说你不行,就真的不行,这倒霉的邪祟就越会来找你。要想翻身,就得让别人都说你能起来。”
  
  “我都趴蛋了,怎么让别人说我能起来?”
  
  “我从小读过一些书,懂得一些破小人语的方法。”张小玉拿起铜锣说,“这面铜锣是承济堂起家的宝贝,有个名号,叫功德锣。从明早开始,每日天色刚泛白的时候,你就到街上去敲这面锣,这是邪祟最脆弱的时候,猛敲铜锣便可驱走邪祟,破了小人语。”
  
  经过侯三那件事,杨趴蛋已经对张小玉另眼相看,心想反正不赔本,试试就试试呗。
  
  接下来的几个月,杨趴蛋每天都按张小玉说的,天色一泛白就敲着锣在街上转一圈。好多人突然被锣声从梦中惊醒,吓出一身冷汗。慢慢地,街上就议论开了:“不知道杨趴蛋怎么了,以前太阳不晒屁股他都不带起炕的,现在怎么这么早起来?”
  
  又过了一段时间,大家都习惯了,每天早上锣声一响,人们就会在半梦半醒中嘟囔一句:“杨趴蛋起来了。”“别管他,是杨趴蛋起来了,咱们继续睡吧。”
  
  承德是穷山,山上值钱的东西不长,却长了满山的毒山杏,每天早上杨趴蛋一敲完锣,张小玉就拉着他去摘山杏。杨趴蛋不解地问:“小玉,这毒山杏又苦又涩,杏核还有毒,咱每天费这么大劲儿,摘它做什么啊?”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