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屋
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中国新传说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故事会 > 中篇故事 > 好人一生平安

好人一生平安

时间:2018-08-19 作者:未详 点击:

  盗画、打人,都是那个看似老实的扛夫所为吗?如果是,他为什么还要去做苦力?如果不是,他为什么还要去主动照顾那个嫁祸于他的人?
  
  一、惹祸上身
  
  何成明最近可以说是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住了十几年的房子要拆了,而且,因为当初从别人手里买来时,图方
  
  便没有办过户手续,偏偏当初买房的契约又不知道放哪去了,拆迁办的人竟不承认这是他的房子。要去找当初卖房的人证明,却从哪里找啊。老婆李秀成天跟他怄气,骂他是猪脑子,那轻飘飘的一张契约当然容易丢失了,当初为什么就不去办房产证!何成明说当初可是你为了省那笔中介费坚决不办的,但一说,老婆又骂他大老爷们的,为什么要听她女人的话。
  
  青县在三省交界处,每天途经的过客无数,青县火车站也就成了最繁忙的地段。何成明七八年前下岗后,经别人介绍,就到这里来当了扛夫,也就是把来往旅客的行李搬上火车去。这活是按件计算,大的两块钱,小的一块钱,每天的收入除了给火车站的提成外,自己落下的也不多,勉强够个生活而已。
  
  尽管情绪不佳,但何成明还得每天按时来上班。因为心情不好,他就没有像以前那样抢客,一直到中午,也没几块钱的收入。他灰心地坐在一个角落里,目光茫然地看着前面,希望能在人海中找到当初卖给他房子的人,可是他知道,这根本是不可能的。当年,房主都已经是六十多岁的老人了,十几年过去,在不在人世还不知道。他摇了摇头,收回目光,猛地看到有人在看他。他好奇地冲着对方看回去,那是个扎着马尾辫的年轻人,见他看过来,也不回避,依旧目不转睛地看着他。何成明很是难堪,起身往火车站里走去。走了一会儿,回过头来,发现那年轻人仍然跟在他身后。
  
  何成明没有理会他,顾自去拉生意了。下午的生意不错,一连接了好几个活,而且都是大件的,等闲下来后,一抬头,又看到那年轻人。难道一个下午他都在跟踪自己?何成明不高兴了,径直走了过去道:“你到底是什么人?”
  
  那人笑了笑:“你想不想赚钱?”
  
  “你有货要搬?”
  
  “你跟我来就知道了。”
  
  何成明一想,有钱当然要赚了,于是就跟着他走了。一路上,年轻人自我介绍叫许强,前不久才从国外回来照料病重的爷爷,可是爷爷还是去世了。去世之前,将一间住宅及毕生收藏的书画都给了他。因为那间宅子马上要拆迁了,许强就买了间新房子,准备将老宅的东西全搬过去。可是他对这里搬家公司的情况不了解,而且,那些字画是他许家几代人的心血,他不敢随便地找人搬,就想到了坐火车到此地时,帮他搬过行李的何成明,觉得何成明人老实,力气又大,连着暗中观察了好几天,这才找上他。
  
  到了城南一个独门独户的小院子里,许强带着何成明走了进去。一直到了书房,许强指着书房里的那些书画说:“你帮我把这些东西搬走就行了。”
  
  看得出来,许强的爷爷是个极爱书的人,直达天花板的书架上密密麻麻地都是书。按照许强的指点,何成明将每一格的书都用纸箱装起来,并在箱子外打上标记。他每装好一个箱子,就扛上放在外面的小货车上,满满一屋子书,足足搬了几个小时,好容易将书搬好了,再去搬画柜中那些画。这些画显然是非常值钱的,许强寸步不离地看着何成明装箱封好,又要和他一起搬上车子。正在这时,许强的手机响了,他接着电话,示意何成明自己将箱子扛到车上。
  
  何成明扛好之后,许强的电话也打好了。然后让何成明上车到新房子后,再将这些书搬进去。
  
  到了新房子,又一番忙活后,总算是都安顿好了。许强很是满意,给了何成明三百块钱。这足足顶好几天的收入呢,何成明很是高兴。
  
  第二天一早,何成明继续在火车站接生意。还没开张,就看到许强冲他走过来,他以为许强还让他去搬家,乐得迎了上去。没想到许强一看到他,竟一把揪住他的衣领,吼道:“好啊,你果然在这里!走,跟我到公安局去!”
  
  何成明呆住了:“啥?公安局,我去那做什么?”
  
  许强咬牙切齿地说道:“我以为你是老实人,所以才让你来搬家,没想到你还偷东西!”
  
  何成明气极了,拍开他的手说:“说谁偷东西呢?我何成明虽然穷,但也不会去做小偷!”
  
  “昨天晚上我连夜盘点了那些书画,发现少了一张最名贵的画,而只有你一个人接触到那些画,不是你偷的又是谁?”
  
  何成明跳了起来:“去就去,我身正不怕影子斜!”
  
  二、平白受冤
  
  在公安局里,许强对民警说了事情的经过。原来他祖上是做古玩字画生意的,而到了爷爷许仁之手中,更是收藏了不少古代极有价值的书画。其中一幅古画名叫《山游图》,是唐寅的作品,价值更是惊人。何成明将书画搬到新家后,许强连夜对照爷爷给的清单盘点,却发现独独这幅画不见了,而从头到尾只有何成明碰过书画。
  
  何成明大叫冤枉,说:“当时你也在场,我一步也没离开你家,偷了画我往哪儿藏?再说了,我一个大老粗,哪知道什么名画不名画的。就算我知道,也绝不会偷的!”
  
  刑警王全义听了双方的陈述后,让许强提供一些《山游图》的资料。许强指着他桌上的电脑说,搜一下就知道了。王全义打开电脑,搜了一下,才知道这个案子不是自己想象的那么简单。《山游图》是唐寅晚年所作,此时他已是极为落魄,所见所想与以往得意时大为不同,所以那幅画下笔凝重,有着极高的价值。而唐寅的同时期一幅山水画在香港拍出了七千万元人民币的价格,也就是说,这是一起牵涉至少上千万的案子。王全义不敢怠慢,立即通知了局领导。局领导很是重视,令王全义全力追查到底。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何成明偷走名画的可能性极大,但审案最重要的还是证据。王全义暂时拘留了何成明,带人去了他家中搜查。
  
  城北这一带人称贫民区,满目都是低矮的大棚子房以及破落的小宅院,不过,这种情况很快就会改变了,用不了多久,旧城改造就会将这里重新开发出一片商业区。
  
  王全义来到何成明的家中,李秀乍见到这些警察,愣在了那里。王全义跟她说了原因,李秀不屑地说:“他这个窝囊废,要真有胆子偷东西,我们也不会这么穷了!”
  
  这个家确实很穷,屋子里面黑漆漆的,一台12英寸的黑白电视机算是唯一的奢侈品了。王全义开始搜查起来,屋子很小,有一个阁楼,能放东西的地方不多,他们找了很久,也没什么收获,只得收队了。
  
  王全义仔细回想许强和何成明说的事情经过,觉得这事有些蹊跷:何成明只是一个扛夫,对于书画是半点不懂,而且,整个搬家过程中许强都在何成明的身边,其间,许强只是接了个电话,但仅仅只是那片刻,何成明如何能偷走最名贵的一幅画又将它藏好?要知道许强找上何成明只是一个偶然事件,也就是说何成明事先根本不知道他会找上自己,也就谈不上预谋了。
  
  王全义找来许强,问他是否可以证实名画确实就在家中。许强发誓赌咒,尽管自己多年没见到这幅画了,但爷爷对这画极为看重,不可能会出售或者丢失。再说,如果画不在了,爷爷的清单里也不会有它。王全义又问他,在何成明搬家之前,是否见过这幅画。许强摇头,说自己回国不久,爷爷就已经不行了,哪来得及去想这些。爷爷去世后,他又忙着料理后事,直到对着清单盘点时,才发现少了《山游图》。
  
  事情没有弄清楚之前,王全义不敢放何成明出去,只能将他拘留了。
  
  在拘留所里,何成明意外地遇到了刘保。刘保过去和何成明是同一个工厂的,两人关系还不错,后来工厂倒闭了,两人各奔前程,很久没见面了。在这种地方重逢,都吃了一惊,不约而同地问道:“你怎么也进来了?”
  
  刘保满不在乎地说:“帮一个朋友打架,结果给弄了进来。你是怎么进来的?”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