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屋
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中国新传说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故事会 > 中篇故事 > 超级女声“俏傻妞”

超级女声“俏傻妞”

时间:2018-07-29 作者:未详 点击:

  一、超级惊喜
  
  谷雨的“路虎”越野车在爬上了一道土山梁时,突然熄火了,他丧气极了,一拳砸在越野车的车顶上。谷雨已经在大秦川上整整跑了三天,可期待中的奇迹还是没有出现。
  
  不久前,京华卫视搞了一个大型的歌手选秀活动,名叫“超级男女声”,面对社会公开选拔男女歌手。京华卫视的台长是谷雨的大学同学,他把谷雨请到台里,要他做这档节目的总策划。
  
  节目是以一种全程开放的方式进行的,哪怕是比赛的最后一天,只要有兴趣,谁都可以报名参加。这样做是为了增加节目的悬念和精彩度。可活动进行了十多天了,参赛的选手一律是靓女俊男劲歌款曲,这样的时尚选秀节目充斥着各个电视台,观众早就审美疲劳了,所以节目播出后一直不温不火,收视率始终上不去。最后台里开了个会,一致决定在外面寻找“新鲜血液”,拉动收视率。
  
  所谓的“新鲜血液”,台长的定义是,一定要不同于其它电视台的流行风格,要冲,要辣,要有滚油里面滴冷水的炸锅效果。最后,寻找这滴“冷水”的任务就落在了谷雨的身上。
  
  要说与流行风格迥然不同的味道,莫过于这粗犷的黄天厚土了。可谷雨已经在大秦川转晕了头,也没找到那滴可以炸锅的“冷水”。
  
  谷雨望着天上亮晃晃的太阳,开始怀疑自己最初的行动方向,也许一开始就错了。正这么想着,他面前的土山梁后突然传来一阵惊雷般的歌声:
  
  风尘尘不动树梢梢摇,
  
  相思病害上就好不了。
  
  这一声唱高亢嘹亮,直冲云霄,热辣辣的太阳底下,谷雨竟然感到浑身汗毛都竖起来了。他心里一阵狂喜,几步蹿上了山梁。
  
  山梁下一个穿着红色背心的壮小伙子手拿着羊鞭,正向对面山梁眺望。山坡下的绿草地上,一群羊正在安详地吃草。谷雨跑上前,一把抓住那小伙子,激动地说:“刚才是你唱的吗,哎呀,唱得太好了,来来来,你再唱一段,再唱一段。”小伙子愣住了,操着陕北腔问:“你是个谁啊?”谷雨赶紧掏名片,名片还没掏出来,就听身后的山梁后又传来了一阵童稚的歌声:
  
  前半夜想你点不着灯,
  
  后半夜想你翻不转身。
  
  谷雨惊得手中的名片都掉地了,这歌声清亮通透,直逼人心魂。如果说刚才小伙子的歌声就像云中穿行的风,那这个孩子的歌声简直就是云端里天使的回音了。谷雨激动得手都抖了,他指着对面的山坡说:“快,快告诉我,这个孩子是谁?”小伙子突然脸红了,他低着头喃喃地说:“没,也没谁。”谷雨急了:“哎呀,你快告诉我,啊!不!你现在就带我去找他,这孩子唱得实在太好了。”小伙子挠挠头笑了:“不用的,俺只要再唱两句,那人准保过来。”说完,小伙子向前走两步,仰头高唱:
  
  想你想你实想你,
  
  请个画匠来画你。
  
  把你画在我眼珠里,
  
  时时都能看见你。
  
  歌声冲上蓝天,穿过白云,越过草地,向对面山梁飞去。片刻之后,山梁那边出现一个穿桃红色衣服的人,等那人走近了,谷雨惊讶得嘴都合不上了:这哪是孩子呀,分明一个弯眉大眼、十八九的漂亮姑娘嘛。谷雨几步走上前问那姑娘:“请问,刚才两句是你唱的?”姑娘羞红了脸,大眼睛冲着谷雨眨巴了两下,低了头。
  
  小伙子呵呵笑了:“就是她唱的,她,她是俺还没过门的媳妇。”姑娘脸更红了,一拳打在小伙子胸前,然后一扭身躲在小伙子身后了。
  
  谷雨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一个成年人居然可以发出儿童般的天籁之声,而且音色那么圆润通透,这简直是奇迹。他瞪着眼看了看姑娘,又看了看小伙子,突然哈哈大笑起来,谷雨一边笑一边拿出手机拨通了台长的电话:“台长吗,我找到那滴可以炸锅的冷水啦,这可是个惊喜呀!不,是超级惊喜!”
  
  挂断电话,谷雨来到两个目瞪口呆的年轻人面前,笑眯眯地问:“告诉我,如果现在有这么一个地方,能让你们上电视,当歌星,当大明星,你们愿不愿去呀?”两个年青人眼睛瞪得更大了,他们异口同声地问:“在哪儿?”
  
  谷雨爬上山梁,指了指东南方:“就在那儿。”谷雨手指的方向就有中国西部最繁华的大都市。
  
  这对年轻人就是张铁柱和林丝草。
  
  二、特别安排
  
  三天后,张铁柱和林丝草随着谷雨来到了京华卫视电视台。谷雨先让他们等在大厅里,然后就去见台长。两个年轻人第一次来到这样的大都市,更是第一次看见电视台这样时尚缤纷的地方,眼睛都觉得不够用了。
  
  不过比他们更意外的,是那些参加海选的选手。他们早就听说今天要来两个参赛的新选手,可他们没有想到来的居然是这样两个人。张铁柱和林丝草已经拿出了他们最漂亮的衣服,但在这些前卫时尚的选手们面前,还是土得要掉渣。
  
  张铁柱和林丝草正被大家的议论搞得无地自容,谷雨出来了,把他们俩带到了台长办公室里。台长上下打量他们一番,就要他们每人唱首歌。两个人刚一开口,台长的眼睛就亮了,歌声一停,台长立刻把谷雨叫到了另一个房间,两人嘀嘀咕咕,说了好一阵子。
  
  第二天起,张铁柱就忙上了,声乐教师教他用气,造型教师给他试装,还有专门的表演教师教他在舞台上的举手投足、表情动作,每天被安排得满满当当;但奇怪的是,林丝草却整日闲着。林丝草急了,天天跟在谷雨的后面,撅着小嘴问:“谷老师,俺什么时候学呀?”可每一次谷雨都说:“你嘛,不急。”
  
  过了几天,张铁柱被安排上台比赛了,可林丝草还是不见动静。这回,连张铁柱都急了,他对谷雨说:“谷策划,你还是让俺家丝草唱吧,她一直想当歌星呢,俺是怕她一个人害怕才陪她来的,俺能不能选上倒没有啥。”可谷雨还是那句话:“丝草嘛,不急。”
  
  当天晚上,轮到张铁柱上场了,主持人丰子神秘地对大家说:“观众朋友们,这些天以来,活跃于这个舞台上的歌手走的都是流行时尚路线,但今天要登台为我们表演的这个选手就有些特别了,那他到底特别在哪里呢?现在我们就请张铁柱先生给我们演唱。”话音一落,张铁柱大步走上了台。只见他上身红色对襟儿坎,下身黑色大裆裤,脚上纳底儿老布鞋,头上白羊肚毛巾,在众多时尚前卫的歌手中,他这身打扮本身就非常乍眼了,而他那一首高亢的《赶牲灵》,更像一股山涧清泉,从华丽的演播大厅舞台上倾泻下来,让整个演播现场顿时为之一振:
  
  走头头的那个骡子呦、
  
  三盏盏的那个灯。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