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屋
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中国新传说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故事会 > 中篇故事 > 代号“眼镜蛇”

代号“眼镜蛇”

时间:2018-03-25 作者:未详 点击:

  1。“蛇穴”追踪
  
  1962年仲秋,东南沿海重镇——东山镇。
  
  这天晚饭过后,东山镇同福客栈老板周德才见天已不早,便吩咐在店堂里帮工的老刘头上门板,准备打烊。就在这时,进来一个年约三十的男子,只见他头戴宽檐黑呢礼帽,手提棕色皮箱,俨然一副阔商打扮。周德才赶紧上前接过客人手中的箱子,招呼道:“在下姓周,愿意为您效劳。敢问先生贵姓?”那男子一笑,说:“免贵姓沈,沈浩。周老板,我素来觉浅,请问这里有没有安静的客房?”周德才连连点头,说:“楼上就有现成的,沈老板请随我来!”说着就在前面带路。
  
  这同福客栈是一座两层小木楼,楼下是大通铺,上了二楼,靠近楼梯口是一个公共的盥洗间,向东去一字儿排着四间客房,全空着。门楣上标着房间的编号,从201排到204。沈浩感到奇怪,就问周德才怎么没人住。周德才压低声音说:“对面岛上的老蒋要反攻大陆,东山离得这么近,人心惶惶的,谁还敢来这里做生意啊!像您沈老板这样有胆识的毕竟少啊!”沈浩说:“打仗也要吃喝拉撒睡,有需要就得有人做生意不是?再说了,他打他的,我做我的海珠子生意,两不相干。就像您周老板,不是也在开门纳客吗?”周德才听说他是做海珠子生意的,忙竖起大拇指说:“沈老板好眼力,好魄力,这些日子敢来东山做海珠子生意的,除了您就没见过第二个!”
  
  原来,这东山镇一带沿海的深海沟里,生长着一种海蚌叫半边葵。这种蚌十年只产一枚珍珠,大如鸽卵,珠圆玉润,其观赏价值和药用价值极高。渔民下海探珠九死一生,因此价值不菲。东山解放后,政府就对海珠子买卖实行了严格管制,以防哄抬物价,扰乱市场。不过暗地里还是有人想方设法来东山冒险。
  
  沈浩选了靠近最里边的201,放下皮箱后,对周德才说:“周老板,我这晚饭还没着落呢,你这里是否方便?”说着便递给他一支烟。周德才连连摆手说不会,又说:“店虽简陋,也是有客饭供应的。”就下楼去安排饭菜。沈浩待周德才走后,迅速掩上门,拉开窗帘,推开朝向街口的那扇窗户,将手里燃着的烟在半空中画了三个圈。片刻,对面的窗口也出现了一支燃着的烟,也画了三个圈。沈浩这才拉上窗帘,坐下来抽烟。
  
  其实,沈浩根本就不是什么生意人,他的真实身份是共产党东山市公安局刑侦二处副处长,叫萧冰。萧冰这次化名“沈浩”住进同福客栈,是冲着那条“眼镜蛇”来的。
  
  前不久的一天夜里,在东山镇的海防线上,军民联手抓住了一个空降特务。同时被查获的,还有他随身携带的一部无线电台。据这个自称沈浩的特务交待,他奉上司之命,以“特派巡视员”的身份,假借收购海珠子之名来到东山,是要和一个代号叫“眼镜蛇”的潜伏特务取得联系。目的就是要在东山建立情报站,搜集我解放军的边防部署,伺机炸毁屯积在东山一带的军用物资,配合国民党反攻大陆。沈浩还交待,他这次到东山还有一个重要任务,就是从“眼镜蛇”那里拿到东山潜伏特务的名单,密报台湾备案。沈浩说,他们的接头地点就在同福客栈。接头的暗号是:问:先生,现在是几点了?答:九点一刻。至于要和沈浩接头的这个“眼镜蛇”是男是女,是老是少,沈浩说他也不知道。
  
  公安部门很快对同福客栈的情况进行排查摸底,最终并未发现有什么可疑之处。客栈老板周德才是土生土长的东山人,前年婆娘生病死了,他就雇孤寡老人老刘头在店里打杂。东山镇不大,开客栈的就他一家。周德才老实本分,与世无争。就这样一个不起眼的小客栈,怎么会成了敌人的接头地点?但沈浩的交待又无懈可击,当然,也不排除敌人只是“借鸡生蛋”,利用同福客栈实现他们的秘密接触。
  
  为不打草惊蛇,市公安局领导决定派萧冰冒充国民党特务沈浩,打入同福客栈,钓“眼镜蛇”上钩,将东山的潜伏特务一网打尽。萧冰刑侦经验丰富,而且从未在东山镇露过面。这样,便于改头换面进入同福客栈。同时,萧冰也将那部电台带了进去,因为只有它才能证明自己的身份。当然,电台已经被做了手脚,失去了收发电报的基本功用。由于事关机密,市局并未向东山镇派出所通报这次行动,以防走漏风声。
  
  为了配合萧冰的行动,市局还专门成立一个行动小组,在同福客栈街对面的一座民房里进行二十四小时设点监控,保护萧冰的安全和策应他的行动。这个行动小组的负责人是一个叫马东阳的小伙子,是萧冰的同事。萧冰刚才在窗口用燃着的烟画了三个圈,就是在向小马他们发送平安信号。
  
  烟刚抽完,萧冰就听到周德才叫门。打开一看,周德才的身后跟着几个身穿警服的人。见萧冰在那里发愣,就指着领头的那个大胡子说:“沈老板,这位是我们东山派出所的朱所长,来检查安全情况的,也就是例行公事。”萧冰听说是一条线上的同事,显得格外热情。但因为纪律所在,他不能暴露自己的身份,就十分配合地回答了朱所长的提问。朱所长问完话,就带着人走了。
  
  2。不速之客
  
  同福客栈楼下靠近厨房就是一间小餐厅。萧冰随周德才走进餐厅,见桌上有三四样小菜,荤素搭配,就让周德才再上一坛花雕,邀他入席同饮。周德才推辞一番后,也就在桌边坐了下来。酒至半酣,周德才迷离着双眼说:“沈老板,你我虽属初会,但看得出你胆识过人,不像是一个做生意的人!”萧冰一惊,问他何故。周德才诡秘地一笑说:“眼下军情吃紧,不断有部队向东山集结,渔民敢出海的已经不多,东山镇里但凡有钱的人家,多已做好去内地避难的打算,你沈老板却在这个时候单枪匹马地到东山来,岂只是为了那区区几颗海珠子?”萧冰不动声色地说:“周老板难道没听说过,兵荒马乱正是生意人将小本求大利的大好时机?”周德才尴尬地一笑说:“那是那是,我也只是说说而已!”
  
  酒足饭饱,萧冰回到房间关上门,来到窗边,悄悄拉开窗帘一角,朝街对面小马他们的那个窗口望过去。只见窗口的灯亮着,萧冰大吃一惊。因为事先约定,如果小马他们的窗口亮着灯,意味着同福客栈里情况异常,这是提醒萧冰要倍加小心。
  
  萧冰心想,自己刚和周德才吃过酒才上的楼,也没见有什么不正常啊?就在这时,萧冰突然听到有人上楼的声音。他悄悄将门打开一道缝,向走廊的那一头望去。只见一个提着行李箱的年轻女子进了隔壁的202。萧冰看看手表,已经十点多了,心想这人是谁呀,这会儿还来住店,会不会就是“眼镜蛇”?小马他们向自己报警会不会就是这事?
  
  正在想着,就听202的门“吱呀”一声开了,那人像是进了盥洗间。萧冰灵机一动,何不过去打个照面,探探虚实?就拿了脸盆和毛巾也去盥洗间。到了那里一看,盥洗间没人,可女厕所里有动静。萧冰刚想洗脸,就见女厕所里出来一个年轻女子,只见她长发披肩,一身黑衣。和萧冰擦肩而过时,萧冰分明感觉到了她那惨淡的脸色和阴冷的目光,不由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萧冰洗漱完毕回到自己的房间,刚关上门就愣在那里。因为凭着自己特殊的嗅觉,他判断刚才有人进房过。萧冰来到放在墙角的那只行李箱旁,蹲下来仔细观察箱子的外部。他知道,如果同福客栈真是敌人的联络点,自己进了同福客栈,就是进了魔窟,而且是孤军奋战,因此更要处处小心。不管怎么说,自己随身带着的这只行李箱一定会引起他们的注意。因为“眼镜蛇”肯定先要确认那部电台的存在,以核实自己的身份。所以当时在置放行李箱时,萧冰故意在上面弹了一点烟灰。虽只有一星半点,不细心根本看不出来。但只要有谁动了箱子,那些烟灰就会不翼而飞。现在,萧冰看到箱子上的烟灰还在,说明行李箱根本就没被人动过。
  
  萧冰不放心,再将箱子打开一看,不由倒抽了一口冷气,放在箱子里的那部电台已经不翼而飞!很显然,就在刚才自己进入盥洗间的几分钟内,电台被人取走了。难道就是刚才在盥洗间里见到的那个女的?莫非她就是“眼镜蛇”?萧冰意识到,自己已经完全处于对方的监控之中,危险正在悄悄地逼近,稍不留神,就会跌入万劫不复的深渊。他踱到向北开着的那扇后窗边,拉开窗帘,燃上一支烟慢慢地抽着,默默地看着窗外的夜景,想着自己的心事。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