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屋
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中国新传说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故事会 > 中篇故事 > 龙家风云

龙家风云

时间:2018-02-24 作者:未详 点击:

  南城望族龙府的三少爷是个傻子,却娶了一个美貌如花的聪明媳妇,这样一桩姻缘,注定将惹来无尽风波——
  
  一、大喜之日
  
  这天一大早,南城龙府门前响起了一阵阵鞭炮与喜庆的唢呐声,一扫往日深宅大院的肃静。街道两旁挤满了围观的人群,都知道这是龙府在娶亲。
  
  龙府主人龙丰曾任大理寺少卿,后因看破官场,回到老家做起了买卖。如今大清朝没了,他的生意却早已遍布全省各地,家产千万。龙夫人早逝,留下三子,大儿龙杰敏而好学,此时已远赴东洋求学;二儿龙博自小精明干练,现在是商行省城分行的负责人,三子龙城因十年前摔伤脑子,成了个傻子。不过以龙家的财势,即便是傻子也能娶到美貌的娘子。今日便是龙城成亲之日,新娘叫方秀,出身贫寒,却貌美如花,娘家是城郊东村人。
  
  此时,龙丰正在家里招待前来贺喜的亲朋,南城县长郑春方踏门而入。郑春方敬龙丰为师,以学生自居。郑春方紧锁眉头,来到龙丰面前,拱手道:“先生,可否借一步说话?”龙丰微微一愣,仍将他迎进里屋,问道:“春方,有何事?”郑春方道:“昨天夜里,东村发生了一起命案。”
  
  之前郑春方在遇到疑难之案时,都会求助龙丰出手。龙丰在大理寺十三年,断案经验常人难望其项背。只是眼下是大喜之日,谈论命案未免大煞风景,龙丰皱起眉头,正要说什么,郑春方又道:“先生,我知道今日不合适说案子,但还请先生听我说完。”
  
  郑春方接到报案后,立即带人去了东村。死者叫何堂,原是登州人士,多年前科考失利,便在东村定居,做起了私塾先生。东村虽是穷地方,但历来崇文敬儒,因此何堂的日子过得颇为富裕。只是随着新学堂的逐渐兴起,他也失了业。若不是住在隔壁的里正见他可怜,时常周济他,只怕早已饿死了。据里正说,昨天傍晚,他去给何堂送饭,却发现他已经倒地死了。郑春方带去的仵作验过尸后,认定其是中毒而死,毒就下在桌上的酒壶中。只是,入行三十余年的仵作却不识到底为何毒。
  
  郑春方道:“在调查中,我得知何堂在村里曾有一个相好的姑娘。两人来往好几年了,只是何堂落魄后,那姑娘也就断了跟他的来往。不久前,这位姑娘更是被其父许配给城中一个富商之子……”听到这里,龙丰不由问道:“你的意思是,何堂的相好就是……”郑春方点头道:“正是今日你家三少迎娶的新娘方秀。”
  
  郑春方接着道,案发前夜何堂曾去过方秀家闹事,扬言要将两人的关系公布于众,结果被方秀的亲戚乱棍打了出去。“方秀父亲嗜赌如命,家徒四壁,方秀自小就是四处讨吃活下来的。村里人都说,方秀当初与何堂相好,就是因为何堂能给她一口饭吃。所以,当何堂落魄后,她便与他断了来往。”郑春方顿了顿,又说,“村里人说什么的都有。”
  
  此时龙丰才算明白郑春方的意思,他怀疑因为何堂曾扬言要将与方秀的关系公布于众,方秀与其家人将他灭口了。
  
  龙丰一阵惊心,当初托媒人给龙城说媒时,因为不愿意耽误好人家的姑娘,只提了两个条件,一是家境贫寒,因为穷过的人才会珍惜能吃饱的生活,这样日后就不会嫌弃龙城了。二是相貌可人,龙家毕竟是有身份地位的名门,娶个丑婆娘叫人笑话。也因此当媒人介绍起方秀时,他一口就应了下来。龙丰见过的人与事太多了,并不是迂腐之人,甚至没苛求儿媳是完璧,但若为了嫁入豪门而杀害过去的情人,这却是绝对容不得的。龙丰起身道:“春方,你随我去一趟东村吧。”
  
  二人避开客人,骑马从后门出去了。半个小时后到了东村,里正领着二人进了何堂的家。何堂的家中空荡荡的,显得极为寒酸,墙角却有一个装满了书的书柜,说明主人是个读书人。里正在一旁道,何堂落魄后,将家中值钱的物件都变卖了,只有这一柜子的书没人要,就留了下来。
  
  客厅的地上有一个用石灰勾勒的弯曲的人形,这是死者死时的模样,从其扭曲的角度上可以看出来何堂死得非常痛苦。屋里唯一的一张桌子上,摆着一个酒壶,郑春方介绍这正是盛毒酒的器具。龙丰掀开酒壶盖,凑上去闻了闻,面色骤变,失声叫道:“是露儿白!”
  
  二、温酒断案
  
  露儿白是城中“顺风香酒坊”的秘制良酒,每年产量不多,为了此次的喜事,龙丰早在一个多月前就已经差管家龙忠将这酒全买来了,并用它摆了七天的流水席,无论是谁,随来随吃。既然酒已经全让自己买来了,何堂的酒又是从哪里来的呢?
  
  龙丰问里正:“你与何堂家是邻居,案发当晚,你有没有听到何堂的屋里有什么动静?”里正不假思索地说:“当时我听到了一些响动,当时没往深里想,后来才想到那可能是他在挣扎的声音。”龙丰点头道:“那你是否知道何堂有个相好的姑娘?”里正不知龙丰身份,猥琐地笑道:“当然知道,方家的姑娘方秀嘛,据说他用一碗米饭就骗到手了。”龙丰脸皮一阵抖动,难堪至极。
  
  在村中走了一圈后,二人并没查到案发当日何堂有跟外人接触过的线索。随后,二人又去了县府的停尸房。龙丰掀开盖尸布,只见何堂面目狰狞,七窍有血,离奇的是浑身肤色竟呈酱紫色,其间又遍布绿豆大小的白点。龙丰沉吟一番,突然面色一凛,查看了尸体的脚底。跟着,他又要郑春方陪自己去一趟东村。
  
  在何堂的书柜中,龙丰找到了一本书,脸色顿时轻松了很多。郑春方一看,那是一本晚清淫书《十里桃红》,此书曾被禁过,不过却被一些文人墨客偷藏着。郑春方不解地问:“先生,一本淫书而已,这是……”龙丰摇头道:“此书作者是个郎中,其文虽不堪,但里面提到的药方却大多是真的。”他翻到一页,指着一段要郑春方看。
  
  郑春方轻声念道:“你道他是如何死的?原来青关叶与赭笼花加上酒引子,便生出无穷毒性,中者立毙,全身酱紫,遍生白点,足底若开白莲。因这二物各出南北,且不入药,故世人所知其性者极少也……”郑春方念到这里,失声叫道:“呀,原来何堂是服毒自尽的!”
  
  方秀及其家人皆目不识丁,不可能知道这种毒方,即便知道了,也不可能得到这两种药。而何堂祖籍登州,正是出青关叶的地方,而且,何堂曾在半年前回乡祭过祖。至于赭笼花,本县遍地都是。所以应该是方秀与何堂断了关系后,他伤心欲绝,于是趁回家祭祖时,采集了青关叶。后又因为方秀嫁给了龙城,他去吵闹却被方家人打了出来,一时想不开,于是服毒自尽了。至于露儿白,龙家七天流水席,偷壶酒并不是难事。
  
  一桩命案轻松告破,郑春方由衷赞叹龙丰的智慧。龙丰却轻叹道:“春方,回去后请莫提一字。”郑春方明白他不想家丑外扬,当即点头应了下来。随后,二人马不停蹄地赶回龙府。此时,离二人出门时不过两个小时,迟来的宾客尚且刚刚入座,龙丰趁势宣布开席。
  
  第二天早上,龙丰刚洗漱完毕,管家龙忠便过来提醒,该去接受新人的敬茶了。茶敬了,新娘就算正式成为龙家人了。龙丰到了客厅后,看到龙城与方秀正在认亲戚,也不知方秀如何哄的,素来好动成性的龙城此时却乖乖地跟在她身边。龙丰稍稍安下心来,何堂已死,方秀若能定下心来,又何尝不是件好事。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