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屋
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中国新传说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故事会 > 中篇故事 > 囚徒座上宾

囚徒座上宾

时间:2018-02-22 作者:未详 点击:

  因为贪污,成了阶下囚的洪元生妻离子散。五年后,刑满释放的他茫然站在街头,一辆黑色宝马轿车缓缓驶到了面前……
  
  1。囚犯成上宾
  
  洪元生走出监狱的大门,茫然地四下看了看。他知道,不会有人来接他出狱的,因为他判刑后不久,妻子小芳就和他办了离婚手续。他那体弱的老母亲,也因为受不了这一连串的打击,含恨离开了人世。离婚后,儿子洪小望判给了洪元生,现在由洪元生的父亲抚养着。父亲在洪元生服刑期间来过一次,铁青着脸对洪元生说以后让他自生自灭,别再指望自己了。
  
  现在也不知道儿子洪小望和自己的父亲过得怎么样了,洪元生想到这里,不由长叹了一口气。正在这时,一辆黑色宝马轿车在前面路口打了个弯,缓缓驶到了洪元生面前。接着,车门打开了,一个打扮靓丽的年轻女孩站到了洪元生面前,微笑着问道:“您就是洪书记吧?我叫迟丽,是翟总让我来接您回去的。”
  
  洪元生张大了嘴巴看着迟丽:“翟总?哪个翟总啊?”
  
  迟丽笑道:“洪书记,等到您见到了他,就知道了。”说着,迟丽热情地伸过手来,要和洪元生握手。
  
  洪元生刚伸出手,猛地看到自己的手掌脏兮兮的,不由得迟疑了一下。
  
  迟丽把这一幕看在眼里,她毫不介意地和洪元生握了握手,然后招呼着洪元生上了车。
  
  从监狱回到自己的家乡,有六个多小时的车程。洪元生本想自己走到长途汽车站,可仔细一想,现在自己落魄到这个地步,不管这个翟总打的是什么算盘,也不会把自己怎么样的。想到这里,洪元生上了车。
  
  迟丽熟练地把着方向盘,并不时地与坐在后排的洪元生聊几句。人精一样的迟丽绝口不提监狱里的生活,而是向洪元生介绍着家乡的变化。
  
  洪元生听着听着,思绪就飘回到了以前。那时,他曾是铁桥镇党委书记。铁桥镇是县里最大的一个镇,又是市区的南大门,工矿企业发达,有几个龙头企业在省里都能排得上名次。随着全国各地房地产热潮兴起,铁桥镇也迎来了一拨又一拨的房地产老板。镇上虽然没有权力拍卖土地,可是向农民征地拆迁,建设安置小区这样的肥差还是可以操作的。洪元生正是因为征地收了一个房地产老板的好处费,被人举报坐了五年牢。
  
  “现在铁桥那里应该有很多高楼大厦了吧?”洪元生问道。
  
  “是的,全镇的土地几乎被圈遍了,只有一个藕糖口还在。”迟丽答道。
  
  藕糖口?洪元生愣了愣。那个地方他知道,藕糖口占地三百亩,加上周边的荒滩,足有上千亩土地,可那里是铁桥镇居民们用来葬祖先的坟场,据说从清朝年间开始,镇上去世的人就都埋在那里。
  
  “难道有人看中了那里?”洪元生问道。
  
  迟丽回过头来看了洪元生一眼,答道:“洪先生,您累了吧,先靠在后座睡一下,到了地方我叫您。”
  
  洪元生没再问下去,他投眼窗外,公路沿线高楼林立,绿化带内姹紫嫣红,他看着看着,不由得痴了。
  
  两个小时后,车进了省城,却没有再往前走。迟丽带着洪元生来到省城的商业步行街,在那里,她先是让洪元生理了个发,又找了家洗浴中心,让洪元生进去洗了把澡。
  
  洪元生起初有些放不开,可他毕竟曾在官场上摸爬滚打久了,知道这一切背后肯定有原因,也就索性听之任之,一切都按迟丽说的办。
  
  迟丽又给洪元生置办了一身衣服,笔挺的西装,锃亮的皮鞋。洪元生穿在身上,立马换了个人似的,容光焕发。
  
  办妥了这一切,已是傍晚时分,迟丽将车开到一家五星级酒店门前。在那里,迟丽停了车,叫了声“到了”。洪元生知道,他即将在这里见到翟总了。一直到现在他都百思不得其解,这个翟总为什么对他这么好?洪元生估算了一下,刚才迟丽所花出去的钱,不少于一万块。这个翟总究竟是谁,又想让自己这个刑满释放人员做什么呢?
  
  服务生领着迟丽和洪元生来到一个豪华包间门前,轻轻地叩了叩门,然后将门推开了。只见包间内宾朋满座,一干人围着一个红光满面的人说笑着。那人脸正对着包间门,见到洪元生,立即站起身来说道:“各位,主角到了。我们一起欢迎我的老师洪元生。”
  
  说着,那人径直向洪元生走来,紧紧地握住了洪元生的手,怎么也不松开,嘴里热切地说道:“老师,我们可是等了您很久了。”
  
  洪元生已经认出来了,这个人叫翟圣祥,是自己当年教过的一个学生。在未当上铁桥镇党委书记前,洪元生在一所高中教书,并担任班主任,这个翟圣祥读书不行,成天在学校里拉帮结派地鬼混,还向低年级学生收过保护费。如今,老母鸡变鸭,他竟然成了老总了?
  
  翟圣祥拉着洪元生的手,一直将他拉到里面的位置坐下。接着翟圣祥也挨着洪元生坐下了,众人这才纷纷落座。
  
  随着翟总一声吩咐,菜一个个地端了上来。丰盛的菜肴,鲜艳的红酒,陆陆续续地摆满了一桌。
  
  “翟总,我是个落魄的人……”洪元生说着,脸渐渐地红了。可是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翟圣祥给打断了。
  
  “老师,您别说了。人这一辈子,谁没有几个沟几个坎,只要迈过来了就成了。当年我落魄,还不是您给帮了一把。各位,洪老师过去是我的老师,现在也是我老师,将来还是我的老师,我决定,聘他为我们华元集团顾问,月薪一万元。”翟圣祥说着,众人鼓起掌来,纷纷赞道:“翟总重义气,讲感情啊!”
  
  洪元生听到翟圣祥高薪聘他为顾问,心里一凛,他知道,事情不是像翟圣祥说的那样因为当年自己帮助过翟圣祥,翟圣祥现在知恩图报这么简单。
  
  2。知恩要图报
  
  一顿饭吃下来,洪元生这才知道,现在的翟圣祥是华元集团老总。华元集团以房地产起家,现在涉足的领域遍及酒店和教育,是全省地产界数得着的大企业。
  
  饭毕,翟圣祥亲自把洪元生送进酒店房间,他告诉洪元生:“我翟圣祥是个知恩图报的人,当年我中途辍学,想去上海闯世界,又没有盘缠,是老师您借给了我一千块。我后来问过了,那个年月的一千块,是您小半年的工资。我在上海从小瓦工做起,一步一步地走到了今天。现在到了我报答您的时候了。”
  
  翟圣祥说着,眼圈有些红了,他掏出手帕来擦了擦眼,然后告诉洪元生,他不需要为集团做什么工作,“顾问顾问,顾而不问。老师,我在县里有办事处,负责人是迟丽,工资她会按月开给您的。还有,她今天开的那辆车,也将属于您。以后您有什么困难,就和迟丽联系。”
  
  洪元生连连拒绝说不行,自己不能这么做。
  
  翟圣祥手在空中挥了一下:“老师,您就别推辞了。这个时候,是您最困难的时候。您不说,我也知道。我不能让您就这么潦倒地回到县里去。今天不管您接受不接受,这个工作铁定是您的了。时间不早了,您休息吧。”
  
  送走了翟圣祥,洪元生一阵感动。翟圣祥有句话打动了他,那就是,不能让他这么潦倒地回到县城里去。自己在县城还有什么呢,离婚后,房子判给了妻子小芳。自己在这个世上唯有的亲人就是儿子和父亲,可是父亲的意思,是再也明白不过了。他要和自己断绝关系。
  
  从进监狱的那天起,洪元生早就万念俱灰了。可是,他才45岁,上有老,下有小,他还有活下去的义务和责任。
  
  第二天一早,迟丽叩响了洪元生的房门,她告诉洪元生,华元集团驻县城办事处给他安置了一套房子。“香樟花园的一个联体别墅,这是钥匙。”迟丽说着,递了两把钥匙过来:一把是车门钥匙,另一把是别墅门钥匙。
  
  洪元生此时还能说什么呢,只有不停地道谢。
  
  迟丽又递给他一张银行卡和一部手机,说卡上面有十万块钱,是翟总给他作安家费的。
  
  驾上了迟丽开过来的那辆宝马车,洪元生不由得百感交集。当初翟圣祥读书不成,想出去闯世界,洪元生的确给了他一千块钱。那时洪元生已经管不住这个刺头学生,巴不得他早点走才好,在这种情形下,翟圣祥主动要走,洪元生真是求之不得。想不到现在,自己走投无路了,翟圣祥回馈给他这么多。翟圣祥真是不错的人啊!
  
  这时,要是翟圣祥遇到了困难,洪元生会毫不犹豫地挺身而出,帮他解决。几个人的脸庞在洪元生眼前晃动,县委副书记、常务副县长、县委办主任,他们和洪元生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翟圣祥在县城里想做什么,他洪元生还真能效一臂之力的。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