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屋
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中国新传说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故事会 > 中篇故事 > 欲望都市的危情路

欲望都市的危情路

时间:2018-02-16 作者:未详 点击:

  与周海天只有点头之交的邻居夫妇意外丧生大火,而一张小小的餐饮发票,竟令他背上了作案的嫌疑……
  
  一、邻居出了事
  
  周海天正做春梦呢,耳边突然炸起一声惊雷,顿时就将他震得坐了起来。
  
  这大半夜的,谁会玩炮仗呢?几秒钟的迷惘后,周海天猛地回过神来,他一骨碌爬下床,打开房门,顿时,一股灼人的热浪扑面而来。他吃惊地看到对门叶香家的大门已经飞到了几丈开外,一团火光从屋里汹涌喷出;地上,叶香的丈夫郑冬像个火球一般一动不动地蜷在那里……
  
  煤气爆炸!周海天慌忙回屋打了119,又顺便打了110。等到消防队赶来将火扑灭,已经是早上8点多钟了,除了门口的郑冬外,消防队还在屋里抬出了叶香的尸体。看看时间不早了,周海天来不及询问具体情况,胡乱洗漱一番就去上班了。
  
  从家到公司走路有二十来分钟的路程,周海天习惯了走着上下班。正走着,忽然感觉到身后有一双眼睛一直在盯着他。他猛地回过头去,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他的前妻许桃。
  
  周海天与许桃结婚十几年,曾经很恩爱,但自从金融风暴后,公司的压力大增,作为业务部长的他必须拼命工作,却因此而冷落了许桃,结果,半年前,许桃有了外遇。周海天曾试着去原谅她,但她却执迷不悟,最终两人分道扬镳。不过,许桃并没有因此而得到幸福,她遇到了感情骗子,不仅输了感情,还把离婚后分到的家产全都输掉了。此时许桃才想到周海天的好,想回到他的身边,但周海天已经对她彻底失去了信心,而且,他已经在追求公司的会计沈金鱼了。只是,曾为跆拳道运动员的许桃性格很倔强,为了复婚,电话、跟踪、装可怜、撒泼等等手段一样接一样,但这样做只能使周海天更加厌恶她。
  
  许桃见被他发现,干脆急步走了上来,抓着他的衣服,可怜兮兮地说:“海天……”就像当初谈恋爱时那样,她的语气里透着撒娇、讨好。周海天皱着眉头,使劲地甩掉她的手,说:“你还是这样,从来都是以自我为中心,不去考虑别人的感受,你好好想想,我们还有可能吗?!”说着,他疾步走开了。
  
  周海天不快的心情并没持续多久,因为一进公司就遇到了沈金鱼。沈金鱼年轻漂亮,充满朝气。按时下流行的“隔三岁就有代沟”的说法,周海天跟她之间隔着六七条沟呢,不过,这丝毫不妨碍周海天喜欢她。
  
  沈金鱼见周海天两眼通红、头发凌乱,衣服上还沾满了墙灰,吃惊地问道:“周部长,你家在装修吗?”周海天苦着脸把爆炸案说了出来。沈金鱼很同情地说:“你可真够倒霉的,对了,警察没找你吗?”
  
  正在这时,一个警察走了进来,开口道:“我是分局刑侦队的赵强,请问,哪位是周海天?”沈金鱼朝周海天吐了吐舌头,轻声说:“可别怪我乌鸦嘴,电视里都这么说的。”赵警官在别人的指点下走过来,对周海天说:“周先生是吧?我能跟你谈谈吗?”周海天点头说:“当然可以。”随后,他将赵强领进了自己的办公室。
  
  赵强是来询问今天早上那起煤气爆炸案的,爆炸中,郑冬夫妻双双死去。赵强问道:“周先生,是你报的警吧,你是否认识那两个受害者?”周海天点头说:“也不算认识,就聊过一回。”
  
  周海天说那对夫妻是三个月前搬来的,男的很精干,女的很漂亮,经常穿着职业女装,看起来像是个白领。两人在搬来不到一个月后,也就是两个月前,似乎闹了什么矛盾,晚上经常吵架。因为这,周海天才知道了男的叫郑冬,在一家商场做保安,女的叫叶香,是一家公司的秘书。向来喜欢清静的周海天不堪其扰,于是有天夜里便趁他们还没吵之前找上门去了。只是,他们连门也没让他进,听了他的投诉后,只是甩了一句“知道了”。当然,他们也没有因为周海天的上门而停止吵架。
  
  赵强问道:“那他们都吵了些什么呢?你住在隔壁,不可能听不到一点什么吧?”周海天点头说:“我确实有意无意地听到过一些,好像郑冬怀疑叶香外面有人,叶香却不承认之类的。”
  
  赵强一边在记录本上记着,一边随口问道:“就这些?”周海天一愣,反问道:“什么?”赵强抬起头来,身子向前倾过来,盯着周海天的眼睛说:“我是说,你跟他们的关系就只有这些?”周海天奇怪地说:“当然,现在的人又能知道邻居什么事呢?”赵强面无表情地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纸片放在他的面前,问道:“那么,这是什么?”
  
  二、恼人的发票
  
  这是张餐饮发票,是周海天接待客户常去的那家“徽菜馆”开具的,面额并不大,只有一百多块钱,客户名栏里填着周海天的名字。周海天“咦”了一声,奇怪地问道:“这东西你从哪儿弄来的?”赵强一字一顿地说:“在案发现场找到的。”周海天不可思议地说:“什么?这怎么可能?我从来没有请他们吃过饭,这发票怎么会跑到他们那儿了?”赵强手指发票,问道:“是啊,怎么回事呢?”
  
  难道是郑冬和叶香捡到的?可谁会捡一张有客户名的发票呢?看发票上的日期是4月7号,也就是三个月前的,周海天只能肯定自己从来没请他们吃过饭,却怎么也不明白发票怎么跑到郑冬家去了,他辩解道:“我想不起来了。不过,这张发票又能说明什么呢?”
  
  “叶香是被勒死的,随后,凶手打开了煤气罐,而郑冬深夜回家后,打开门习惯地去开电灯……于是轰的一声,爆炸了。”赵强顿了顿,又说,“我们发现郑冬和叶香的身份证是假的,屋里也没有任何可以证明他们真实身份的东西,看得出来,他们在刻意隐瞒身份。大凡出现这种情况,很大的可能是在逃犯。可我们查了网上通缉名单都没有他们。换句话说,这两个人是不存在的。谁会去杀害这两个才来这个城市不久,而且行事如此低调神秘的人呢?我们推测,凶手很可能是与他们有过接触的人,但我们没查到具体的人,所以,这张代表他们曾与第三人接触的发票就是唯一的线索了。现在,你明白它说明了什么吧?”
  
  周海天这才恍然大悟,原来自己已经成为警方的嫌犯了!他忙分辩道:“你怀疑凶手是我?这怎么可能!我连鸡都没杀过,何况是人呢!”赵强冷笑道:“或许你觉得他们吵到了你,或许因为别的。我曾办过一个案子,被害者只是多看了凶手一眼,就遭来了杀身之祸。”
  
  周海天脑子里乱哄哄的,他使劲地回想着这张发票到底是怎么回事,可他是公司业务部长,几乎天天都有应酬,哪里能想得出三个月前一张毫无特色的发票?好在赵强在来找他之前,显然已经调查过他的底细,也没怎么难为他,只叫他好好想想,另外,要他最近别出远门,因为自己会随时来找他。
  
  赵强走后,周海天翻开工作备忘录,发现4月7号这天没有接待事件,那张发票应该是自己私人掏钱的,请了谁呢?徽菜馆是家挺上档次的饭店,发票的面额只有一百多块,显然是两三个人吃的。周海天想了想,拿起手机,给电话本里所有的人一一打去电话询问,结果还是毫无线索。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