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屋
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中国新传说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故事会 > 中篇故事 > 不能拆穿的阴谋

不能拆穿的阴谋

时间:2018-02-15 作者:未详 点击:

  刘强夫妇带着重病的儿子进城求医,不料,医院的大门还没进,救命钱却不翼而飞!绝望之下,好心人纷纷出手相助,谁知这却是一场——
  
  一、钱丢在出租车上了
  
  半山坪村的刘强夫妇这几日愁得茶饭不思,一天到晚唉声叹气。这天,刘强的同村好友黄飞江从省城回来,见他们这副模样,一问,才知道原因。原来,刘强十岁的儿子小云有先天性心脏病,最近病情越来越严重,去县上的医院一检查,医生告诉他们,小云的病已经到了必须动手术的地步了,而县医院没有做这种手术的条件,叫他们赶紧上省人民医院去。这种手术起码得二十万。刘强夫妻一听顿时就傻了,他们都在家务农,平时没多少收入,就是把他们俩零剐碎剁卖了,也凑不齐这笔钱哪!
  
  黄飞江听完刘强的话,立马去镇上的银行把他所有的积蓄一万块钱都取了出来,塞进刘强的手里,说:“孩子要紧,你赶快到亲戚朋友那里去借钱,有多少借多少,然后我们马上去省城。”
  
  几天后,刘强将所有的亲戚朋友都借了个遍,也只借到两万块,加上黄飞江的一万,一共也才三万,离二十万还差得远呢。黄飞江蹙着眉头想了一会儿,一挥手说:“不管了,我们先去省城再说。”
  
  刘强夫妇从未出过远门,黄飞江却已在省城打了好几年工,他二话没说,带着他们一家三口一道坐火车前往省城。第二天中午,顺利到达了省城火车站。从出口处出来,小云早就在喊饿了,四人赶紧找到一家小面馆,各叫了一碗面。黄飞江三口两口吃完面,说:“我们四个人,坐公交车还不如坐出租车合算,我去外面叫辆车过来。”他起身就走到了面馆外,一会儿,他回来说车已经来了。
  
  刘强夫妇携着小云跟他一道走到外面,路边已停了一辆蓝色车身的出租车。黄飞江赶紧打开副驾驶座的门,让刘强先进去,然后又打开后排车门,小云先进车,玉玲拎着大包小包挤进车里,最后黄飞江才钻了进去。
  
  出租车开了半个多小时,终于来到医院门前。车刚停稳,黄飞江就伸手掏出二十元钱,从驾驶座后面的栅栏递了进去给出租车司机,然后打开了车门,钻了出去。刘强夫妇和小云也急忙跟着出了出租车。刘强一出车就冲着黄飞江叫起来:“兄弟,你借钱给我们,陪着我们到省城来,我们感激不尽了,还帮我们付什么车钱?玉玲,拿钱来,不能再让飞江委屈了。”
  
  刘强的妻子玉玲手里拎着大包小包,大的是旅行包,装的是一家三口的换洗衣服和洗漱用品,小的是一只肩挎包,放一些要紧的小物件和钱。她放下大包,把手伸进小包,这一伸进去,她的手就拿不出来了,脸色一下子变得煞白。刘强见她迟迟没有动作,骂了一声:“女人家,手脚真慢!”刚想上前自己去拿,却听妻子猛地嚎叫了一声:“钱……钱不见了!”
  
  “什么?”两个男人一听这话,一下子蹿了过来,刘强一把夺过挎包,几下就把包里的东西都抖落到地上,钥匙、手绢……几样小物件落了一地,就是不见包着三万元钱的小塑料袋。
  
  “嫂子,你会不会放在别的地方?”黄飞江盯着玉玲问。玉玲摇摇头:“不,我记得很清楚,上出租车的时候我还看到在包里的。”“出租车!”黄飞江跳了起来,“钱一定掉在出租车里了。”
  
  可是,那辆出租车早就开得不见踪影了,这会儿上哪找它去?
  
  “哇,这怎么办哪?这是儿子的救命钱啊……”玉玲急得跺着脚哭了起来。刘强又急又火,一腔怒火发泄在老婆身上,一巴掌扇了过去:“你个臭婆娘,连钱都看不住!哭,哭,哭个鸟!呜……”说着自己也哭了起来。小云看到父母哭了,他也咧开嘴,号啕大哭起来。黄飞江看着一家三口哭作一团,心急如焚,一时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好。
  
  医院门口是个热闹地方,他们这一哭,很快就招来许多路人围观,听说了他们的遭遇后,无不表示同情,马上就有人劝慰,有人帮忙出主意:“小伙子,这里不远有个派出所,赶快去报案吧,让警察帮你们把钱找回来。”
  
  黄飞江抱起小云,拉起刘强夫妇,在路人的指引下,直奔派出所。
  
  二、这事影响有点大了
  
  派出所民警小田听了黄飞江的讲述,感到事情严重,马上报告了所长陈天放。陈天放一听,觉得当务之急是找到那辆出租车,他详细询问了刘强夫妇和黄飞江,可是他们只记得那是一辆蓝色的出租车,司机是一个三十多岁偏瘦的男人,至于车牌号码、司机姓名,他们根本没有去留意。
  
  省城蓝色的出租车起码有几千辆,三十来岁的司机不会少于七八百人,凭这样一点线索,简直就像大海捞针。玉玲看到陈天放阴沉的脸色,心一下子悬了起来,她一下子跪倒在陈天放面前,哭道:“陈所长,你帮帮我们,一定要找到那笔钱,那是我们为儿子治病的钱啊……”
  
  陈天放吓了一跳,一边搀扶一边说:“你起来,起来,不要这样……”但玉玲却怎么也不肯起身,他只得转过头对刘强说:“叫你老婆起来,这成什么样子了?”没想到,刘强没叫老婆起身,他自己也扑通跪了下去,泪流满面地叫道:“陈所长,你一定要帮帮我们呐,如果找不回那笔钱,我们只有死路一条了。”
  
  正闹得不可开交,派出所门外忽然拥进了几个人,一个人肩上扛着摄像机,见到屋里的情景,立即对着里面几个人拍个不停,又有一个人手拿长长的话筒,伸到陈天放面前,说:“我是省电视台都市频道的记者,你是派出所的负责人吗?听说有人在出租车上丢了钱,是他们这几个人吗?你们派出所打算怎么处理这件事呢?……”还没有问完,旁边一个人又抢着向他发问:“我是今日快报的记者,请问你打算用什么方法去找出租车?对找到钱有多少把握?”
  
  一个个问题像炸弹一样向陈天放扔过来,炸得他一个头三个大,他没有想到这事这么快就惊动了记者,想必是哪个好事的路人向报社电视台爆料,惹得这些个记者一窝蜂地都来到了这个小小的派出所,这不是存心给他找麻烦吗?不过,他知道现在他说的每一句话都会在报纸上刊登在电视上播放,他清清嗓子说:“你们放心,我们派出所一定会全力去寻找那辆出租车,争取早日找回那笔钱,让他们安心地去治病。”
  
  记者们又掉头去采访刘强夫妇和黄飞江,刘强夫妇还在断断续续哭泣,叙述不清,大都是由黄飞江代为讲述了事情的全部经过。吵吵嚷嚷了将近一个小时,记者们才陆续离去。
  
  陈天放安排黄飞江四人暂时先住进了附近的一个旅馆,然后他布置人手,开始寻找出租车。
  
  他把黄飞江叫了出来,叫上几个警员,一道来到丢钱的地方。黄飞江把他们带到离省人民医院门口三十米远的路边,说当时因为前面人多,司机就把出租车停在这个地方了。陈天放和几个警员在附近转了一圈,想找几个目击证人,但不出所料,在这么多人和车中,对一辆普通的出租车谁会去留意呢?
  
  这条线索断了,陈天放还有另外的途径,因为他知道在医院附近的几个路口,交警队都安装有摄像头。半个小时后,他们一行人已经坐在交警队监控室里,负责监控的交警把中午事发时段几个去医院必经路口的监控录像,来来回回放了几遍。医院门前的那条路的确非常繁忙,仅仅十五分钟的录像,就可以看到有四五十辆出租车飞驰而过,黄飞江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屏幕,看了半天,也不能确定到底是哪一辆出租车。到最后,只能用一个笨办法,播放录像时,出租车来一辆就定格一辆,把这四五十辆出租车的车牌号码都记录下来,然后交警队再调出这些出租车的档案,陈天放再根据档案上的电话号码,一个一个打电话去调查。这是项琐碎的工作,等到电话打完,天都黑了,可结果却很不理想,这些出租车的车主都否认接过这几个客人。
  
  陈天放让黄飞江回了旅馆,自己也回家里去。路上,他买了一份晚报,抖开一看,一个醒目的标题映入他的眼帘:为儿治病四处筹钱,出租车上粗心丢款!现在的媒体行动真快速,中午采访,晚上就见报了。回到家,他打开电视,一个记者正有声有色地叙述着刘强夫妇如何四处借钱,又如何在出租车上大意丢钱的经过,连带着把小云的病情也详细介绍了一遍,接着镜头一切,出现了他接受采访时的情形,末了,节目说他们还将继续关注这件事情的发展。
  
  陈天放不由苦笑起来,看来这事影响真的有点大了,不用说,这几天记者们的目光都将聚焦在他身上,对能不能找到这个出租车司机,他的心里还真的有点悬呢,如果找不到,那这个脸就丢大了。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