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屋
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中国新传说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故事会 > 中篇故事 > 养儿成患(3)

养儿成患(3)

时间:2017-01-11 作者:未详 点击:

  
  在田家庄,人死了之后还是土葬,棺材都埋在村北的公墓里。田大娘的后事很简单,哥俩花几十块钱买了一口薄棺,也没吃席也没办事,把田大娘往棺材里一装就给埋了。当然,入殓下葬的时候村主任都跟着,以免那两小子把田大娘身边的小木盒偷走。
  
  把田大娘下葬之后,哥俩就回了家。到家之后,哥俩还气得像个癞蛤蟆。田新哈着个腰在屋里溜,跟得了二号病的老驴似的:“这老家伙也太黑了,宁可把那东西带到棺材里去,也不给我们,真不积阴德!”田德也在屋里走溜,跟犯了狂犬病一样:“说的就是,要知道这样,当初我们那些好东西还不如喂狗呢!”哥俩正吵着,“小辣椒”和“大黑鱼”插话了:“你们两个真是死脑筋,活人能让死人治了吗?她不是把那东西带棺材里去了吗?你们再把它挖出来呀!”哥俩一听:“你让我们刨坟掘墓?那可丧门败家呀!”“小辣椒”眼珠子一邪转,“大黑鱼”斗鸡眼一挤咕:“什么丧门败家呀?都是胡扯!你们把那东西刨出来一卖就是几十万,咱两家一分就发了!”哥俩一想,也是,就这么办!
  
  这天晚上,月明星稀。哥俩一看时候不早了,就拿着家伙偷偷来到了村北公墓。找到新埋的坟头,两个人就挖了起来。刚挖到一半,田德说话了:“大哥,咱先说好喽,这东西挖出来得让我拿着,卖完钱咱们三七开,我七你三。”田新一听,把铁锨往地上一戳不干了:“凭什么?”田德一阵鬼笑:“凭什么?就凭我功劳大,要不是我媳妇,老家伙能这么快就死?跟你明说吧,我媳妇天天在她吃的饭里下砒霜,不然她还得活20年!”田新一听乐了:“你以为这招就你媳妇会使啊?我媳妇天天在她吃的饭里放敌敌畏,不然她死不了这么快!”田德一听:“你没瞎说?”田新说:“我要瞎说我就是耗子!”田德一看:“既然咱俩半斤八两,那就算了,东西挖出来咱们一块拿着,一块找买主,完事五五分成。”田新说:“这还差不多。”说完,接着干活。
  
  很快,两个人就把坟挖开了,那口薄棺材露了出来。哥俩迫不及待地撬开棺材盖,往里一看,当时就傻了:棺材里的田大娘不见了,躺在里面的是一条大黑狗!哥俩正在发愣,忽听背后有人大喊一声:“你们这两个畜生,为了弄到钱居然在饭里下毒害我,拿命来!”哥俩一回头,见坟坑边上站着一个身穿寿衣的老太太,那老太太不是别人,正是他们的亲妈田大娘!只见田大娘面色苍白,嘴角滴血,正伸着两手向他们抓来!哥俩一看,我的妈呀!见鬼了!想跑,哪跑得了啊,腿肚子都转筋了!田大娘跳下坑来,一手一个就掐住了两个小子的脖子。俩小子也真吓破了胆,白眼一翻,两腿一蹬,昏死过去了。
  
  五、死而复生
  
  田大娘怎么会死而复生?棺材里怎么又会冒出一条大黑狗呢?事情是这样的——
  
  自打田新和田德没安好心给田大娘饭里下毒之后,田大娘就觉得饭菜不是味。饭菜一不是味,田大娘就想起了在那间小屋里大黑狗给她送饭吃的情景。想起那些日子,虽然孤单了点,但那条大黑狗一来,她就心情舒畅。看见那条狗就像看见亲人一样。这回住到两个儿子家里,大黑狗也不来了,看不见大黑狗,吃不上大黑狗送的饭,田大娘就觉得心里少了什么。于是,田大娘没事就悄悄出门,想找找那条大黑狗。
  
  这天,田大娘正在街上溜,身后忽然传来一阵铃声。回头一看,田大娘乐得眉开眼笑,那条大黑狗摇着尾巴朝她跑了过来。田大娘上前抱住那条大黑狗,像抱住多年失散的儿子一样,流着眼泪摸着狗头念叨:“大黑呀大黑,你可把我想死了!”大黑狗用舌头舔着田大娘的脸,那意思,我也想你呀,你上哪去了,让我找得好苦!田大娘抱着大黑狗说:“大黑,你还没吃东西吧?告诉你,这回那俩小子对我好了,走,我给你弄点吃的。”说着,就把大黑狗领回了住处。
  
  那天,田大娘正在田德家住。进门一看,田德夫妻俩全下地了,就把大黑狗领进自己住的屋,拿出她没吃完的饭菜递到大黑狗跟前。大黑狗闻了闻,看了看田大娘,然后就大口大口地吃了起来。吃完了,转身就跑。不大一会,大黑狗嘴里叼着一个篮子回来了。田大娘打开篮子一看,里面放着香喷喷的饭菜。看着那饭菜,田大娘又想起了大黑狗的主人。田大娘想,这大黑狗的主人一定在暗中盯着自己,这个人一直在关心着自己,真是个大好人啊,自己一定要想办法见到他。想着,田大娘就吃了几口饭菜,味道真不错,比那俩小子给她弄的饭菜强多了。田大娘就想,自己不如搬回那间小屋,一方面能经常跟大黑狗在一块,另一方面,好通过大黑狗尽快把那个好人找到。
  
  于是,田大娘就跟两个儿子说,要搬回那间小屋。那俩小子怕田大娘死在他们家里,就同意了。到了那间小屋里之后,田大娘一日三餐还是吃大黑送的饭,那俩小子送的饭就喂大黑狗了。没过几天,田大娘突然觉得浑身没力,鼻子嘴角还一个劲地流血。再看大黑狗,比她还厉害,走路打晃,也是鼻子嘴角流血。田大娘纳闷了,这是怎么回事?赶紧找来村医瞧。村医看了看,说可能是上火了,没事。田大娘觉得不对劲,自己好好的怎么会上火呢?正在不知所措,大黑狗晃晃悠悠从外面进来了,到屋里就叼住了田大娘裤角,使劲往外拖。田大娘一看,大黑狗是想让她到什么地方去,就跟着大黑狗出了屋子。
  
  田大娘跟着大黑狗来到了村北公墓,一看大黑狗晃晃悠悠进了看公墓的那间小房,也跟了进去。到屋一看,一个老头正低着头摸着大黑狗掉眼泪。田大娘一看那老头,认识,是文良。一见文良,田大娘心里“咯噔”一下子。文良年轻的时候曾经追求过她,但因为文良家太穷,她家里不同意。文良不管那些,还是天天去找田大娘,想听听田大娘的心思。就在文良和田大娘在村边大渠坡上约会的时候,田大娘家里人一拥而上,把文良狠揍了一顿,打折了文良一条腿。文良拖着一条伤腿,还挣扎着追赶远去的田大娘,一边追,一边喊:“我一定要追到你,追不到你,我就打一辈子光棍!”从那以后,文良就在村里消失了。后来,田大娘嫁了人,生了孩子。她到了这一把年纪,从来都没见到过文良。
  
  谁知,文良自从被田大娘家人打折腿之后,就来到了公墓看坟,白天不出屋,只有到了晚上才出来,公墓那地方去的人少,很少有人见得着他。这么多年过去了,再见到文良,面对文良那张苍老的脸,田大娘百感交集,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田大娘走到文良跟前:“文良,这狗是你的?”文良点点头。田大娘又问:“那些饭菜都是你做的?”文良又点点头。
  
  田大娘不觉有些感动,轻声问了一句:“这么多年,你一直自己过?”文良突然瞪大了眼睛:“不,我不是自己过,我身边还有这条大黑。可是,它马上就要死了,你、你到底给它吃了什么?”
  
  田大娘吓了一跳:“我、我没给它吃什么,就把我儿子给我送的饭给它吃了。”说着,突然觉得胸口一阵发热,一口鲜血吐了出来。文良一惊:“你怎么了?”田大娘无力地说:“医生说我上火了,我看不像,我可能是得了什么要命的病。”文良想了想,问田大娘:“你吃没吃你儿子给你送的菜饭?”田大娘说:“吃了,不过我吃着不是味,就没吃多少,把剩下的给大黑吃了。”文良一拍大腿:“坏了!那饭菜里一定有毒,你和大黑都中毒了!”田大娘一听:“有毒?不会吧?我儿子他们会给我下毒?”正说着,大黑狗突然倒在地上,四肢乱蹬口吐白沫死了。文良一看,抱住大黑哭成了泪人。田大娘一看,心里也说不出的难过。
  
  文良哭完了,对田大娘说:“你那两个儿子一定是在饭菜里下毒想害死你,结果没把你害死,把我的大黑害死了!”田大娘一想,有可能,这两个没人性的东西为了得到我说的值钱东西,没准真给我下毒。想着田大娘就哭了:“我这哪是养儿防老啊?我这是养儿成患,养了两条吃人不吐骨头的狼!”田大娘转身就走,想回去找两个儿子算账。文良上前把田大娘拦住了:“你这样去他们不会承认的,我给你出个主意,你来个装死,看他们会怎么样。”于是,文良把珍藏多年的那块“琥珀青龙”交给田大娘,让田大娘用这块琥珀逼那两个小子狗急跳墙。
  
  田大娘按着文良的吩咐,事先吃了几片安眠药,然后躺在丈夫坟前,等回到小屋里,田大娘就当着村主任的面演了那场戏。两个小子埋了田大娘之后,文良赶紧把田大娘挖了出来,把狗装进了棺材。文良断定,那两个小子没得到琥珀,一定会来挖坟,到时候,那两个小子一定会原形毕露。果然,那两个小子真挖坟来了,还因为分钱问题道出了实话。两个小子的话让田大娘和文良听了个正着,田大娘当时气得就扑了上去,把两个小子吓昏了。文良一看,田大娘中毒不浅,马上找车把田大娘送到医院,顺便向派出所报了案。那两个小子很快就被抓获归案了。
  
  田大娘中毒不深,但也需要长期住院治疗。文良没钱,只好把那块祖传的琥珀交给国家,得到了一笔奖金,为田大娘交了住院费。半年之后,田大娘出院了。这次,她没有回家,直接就去了公墓。见了文良之后,田大娘二话没说,动手就给文良做饭。文良一看,什么都明白了,抹把眼泪掉头就跑。田大娘一看,也跟了出来。文良跑到了一座新起的坟头前,田大娘一看,那坟前的墓碑上写着几个字:犬子大黑之墓。田大娘眼泪也流了下来,大黑是因为她才死的呀!给大黑上完坟之后,一对老人手拉手走在夕阳中……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