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屋
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中国新传说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故事会 > 中篇故事 > 养儿成患(2)

养儿成患(2)

时间:2017-01-11 作者:未详 点击:

  
  打那以后,那条大黑狗一日三餐准时给田大娘送饭,顿顿都变新花样,稀的干的全都有。田大娘一看,老让狗给自己送饭的这人是谁呀?自己得想法见见人家,好好谢谢人家呀!于是,田大娘就四处打听那个脖子上挂个铃铛的大黑狗是谁家的,可问了好多人,谁都不知道。田大娘心说奇怪了,村里这么多人怎么会不认识这条大黑狗呢?难道大黑狗的主人是外村的?外村谁认识我呢?这个人又怎么知道我家里的事呢?
  
  田大娘有大黑狗送饭的事很快就在村里传开了,村里人都说田大娘是上辈子修来的福,儿子不孝,老天爷都看不过眼了,派二郎神的天狗下凡伺候田大娘来了。田德媳妇“小辣椒”一听,天狗下凡?纯粹是放屁!这老家伙跟咱们耍花活呢,她手里肯定有的是钱,怕咱们知道,就雇人给她做饭吃!田德一听,这话也有理,我爸活着的时候在外面做小买卖,我妈又会过日子,省吃俭用一定攒了不少钱,她藏着掖着是怕我们把她的钱花掉。不行,得找她要去!田德横着脖子就找田大娘来了。
  
  一进门,田大娘正在吃饭,一看炕上摆着的饭菜,田德就气不打一处来,原来他看见炕上排骨一大碗,红烧鱼一大盘,米饭、馒头什么都有。田德心说,好你个老家伙,一个人躲在这享清福来了!我们一个月也吃不上一回排骨一回鱼,你倒好,天天都跟过年似的,那还了得?想着,脖子一横就冲田大娘喊上了:“妈,我们一家子都快吃不上饭了,你把我生下来,给我娶了媳妇不能撒手不管呀,你给我俩钱花吧!”田大娘一听,气乐了:“我说老二啊老二,你这话也真说得出口啊?我这吃不上喝不上你不管,还上这找我要钱来了?你还是人不是啊?”田德眼珠子一瞪:“你这叫吃不上喝不上啊?你要是吃得上喝得上得怎么样啊?我不管,我知道你手上一定还有好多钱,那钱有我的份,你得给我!”田大娘把筷子一扔:“我有的是钱,就是不给你,你想把我怎么样吧?”田德也急了:“我是你儿子,你不给我就不行!”
  
  娘俩正吵着,田新不知从哪冒出来了,进门就把田德推到了一边:“老二,这就是你的不对了,妈都这么大岁数了,哪来的钱呢?”说完,就拉住田大娘的手说:“妈,前些天我手头紧,这回我四处借了点钱,给你送生活费来了。”说着,从口袋里掏出200块钱,“这点钱你先拿着,花完了我再给你。”田德一看:“哟,老大,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好心了?是不是也听说咱妈成天大鱼大肉吃着,你觉得不对劲,想从妈身上榨点油水啊?”田新脸一红:“你胡说!谁想从妈身上榨油水啊?我是听说妈这些日子吃不上喝不上才来的,妈生咱养咱一场不容易,咱不能这么对待妈呀!”说着,转脸对田大娘说:“妈,你别在这住了,上我家住去,省得在这跟他生闷气!”
  
  田大娘眨巴着眼睛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小子怎么变得这么懂事啊?是良心发现,还是心怀鬼胎?
  
  三、抢娘回家
  
  田新要把田大娘接走,田德可不干了:“什么?让妈到你那住去?干什么?想把妈那些钱独吞啊?没门,妈还在我那住呢,一会儿我就把妈接走!”田新一把揪住田德脖领子:“妈在你这吃不好喝不好,我就得接走!”田德也不示弱,一把揪住田新头发:“谁说在我家吃不好喝不好,我天天给妈熬鱼炖肉!”
  
  田大娘看着两个儿子,心说,头些日子这俩小子打着闹着不管我,这回又抢着想把我接他们家去,看来,他们听说我天天吃好的喝好的,不相信是有人派大黑狗给我送的,还以为我真有呢。这样的话,我不如将计就计,看他们能管我多久!想着,田大娘就大喊一声:“行了,别闹了,听我说!”两个小子一听田大娘说话了,全都松了手,往那一站,耷拉着脑袋听着。田大娘说:“跟你们说实话,你爸爸活着的时候,我是存了点值钱东西,这些东西要是卖了,少说也得卖几十万的。本来,我想把这些东西分给你们的,可看你们这样对我,我就不准备给你们了,我得留点棺材本儿啊,不然我死了以后都没人埋!”说着说着,田大娘就哭了起来。
  
  俩小子一看,“扑通通”跪到了田大娘跟前,一边抽自己大嘴巴一边说:“妈,我们不是人,我们不对,你打我们吧,骂我们吧,以后我们好好伺候你,你想吃什么我们给你做什么,你要什么我们给你买什么……”田大娘抹把眼泪说:“既然你们这么说,我得看你们是不是真心实意,谁对我真心,我就把这东西给谁,要是都真心实意的伺候我,等我死了之后,我就把那些东西一人一半分给你们。”田新一听抢着说:“妈,我是真心的,你到我那住去吧!”田德一看也跟着说:“妈,我也是真心的,你住我那吧!”田大娘说:“好了,你们也别争了,你们哥俩轮班,一人一个月,先从老大轮起。”田新一听连声答应:“好好,先从我这轮,我一定好好伺候你!”田德也忙说:“妈,他要是伺候不好你,你就赶紧上我这来,我比他伺候得好!”
  
  打那以后,田大娘就轮班到两个儿子家住着去了。这俩小子还真说话算话,田大娘想吃什么,他们就给做什么,田大娘要什么,他们就给买什么。可日子一长,俩小子心里就犯开了嘀咕,照这种伺候法,一年我们得花多少钱啊?瞧这意思,老家伙活得还挺结实,二三十年死不了啊,我们要真这么伺候她二三十年,分她那点财产还不够饭钱呢!俩小子跟各自媳妇商量怎么办,俩媳妇主意高:想点辙让老太太快死!“小辣椒”眼珠一转:“干脆往老太太饭里下砒霜,一天下一点,让她慢性中毒,然后死在老大家里,跟咱没关系!”田新媳妇“大黑鱼”斗鸡眼一拧:“干脆给老太太饭里放敌敌畏,一天放一滴,死也让她死老二家里,没咱们的事!”这俩小子虽然觉得这招儿够损的,可为了早点分钱,也就默许媳妇那么干了。这俩小子都憋着劲想把田大娘整死,您说田大娘能好得了吗?不到半个月,田大娘就面黄肌瘦了。
  
  这天,田大娘正好在田德家住,她让田德把田新叫来,她有话要对他们哥俩说。田德一看,有门,这老家伙要死了,看来该分那些东西了。就急忙跑到城里把田新找来了。俩小子往田大娘跟前一站,田大娘就说了:“前些日子,你们把我伺候得还算可以,不过,最近我总觉得那饭菜不是味,看来你们伺候腻了,既然这样,我就不准备再在你们两家住了,我还是搬到原来那间小房里去,你们愿意送饭就送,不愿意送饭就甭送,我自己能照顾自己。”哥俩一听,你不住我们家正好,省得死在我们这儿,心里这么想,可嘴上不这么说,还一个劲地留。田大娘摇摇头,说什么也不留下了。哥俩一对眼光:“那、你把那东西给我们分了得了,省得回头你……”田大娘看看哥俩:“那东西呀,我不死你们甭惦着,等我死了再说吧。”哥俩一听,老家伙你都死到临头了还跟我们闹腾呢,等着吧,看你能活到什么时候!
  
  田大娘搬到原来那间小房之后,哥俩接着给田大娘送饭,饭里边还少不了下毒。这天晚上,哥俩琢磨田大娘差不多该死了,就不约而同地来到那间小屋里,想看个究竟。他们来到小房门前一看,屋里黑着灯,喊了两嗓子,没人回话。哥俩憋不住的乐,看来老家伙完了,赶紧进去抢东西吧!哥俩一齐拥上,冲到屋里,拉着灯一看,屋里空空如也,田大娘没了!
  
  四、刨坟掘墓
  
  回到田德家中,哥俩可犯开了嘀咕。这老家伙吃了那么些天有毒的饭菜,按理该死在炕上了,可她怎么没在屋呢?难道她在遛弯儿的时候死在野地里了?第二天,哥俩又到野地里找了一遍,也没见田大娘的踪影。
  
  哥俩正寻思田大娘死哪去了,村里有人告诉他们,说田大娘在村北公墓晕倒了,看样子快不行了,让他们赶紧去看看。哥俩一听,这老家伙跑到公墓干什么?想找个坟圈子扎进去死啊?那可不行,就是死也得先把钱给我们呀!想着,哥俩打车就直奔了村北公墓。
  
  到那一看,田大娘正躺在老伴坟前。哥俩把田大娘弄上车,刚要往回走,田大娘用微弱的声音说:“你们把我弄那间小屋里去,我有话对你们说。”哥俩一听,甭问,老家伙准是想说那些值钱东西的事,那就照她说的办吧。
  
  哥俩把田大娘接到那间小屋后,田大娘叫哥俩把村主任叫来,说要让村主任当个证人。哥俩一听,这好办,那就叫去!不大一会儿,村主任来了。田大娘从怀里掏出一个小木盒,打开盖子,从盒里拿出一样东西。哥俩一看,那是一件装饰品,不怎么好看,但挺精致。田大娘对村主任说:“这是一块琥珀,是我那口子给我的,听他说,这东西的名字叫‘琥珀青龙’,因为琥珀里是一条几十万年前的小恐龙,刚孵出来就让松香铸上了。这块琥珀可说是价值连城,当初有人出30万他都没卖。本来我想把这东西留给我的两个儿子,可他们实在不争气,我谁也不给了,我要把它带到棺材里去,村主任你要为我作证,千万不能让他们把这东西抢走。”村主任一看,点点头:“好,我作证,就让你把这东西带到棺材里去,不让他们弄走。”田大娘一听:“那我就放心了。”说完,头一歪,闭上了眼睛。哥俩一看,心里这个气呀,敢情我们闹了半天白忙乎了!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