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屋
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中国新传说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故事会 > 中篇故事 > 冲破迷雾

冲破迷雾

时间:2016-08-29 作者:未详 点击:

  一、棘手的案件
  
  辛剑调入南江市检察院不久,就接到一件棘手的案件。那天徐检察长把他叫到办公室,指着坐在沙发上的一位精干中年男子说:“这是市政法委的吴明书记,有一件重要的案件要交给你。”
  
  吴明书记拍着放在茶几上的一个档案袋说:“这是汪志富告朱小海强奸他16岁的女儿汪蓉致死案,市检察院的侦查结论是汪蓉跟朱小海早就通奸,她是遭父亲打骂后羞愤自杀的。原告不服,上诉到省高院,省高院发回重审。这个案件你大胆地复查,如果遇到什么阻力,你就向徐检察长汇报。”
  
  徐检察长接着说:“让乐平做你的助手。记住,他只是助手,案件你全权负责。”
  
  辛剑点点头说:“好,我一定尽全力办好这个案件。”
  
  吴明和徐检察长交换了一下目光后说:“那就这样,你先把案卷仔细看看,熟悉案情。”辛剑站起来带着案卷离开了。
  
  当天晚上,辛剑突然接到一个陌生女士打来的电话:“是辛检察官吗?我是卢凤,你可能还不认识我,不过这没关系。我是受人之托,请你到都市阳光三楼包厢来一下,好吗?”
  
  辛剑心里好生奇怪,这个卢凤是谁?为什么要约我?是不是与案件有关?为了全面了解情况,他犹豫片刻后还是决定去,于是就说:“好吧,我马上过来。”
  
  辛剑一走进都市阳光三楼包厢,就见一个乳峰高挺、面若桃花的女士坐在里面。女士见他进来,立即站起来笑盈盈地说:“来,快请坐。”
  
  辛剑眼里闪过一丝疑云,问道:“你就是卢凤女士?”
  
  卢凤撒娇地抓住他的胳膊说:“是的,一回生,二回熟,快坐吧。”
  
  辛剑一坐下就开门见山地问:“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卢凤叫来小姐上菜,同时对辛剑说:“瞧你这个急性子,边吃边谈不是更惬意吗?”
  
  辛剑随小姐走到包厢门口低声说:“请你到外面等我的话,先不要上菜。”然后他回来关上门对卢凤说:“你不说明原因,我是没有胃口的。”
  
  卢凤走过来,贴近他说:“知道你那个案子的被告是谁吗?”
  
  辛剑想果然与案件有关,于是就说:“知道,不就是一个小混混朱小海吗?”
  
  卢凤说:“是的,可是他的父亲朱大海你知道吗?他可是南江市有名企业家,金宝房地产开发公司的老总,和姚书记关系非同一般。”
  
  辛剑问:“哪个姚书记?”
  
  卢凤神秘地一笑说:“南江市还有几个姚书记?就是市委姚文夫书记。”
  
  辛剑这才有点明白了,难怪吴明书记说不管遇到什么阻力,要向检察长汇报。于是便说:“你今天约我来,就是要跟我说这个吗?”
  
  卢凤说:“当然不是。”她从坤包里拿出一张牡丹卡放到桌上说:“这是5万元,一点小意思。如果案件办得好,姚书记会重用你的。”
  
  辛剑眉头一皱说:“牡丹卡你还是收起来吧,我不会要的。至于案件,我知道该怎么办。”说完拉开房门就走了。
  
  卢凤气得圆睁凤眼说:“真是个憨球,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
  
  二、两套方案
  
  金龙山庄小会议室里,市委书记姚文夫靠在一张高级沙发上,他的对面依次坐着公安局局长夏边升,法院院长许宏远,市委办公厅主任米勒,检察院副检察长汤志平。
  
  姚文夫扫视了一眼这几位心腹说:“你们分析分析看,吴明启用新调来的辛剑办案,是不是想动真格的?”
  
  四个心腹抽烟沉思,姚文夫带着微笑的眼神从四张面孔上缓缓掠过,停了一会,他接着说:“我想有两种可能,一种是和上次一样,走走过场而已;再一种就是要动真格的,想利用这个案件,和我较量一番。”此刻他眼睛盯着法院院长说,“如果是后者,你这个法院院长有什么对策?”
  
  许宏远说:“我的对策只有一条,就是听你姚书记的指示。我说的是老实话,因为我不是吴明的对手。”
  
  姚文夫说:“对吴明我要有两手准备,如果他是演戏走走过场,那就是我们的胜利;如果他不识相,要想和我们较量一番,那就叫他赔了夫人又折兵。现在你们就要做好准备。”
  
  众人点点头。姚文夫接着对米勒说:“你去做原告的工作,不管花多少钱,直到他满意为止,让他撤诉。”米勒说:“行,只要朱大海肯花钱,这个工作我负责做好。”会议在姚文夫的满意下结束。
  
  心腹们离开后,姚文夫迫不及待地回到包厢,轻轻锁上门,拉起正在看电视的卢凤,搂着她急吻,然后又朝床上撅撅嘴。
  
  卢凤伸出纤纤食指戳戳姚文夫的鼻子说:“老馋猫,等晚上再——”
  
  姚文夫把卢凤抱到床上,嘴巴贴着她的嘴巴说:“我等不及了……”
  
  当天晚上,米勒就找到汪志富说:“老汪啊,人死不能复生,这个官司你也很难打赢。你看这样好不好,你开个价让被告赔偿你的损失,保证做到你满意。”
  
  汪志富想了想说:“我开价100万,他能赔得起吗?”他想以此堵住米勒的嘴,没想到米勒满口答应说:“行,我去跟被告商量,明天就给你答复。”
  
  出了汪志富家,米勒又马不停蹄来到朱大海家,说了姚书记的意图,然后提出汪志富的要价。朱大海爽快地说:“没问题,我出150万,那50万让姚书记安排。”米勒高兴地拍着他的肩膀说:“好,这事就这么搞定了,让那些想借此案和姚书记对着干的人见鬼去吧!”
  
  这天上午,辛剑在办公室又一次认真地查看案卷,助手乐平坐在他对面抽烟看报。看着看着辛剑眼睛一亮,兴奋地对乐平说:“小乐,我发现了一个问题。”
  
  乐平放下报纸问:“什么问题?”
  
  辛剑说:“被告最有力的旁证,是三中几个女学生联名揭发受害人汪蓉跟朱小海早有来往的材料,这几个女学生是怎么知道汪蓉与朱小海早有来往呢?而且证词写得比较含糊。”
  
  乐平眯着眼睛望着他说:“辛剑,你真想把这个案子翻过来吗?”
  
  辛剑说:“如果是我们搞错了,为什么不能翻过来呢?”
  
  乐平说:“我说一句不该说的话,你还是适可而止吧,不要因此把自己也搭进去。”
  
  辛剑说:“我不明白你的意思。领导把这个案子交给我们,难道是要我们走过场吗?况且一个检察官的良心也不允许我那样做。”
  
  乐平说:“这个案子很复杂,不是你我能办得了的。”
  
  辛剑沉思着,但他心中充满了斗争的激情。
  
  可是辛剑没有想到,他还未来得及去调查那几个女学生做的旁证,就得到原告汪志富撤诉的消息,紧接着他又被调到基本路线教育团工作。更令他想不到的是徐检察长也调到基本路线教育团任团长。徐检察长拍拍他的肩膀说:“别泄气,原告突然撤诉肯定是有原因的,等机会吧。”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