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屋
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中国新传说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故事会 > 中篇故事 > 被“调包”的儿子

被“调包”的儿子

时间:2016-03-06 作者:未详 点击:

  一、泪洒他乡
  
  蔡淑君和同村的寇文虎相恋,可她父母嫌寇家穷,不肯答应女儿嫁给文虎,文虎提议两人私奔,出去打工挣钱,到时候生米做成熟饭,家里人不同意也晚了。淑君思虑再三也只好点头同意了。
  
  淑君和文虎来到距家一千多里外的益州市,两人租了一间小房子住,各找了一份活干。没多久,淑君怀孕了,她本想去医院做流产,可文虎不同意,他说自己能养活淑君和孩子。随着身体越来越不方便,淑君只好辞了活,一心等着孩子降生。
  
  很快几个月过去了,眼看再有不到一个月就要临产了,却发生了让淑君意想不到的事情。
  
  这天中午,淑君正在午睡,突然被吵闹声惊醒了。门“砰”地被踢开,一群人气势汹汹地冲进来。为首的一个五十多岁的胖女人,横眉竖目冲淑君吼着,让她交出“姓寇的混账”。
  
  淑君奇怪地问出什么事了。
  
  胖女人说文虎打死人了,“我要他给我男人偿命!”说着冲上来“啪啪”抽了淑君几个耳光,揪住她就要打。旁边跟随的赶紧拦住她,指着淑君隆起的肚子让她别打坏了。胖女人大概也怕出事,就一把推开淑君,指挥一起来的那些人把屋里的东西都砸了,这才余怒未消地走了。
  
  心惊肉跳的淑君望着满屋狼藉,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担心文虎出危险。突然间肚子疼得厉害,她只得强撑着走出去,想到路边坐公交车去医院。但肚子越来越疼,她禁不住躺到地上捂着肚子,豆大的汗珠滚落下来,引得过路人围着她议论纷纷。直到过来一位三十多岁的女人,见淑君要临产,赶紧拦了一辆出租车送她去了医院。推进产房不一会儿就传出了新生儿的哭声。
  
  送淑君来医院的女人叫舒欣,是一位中学教师。她为淑君交了住院费用,还请假在医院照顾她。舒欣问起淑君的家人在哪儿时,淑君掉下了眼泪,把自己的情况告诉舒欣。舒欣安慰她不要难过,母子平安比什么都好。
  
  淑君盼望文虎能来,还了舒欣交的住院费,接她和儿子出院。但一连几天也不见文虎来,病房里生孩子的产妇送走了好几批,只有她还在这里住着。如果文虎不出事应该找来了,现在看来他一定是出了意外,淑君越来越绝望。
  
  这天舒欣又来到医院,对淑君说出院后实在没地方去就先去她家住。淑君说:“大姐,我出院后想回老家去。你是我的恩人,也是大好人,如果你不嫌弃,这孩子我……我想送给你吧!”
  
  舒欣吃了一惊,连连摇头,安慰淑君不要乱想,她垫付的费用不必放在心上,安心照顾好孩子。
  
  淑君落下了眼泪,她说自己和文虎本来就没有领结婚证,家里也不同意他们的事,孩子一出生就是个名不正言不顺的人;加上文虎又惹了事,不知结果会怎样,如果真的杀了人还会被判重刑,她一个人没办法抚养孩子。
  
  舒欣说她家有个六岁的女儿了,再要孩子不合法,但可以帮她打听着把孩子托付给别人。淑君点点头:“大姐,我相信你,你要帮孩子找个心眼好的人家呀!”
  
  舒欣很快找到了一家想抱养孩子的,这夫妇俩都是本市的教师,结婚五六年了一直没有生育。舒欣把他们带到医院,夫妇俩一见孩子就非常喜欢。
  
  “你放心,小陶和小秦都是教师,孩子跟着他们以后一定会有个好的前途。”舒欣对淑君说。
  
  淑君点点头,可以看出来他们都是有知识的人,孩子跟了他们应该比跟着自己强。但这毕竟是自己身上掉下来的肉,就要送给别人,她的心简直要碎了。她抱起孩子,撩起衣襟把乳头塞到孩子口中,孩子贪婪地吸吮起来。看着看着,淑君的泪水禁不住顺着脸颊直淌下来。
  
  孩子吃饱了,在淑君怀中睡着了,她望着孩子的小脸真想大声说:“不,我不把孩子送人!”可她知道如今自己走投无路,没有其他办法,她一个人是很难带着孩子生活下去的,而且她还是一个没结婚的姑娘,带着孩子回家,以后一家人的名声都会毁在她手里。
  
  淑君把熟睡的孩子递到舒欣手中。“快抱走吧!”她说了一句就用被子蒙住头,歪倒在床上失声痛哭起来。舒欣把孩子递给小秦时,淑君突然叫了一声:“不……”跳下床又把孩子抢到了自己怀中……
  
  二、意外得子
  
  淑君抱着孩子又哭了一场,最后还是难舍难分地把孩子交给了那对夫妇。舒欣安排他们把孩子抱走了,将一叠钱递给淑君:“这是小陶、小秦两口子让我给你的5000元钱,你收下吧。”
  
  淑君满脸是泪,摇摇头:“大姐,你留够为我花的住院费,剩下的还给他们吧,我一分钱也不要,我不想让孩子长大后以为是他的亲妈为了钱把他卖给别人了。”
  
  舒欣只好把钱收起来,让淑君到她家住几天养好身体再回家。淑君不想去,她想尽快离开这个令她伤心的地方。舒欣去办好出院手续回来后拿来一张纸,说是贴在外面“公告栏”上的启事。淑君一看,见上面写着:“高薪聘奶妈一名,照顾孩子并为其哺乳,月薪3000元。”后面写了联系电话。
  
  舒欣问淑君想不想去试试。淑君想,现在自己走投无路,只有回家,可回去怎么对父母交待她也发愁。这样的事正适合她做,为什么不去试试呢?淑君点了点头。舒欣按“启事”上写的电话号码,联系到了雇主,带淑君过去看看。
  
  这是一幢独立的小楼,住着一个叫宁玉晶的二十多岁女人,长得很漂亮。她的儿子出生还不到一个月,她为了保持身材不给孩子喂奶,又担心只吃奶粉对孩子健康不利,这才想找个人给孩子哺乳的。淑君到宁玉晶指定的医院做了多项身体检查,检查结果都正常,加上舒欣出面为淑君担保,又押下了淑君的身份证,宁玉晶这才答应让她留下来试用一段时间。
  
  淑君的奶水很好,每次都能把孩子喂得饱饱的。但每当喂这个叫天天的孩子时,她就想起自己的孩子,不知不觉眼泪就流了下来。宁玉晶已经从舒欣那里知道了淑君的事,所以每当见到淑君流泪也不问为什么。淑君人实在,做事很麻利,宁玉晶比较满意。
  
  淑君见宁玉晶一个人带孩子住在这么大的房子里,从没见她的丈夫回来过,感到很奇怪,但也不好问宁玉晶。宁玉晶出手很阔绰,常叫饭店送菜过来,平日里不是去做美容就是上街买衣服。
  
  这天,宁玉晶又出去了,淑君一个人在家照顾孩子。突然门铃响了,淑君从监视器中看到门口停了一辆轿车,一位五十多岁的女人正在按门铃。她说她是宁玉晶的姨妈,专程来看她和孩子的。
  
  淑君刚要去开门,这时电话铃响了,是宁玉晶打来的,她用急促的声音说:“我就在门口附近,你千万不要开门,那是我的仇家找上门来了!”
  
  淑君惊得心“怦怦”直跳,任凭门铃不停地响,她也不去开门。门外的人无奈,只好离去了。直到天黑了,宁玉晶又打电话来让淑君赶紧出去。淑君抱孩子出来,见门外停了一辆车,宁玉晶正在车上冲她招手示意。淑君坐上车后,宁玉晶便催促司机加大油门将车开走了。
  
  宁玉晶带淑君住到了一家宾馆,她说不能回去住了,淑君问她缘由她也不肯说。
  
  在宾馆住了几天,淑君发现宁玉晶也不出去了,每天只是不停地打电话,然后就是一根接一根地吸烟。夜里淑君醒来,见宁玉晶还没睡,一个人坐在沙发上吸烟,整个人笼罩在烟雾中。淑君觉得她肯定遇到了什么难事,心里不好受,就起来倒了一杯水递过去。
  
  不料宁玉晶没接那杯水,却一把抓住淑君的手,眼中噙着泪水:“我求你答应我一件事好吗?”
  
  “什么事你尽管说,我能帮忙的话一定尽力帮。”淑君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慌忙说。
  
  宁玉晶对淑君讲起了自己的事。她上大学时家里出了变故,父亲被生意伙伴骗了,由小有积蓄的商人变成了负债一百多万的“负商”,需要尽快还债,不然就要被追究刑事责任。
  
  宁玉晶中止学业四处找工作,挣钱帮父亲还债。但她一个才二十岁的女孩子要想很快挣到一大笔钱谈何容易。万不得已她到夜总会做了“坐台小姐”,在这里她结识了好多官员和商人。包括本市副市长郭广斌,这位“花花市长”十分迷恋漂亮的宁玉晶,就买了房把她包养了做他的“二奶”。五十多岁的郭广斌只有一个女儿,他想让宁玉晶为他生一个儿子。宁玉晶觉得这是个可以“捞一把”的机会,就与郭广斌约定为他生一个儿子,但郭广斌要付给她200万。郭广斌痛痛快快地答应下来,并付给她一半“订金”。宁玉晶为父亲偿还了大部分债务,她想为郭广斌生下儿子后,要挟他和老婆离婚正式娶她。
  
  “现在我为他生了儿子,可不知怎么被他老婆知道了,那天找上门的女人就是他老婆!”宁玉晶说。迫不得已之下,她带上孩子和淑君离开藏娇的“金屋”住到了宾馆。可她再和郭广斌联系却一直联系不上了,她到处打听才知郭广斌贪污受贿“东窗事发”,已经被“双规”了。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