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屋
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中国新传说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故事会 > 中篇故事 > 黑蒺藜行动

黑蒺藜行动

时间:2016-02-11 作者:未详 点击:

  一、故意撞人
  
  盗窃团伙骨干刁小帅,接到团伙头目“黑蒺藜”的一项特别指令,令他踩点丽水二号天博楼,以便行劫。
  
  天博楼坐落在临江市风景秀丽的南湖畔。它是解放前修建的一栋西式小洋楼,占地约有二三亩,配有花园、亭台和假山。它的原主人名叫李浩然,是中央国民政府的一位高级顾问,1949年去了台湾。不久前,李浩然从台湾回大陆探亲,有关方面根据现行政策,将这栋小洋楼和花园物归原主,还给了李浩然留在临江市唯一的女儿李美娟。如今,李美娟和她的女儿李芸芸,就住在这栋小洋楼里。据说,李浩然这次回家,带回了不少古玩和名人字画,价值不菲。
  
  刁小帅了解了这些情况后,反复分析研究,觉得要想实施这个“黑蒺藜行动”,必须先从李芸芸姑娘这儿打开缺口。
  
  这天中午,一位白衣姑娘骑着一辆自行车向天博楼而来,她就是李芸芸。车到一个拐弯处,只见斜道里猛地蹿出一辆车子,“当”地撞上了李芸芸。李芸芸“哎哟”一声,摔倒在了地上。撞人的正是刁小帅!
  
  刁小帅赶紧扶起李芸芸,一个劲儿地赔礼道歉,问摔伤了没有?要不要去医院检查?李芸芸活动了一下腿脚,觉得没有什么大碍,狠狠地训斥了刁小帅几句,便一瘸一拐地往家走去。刁小帅诚惶诚恐,紧紧跟着,直把姑娘送到家门口。
  
  当天下午,刁小帅提着大包小包的礼物叩开了李芸芸的大门,道歉说自己一时莽撞,撞伤了姑娘,非常过意不去,特意过来看看,恳请姑娘原谅。
  
  对于刁小帅的过失,李芸芸尽管心中有气,但来者是客,她还是客气地接待了他。二人说了一会儿话,刁小帅告辞而去。刁小帅暗暗得意,他精心策划的打探天博楼的计谋成功了!
  
  至此,刁小帅以看望姑娘为借口,几次来访天博楼。通过几次踩点,刁小帅已基本掌握了一些天博楼的内部情况。
  
  天博楼分上下两层,门前一盏碘钨灯,夜里用来照明。宽大的庭院中鲜花盛开,青藤绕树,芳香怡人。一进门,便是客厅。客厅宽敞明亮,猩红地毯铺地,高档沙发错落有序,几幅装裱考究的字画悬于墙上,显得十分典雅高洁。
  
  刁小帅每次走进李家,都没有忘记自己的使命,一双贼眼四处搜寻着“东西”有可能存放的地方。偷窃这些字画,是这次“黑蒺藜行动”的内容之一。他不懂字画,更不懂字画的落款年庚,只觉得这些字画较新,不像是古画。他猜,李家的字画很值钱,不可能堂堂正正地挂在客厅里,一定是在一个十分隐秘保险的地方藏着。在什么地方呢?二楼,一定是二楼!可是,怎么能上得去二楼呢?他在苦苦地思谋着计策。
  
  由于刁小帅的“真诚”,一来二去,李芸芸非但原谅了他的“过失”,还渐渐对他产生了好感。对刁小帅每次上门都带东西也很过意不去,让他以后不要再带任何东西了,并且表示愿意和他交个朋友。对于这样的结果,刁小帅自然求之不得,这也正是他费尽心机想达到的目的。
  
  这天晚上,刁小帅又来了,二人便闲聊起来。刁小帅发现,今天李芸芸的神情特别异样,两潭秋水般的明眸中,闪动着一种极为复杂的光芒。他不知这是为什么,心里感到一种从未有过的甜蜜,行窃的心思一下全无。这时,楼上传来一阵女人的咳嗽声,李芸芸道:“哦,我妈可能患了感冒,我去看看!”说罢起身就要上楼。刁小帅看看时候不早了,便借机告辞。
  
  二、计探二楼
  
  刁小帅回家后,第一次尝到了失眠的滋味儿。一闭眼,李芸芸的音容笑貌就浮现在眼前。他暗暗觉得好笑:自己这是怎么了?
  
  有生以来,他还没有体验过哪个女人对他这么柔情。他这个年纪的人,正值血气方刚,的确需要女人,需要女人的爱,需要……可又有哪个姑娘肯跟自己来往呢?李芸芸这是怎么了?看她对自己的眼神儿,深情而又复杂,令人捉摸不透。她表示愿意和自己交朋友,难道说她看上了自己?对自己有了那层意思?念头一冒,自己又立时否定了。不、不,自己是个什么东西?一个没有正当职业,专事溜锁撬门,遭人唾骂的贼!自己能配得上人家吗?眼下她还不知我的身世和底细,我所做的这一切,恰恰正是为了从她这儿打开缺口,以便行劫她家……多么可怜的姑娘啊,盗贼就在身边,她全然不知,还……唉!
  
  刁小帅辗转反侧,难以入睡,心里充满了矛盾。眼下,费尽千辛万苦,“缺口”已经打开,道儿也已蹚平,难道说就此罢手不成?那样,“黑蒺藜”能答应吗?“帮规”能允许吗?刁小帅一想到这些,心里就发毛。思之再三,还是决定硬着头皮干下去。
  
  第二天上午,刁小帅又去了天博楼,敲了敲门,里面没有动静,里面莫非没有人?按照“职业习惯”,他多想趁机翻墙而入啊!可是庭院深深,说不定李芸芸的妈妈就在家里,没有绝对把握的事目前他还不能做。
  
  正在思谋对策,只见李芸芸不知从哪里冒了出来。二人一见面,彼此都感到很惊喜。只听李芸芸道:“小帅(通过多日的接触,李芸芸已经知道了刁小帅的名字),我正要找你,你……能帮我个忙吗?”闻听姑娘有求于他,刁小帅高兴极了,连忙说道:“你咋跟我客气起来了?有什么事,只管说,只要我能办到的……”
  
  李芸芸嗫嗫嚅嚅,终于开了口:“噢,是这么回事,我家的抽水马桶坏了,你能不能……”刁小帅闻听是这么回事,简直是骑马吃豆包———乐颠馅儿了!大手一挥道:“咳!我当什么事呢,修修马桶,小菜一碟。走!”
  
  修抽水马桶时,刁小帅借机打探起李芸芸的妈妈来:“哎,芸芸,咋不见你家阿姨?”
  
  闻听此言,刚还春风满面的李芸芸,顿时粉面凝霜,现出十分痛苦的表情,如实相告道:“妈妈病了,去了医院……”
  
  刁小帅这下心中有了底,暗暗庆幸好运气。他才不管你病不病呢!她妈妈不在家,少了一双监视的眼睛,这才是天赐良机呢!
  
  李芸芸从冰箱里拿出两听饮料,打开,递给刁小帅一听,自己喝一听。刚喝了两口,刁小帅道:“芸芸,你去给我找把钳子来。”李芸芸答应一声,放下饮料,走了出去。
  
  刁小帅一阵冷笑。见李芸芸已经出去,飞快地从衣兜里掏出早已准备好的“三分迷”药粉,倒进李芸芸的那听饮料里,又拿起摇了摇———这就是他昨夜预谋好了的上楼方案。这种药粉神奇得很,只要喝下,三分钟内,保准使人昏睡。现在火车上盗贼行窃旅客,多采用此法。有了这三分钟,他便可得到想得到的一切!
  
  李芸芸拿着钳子走了进来,刁小帅接过钳子,胡乱地拧着,眼睛却不停地瞟着那听饮料。大概外面天太热的缘故,李芸芸一进门,便端起那听饮料“咕咚咕咚”就是两口。刁小帅窃喜,就等着姑娘昏睡后,他便从从容容地侦探这座小楼的一切!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