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屋
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中国新传说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故事会 > 中篇故事 > 山坳绝恋

山坳绝恋

时间:2016-01-20 作者:未详 点击:

  一、俏小伙巧遇疯姑娘
  
  李晓东是省城一家外贸公司的副总经理。这天,董事长兼总经理吴大江将他叫到办公室。李晓东以为吴总让他跑一些批文什么的,吴大江却对他说:“晓东,我今天找你来,主要和你商量让你下乡的事,咱们坐下好好谈谈。”
  
  下乡?李晓东闪着一双精明的大眼,不知这位吴总又在搞什么新名堂。见李晓东有些疑惑的样子,吴大江说:“我准备在医巫闾山脚下的王麻子沟建一个山野菜加工基地,我在那里插过队,对那里的一切非常熟悉。那里的山野菜漫山遍野都是,我想把它们加工成商品上到外国人的餐桌上。我想让你帮我在那儿建个公司,负责公司的组建、产品的收购和加工等一切事宜。我工作很忙,那儿的一切都由你负责来运作,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我就不出面了。你准备一下,三天后动身去王麻子沟谈妥具体事宜。”
  
  真是无巧不成书。一听王麻子沟,李晓东就来了兴致。因为王麻子沟新上任的村委会主任刘玉民是他高中时的同学,今年春节期间同学聚会,李晓东还见到这位阔别多年的老同学呢!所以,当吴大江让他到王麻子沟建公司,他二话没说就答应了。三天后,李晓东就赶奔王麻子沟。一路上,李晓东反复琢磨吴大江的话。看得出,吴总和王麻子沟有很深的知青情结,可吴总为什么说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他不出面呢?
  
  吴大江原是一家国有企业销售科长,前几年下海组建了自己的公司,几经拼搏,现在已是身家数千万元的私人公司老总了。不过,吴大江待人宽厚,从没一点老总的架子。他对李晓东非常好,现在,李晓东正在和他的独生女儿吴玲玲谈恋爱呢!从某种意义上说,吴大江已经是他的准岳父了。尽管吴玲玲漂亮大方,不过,李晓东却有些讨厌吴玲玲的小姐脾气。两个人经常是好了闹,闹了好,李晓东有时候也拿这位大小姐没办法。
  
  来王麻子沟之前,李晓东已经和刘玉民在电话里沟通好了。刘玉民是个精明强干的农村带头人,他一听李晓东要来他们这儿建公司,高兴得在电话里就大叫起来。
  
  春天过早地来到了王麻子沟。尽管是初春,大山外边还春寒料峭,可王麻子沟的沟沟畔畔的阳坡上已经泛起了几许绿意。李晓东一下车,就深深地喜欢上了这个北方大山里的小山村。为了迎接李晓东的到来,刘玉民特意组织村民举行了一个颇为隆重的欢迎仪式。锣鼓喧天中,李晓东忽觉得有人轻轻拽了一下他的衣袖。李晓东以为是刘玉民,扭头一看,一个长相格外清秀的姑娘正在含情脉脉地望着他笑呢!长这么大,李晓东只在电影里看见过如此清纯美丽的姑娘,他的脸儿腾地就红了。刚下车怎么会有这样一个漂亮姑娘用这样火辣辣的眼神打量自己呢?难道,是自己的衣着举止什么的让这个山里姑娘感到惊奇?刘玉民这家伙唱的是哪出戏啊?李晓东正在惊疑的时侯,那姑娘忽然拉住了他的手,然后竟当着全村人的面扑进了他的怀里痛哭起来。
  
  只听那姑娘哭泣着说:“天白,你终于接我来了。我知道,你是不会忘记我的!”
  
  谁是天白,天白是谁?一个姑娘家一见面就搂着自己在大庭广众之下哭着亲热,这都哪儿跟哪儿啊?
  
  就在李晓东窘迫得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人群里走出一位五十岁左右、村民打扮的男人,一把将姑娘从李晓东身上扯开了。
  
  “冬花,他不是于天白,人家是到这儿来建公司的大老板!”男人冲着姑娘指手画脚地解释。
  
  “爸,你不要拉我,他是天白,是天白啊!”姑娘抹着泪,眼睛仍然直直地看着李晓东。那男人没法,冲着李晓东不好意思地点了点头,然后强行将姑娘拉走了。
  
  这时刘玉民请他到屋里就餐。酒桌上,刘玉民细说了这姑娘的一切。李晓东这才明白这姑娘是受过爱情刺激的疯姑娘。刘玉民说,这姑娘叫冬花,那男人是她爸爸郑宝昌。三年前,高中毕业后的冬花怀着走出大山的向往,随着几个进城打工妹一道进了省城。在城里的公司,冬花遇到了一个叫于天白的公司白领,两个人谈了恋爱。山里的姑娘实在,再加上想走出大山,冬花就将一颗少女真诚的心给了于天白。没想到,后来于天白和公司老总的女儿好上了,他们形影不离。冬花发现了,一时想不开,辞工回来后就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一晃好几年过去了,冬花还在时刻念叨那个负心的男友。她总是当着大伙儿的面,说那个天白总有一天会来接她。郑宝昌是刘玉民的岳父,所以,刘玉民知道内情。不过,刘玉民也没见过天白。对今天小姨子的反常举动,刘玉民判断,在长相上,李晓东肯定和那个叫天白的人酷似,要不然,冬花是不会这么反常的。听罢刘玉民的讲述,李晓东不由得笑出声来,天底下难道还有这么巧合的事情?
  
  冬花错认李晓东的事情不到半天工夫就在小山村里传开了。天生敏感的李晓东早就从乡亲们上下打量他的眼神里和窃窃私语里觉察到了。不过,李晓东是个开朗的人,对此,他并没有往心里去,只是一笑置之。
  
  由于村委会大院有些冷清,刘玉民就安排李晓东住在他们家的西屋。因为晚上喝了点酒,再加上一路劳累,李晓东就早早地躺下休息了。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李晓东忽然觉得炕沿轻轻一动。李晓东是个觉轻的人,睁眼一看,柔弱的灯光下,那个白天当众扑在他怀里的冬花正仔仔细细打量他呢!
  
  灯光下的郑冬花穿了一身时新的衣裳,比白天显得更加漂亮。李晓东只觉头皮发麻,一骨碌就坐了起来,冬花眨着一双清澈的大眼专注地看着他问:“天白,他们都说你无情无义,可我不相信你会不来接我。天白,你这次来,是想明天就接我回城里的吗?”
  
  好在李晓东听过刘玉民解释,心情才不至于过分紧张。不过,这深更半夜的,一个精神失常的姑娘将他当成了自己的男友,这的确也让人感到有些难为情。没等李晓东穿完衣服,冬花一下子又攥住李晓东的手闭着眼睛放在了胸口,再一次泪流满面:“天白,谢谢你!我明天就跟你回去。”
  
  不知为什么,李晓东虽然有些窘迫,却没有讨厌她。他知道,这是一个在爱情上受到过伤害的姑娘。他只是对她解释说,他不是什么于天白。冬花似乎听懂了他的话,眨着眼睛愣愣地看了看他,然后说:“不,你不是李晓东,你是于天白!天白,你不爱我了吗?”此时的李晓东打心眼儿里想劝慰这个因情而痴的姑娘,可面对眼前的情景,却一时不知说什么话才好。
  
  这当口儿,刘玉民和妻子、岳父走了进来。郑宝昌一把扯住女儿说:“冬花,他不是那个于天白啊,他是到咱们这儿来投资的大老板李晓东。”刘玉民和妻子也劝冬花。可大伙儿越是劝说,冬花越拉着李晓东的手不放:“你们弄错了,他不是李晓东,他是于天白。”接着对李晓东说:“天白,告诉他们,你是天白,你是来接我的!”
  
  面对冬花的痴情,在场的人都心痛得流下了泪水。在去省城之前,冬花是这山坳里一朵最美的带着晨露的山花。本以为到外面闯荡见一番世面,没想到却因情而疯。但无论大伙儿怎么劝说,冬花就认定李晓东是那个伤害她的于天白。郑宝昌面子上挂不住,强行拽着女儿的手走出了屋子。郑宝昌领着女儿走后,刘玉民两口子又不住地道歉。李晓东说没什么,心里却在想,天底下竟有如此痴情的姑娘。
  
  打那以后,李晓东就对这个因情而疯的山村姑娘有了极为深刻的印象。为了防止再度引起不必要的麻烦,李晓东搬到了村委会居住。
  
  二、扮情人治好疯女病
  
  谷雨之前,李晓东就将公司的产房和设备组建完了。因为公司的成立,不但为村子里解决了百十号劳动力,更推动了全村乃至全乡的经济发展。那些淳朴的老乡每日泡在山上,将那些平时理都不理的山野菜送到公司的加工车间换取了不菲的报酬。
  
  李晓东是一个非常细心的人,每天都扎在山野里观察山野菜的生长发育情况。李晓东的想法是,怎样使山野菜的货源充足。他准备鼓励山民们在冬天利用温室大棚来栽培山野菜。这天早上,李晓东从山上回来就坐在村头小河边的碾盘上,望着河水出神。时间过得真快,一转眼,他来到王麻子沟已经好几个月了。李晓东不由得想起吴玲玲来。最近李晓东给吴玲玲打电话,吴玲玲老不接他的电话。这让李晓东感到很纳闷。这姑娘常耍小姐脾气,这阵子,该不是又冲他耍脾气吧!
  
  李晓东正在想心事,突然一双手蒙住了他的双眼,紧接着传来了银铃般清脆的笑声。李晓东回头一看,冬花正站在他身后冲着他乐呢!冬花的情绪今天看起来挺好,看着李晓东就是一个劲儿地乐。自打来那天到现在,李晓东还是头一回见她这么高兴。冬花穿着红毛衣蓝色牛仔裤,细面长身的,站在那儿就像一株春日里的小白杨。她的穿着打扮和常人一样,如果她不说话,没有一个人能看出这是个疯姑娘。
  
  就在李晓东看她有些呆愣的时候,冬花拍了拍他的胸脯,心疼地说:“一大早就站在这儿,身上穿得这么少,也不怕得了感冒。昨晚上我做了个梦,梦见你来接我,没想到你真来接我了。”
  
  李晓东尽管有些窘,但并不讨厌,颇为耐心地向冬花解释他的身份。冬花听着他的解释,看着他的眼神,情绪突然稳定下来,继而蹲下身子呜呜地哭了起来。李晓东见状,马上掏出手机,给刘玉民两口子打了个电话,刘玉民两口子赶来将冬花拉走了。中午饭的时候,刘玉民的妻子春花从口袋里拿出一张相片来,递到李晓东面前。李晓东一看,相片上的那个人长得和自己简直像孪生兄弟一般。怪不得冬花把李晓东当成了和她分手的男友于天白,原来,两个人长得竟然如此相像。春花叹息着告诉他,这是她无意中从妹妹的枕头底下发现的。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