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屋
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中国新传说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故事会 > 中篇故事 > 逃来的新娘

逃来的新娘

时间:2016-01-16 作者:未详 点击:

  一
  
  台湾新竹翠绿村有个姑娘叫杜歌妤,今年23岁,是全村最漂亮的新竹姑娘。前几年,她从新竹到台北一间美术工艺厂工作,现在,她不能去了,原因是和她相依为命的老父亲患了肝炎,她被迫从台北回来照顾老父亲的病。为了给爸爸治病,她耗尽了打工得来的那点微薄的积蓄,还欠下一屁股的债。为了还债,她只得由姑妈介绍,嫁到台南山区,与一个矿山老板林满仓结婚。
  
  这婚姻她是被迫的,是她父亲杜中成得林家10万美金的财礼,才答应把女儿嫁给林家的。
  
  上次,她从台北回来,就曾经同父亲针锋对麦芒顶撞过,当时歌妤坚决声明:“爸!这门亲事我坚决不同意,我从来没见过这个男人,凭什么要我同他绑在一起过一辈子?若你逼我太甚,我就离家出走,去大陆找我妈!”在激动之中,她不知不觉说出心里话。
  
  “去呀!去找你妈呀!”父亲愤怒地瞪着女儿,轻蔑地说,“你妈对你太好了!她为了要到大陆做生意,女儿也不要了。这么多年了,她从未回来找过你,你以为她现在还会认你这个女儿?”
  
  歌妤不哼声了,她不知说什么好。母亲温玉兰是台北一个小户人家的女儿,当年是台北农业专科学校的学生,和歌妤的爸爸杜中成是同班同学。毕业后,玉兰从台北来到新竹,与杜中成结了婚,夫妻俩开了一个小农场,玉兰就一心扑在农场的花卉栽培上。谁知杜中成经不起六合彩的引诱,一头投入到六合彩赌博上。玉兰屡劝不听,不久,杜中成赌输了,小农场也保不住了,夫妻成了赤贫户。温玉兰一气之下,与杜中成离了婚。不久,她就同另一个同学、房地产商吴群结了婚。后来,许多台商纷纷到大陆投资办实业,她就跟丈夫来到大陆滨海市。现在吴群是群星房地产集团的董事长,温玉兰是集团公司的总经理,生意非常红火。
  
  杜中成愤愤地说:“她压根儿就不把你当女儿,现在跟姘夫跑到大陆去了。这就是你日夜思念的好母亲,你今后不要在我面前再提起她,懂吗?”
  
  母亲的风流韵事,杜歌妤早有所闻。村里老一点的人告诉她,她的容貌和身材肤色,太像她妈妈了,所以这么白嫩漂亮。在台南山村姑娘堆中,她亭亭玉立,简直是鹤立鸡群,让男人们看了啧啧羡慕。
  
  “我不同意!”她执拗地说,“爸爸,我不能跟一个我不了解的陌生人结婚,你别逼我好不好?”
  
  “可是爸爸已经答应满仓他爹了。”
  
  杜歌妤喉头哽咽地说:“我恨他,他仗着有几个臭钱,就想要我的身体……”
  
  “你怎么能这样说话?满仓也是真心爱你的,他说他曾悄悄地瞧过你,挺喜欢你。他说他给10万美元,只是给我治病,没什么意思,并不像你所想象的一样,为富不仁,趁人之危,仗着有钱来买你。他还说,你是我的独生女儿,赡养岳父是他应尽的义不容辞的责任,看你想到哪里去了!”
  
  “我不想听他的花言巧语,说的比唱的好听,若他是条堂堂正正的汉子,他想做慈善事业,就应不带任何条件。”
  
  “我不许你这样说话!”父亲警告地说,“我的姑奶奶!爸求你了。爸也是走投无路,考虑到满仓这孩子也不错,才收下他家财礼的,而且现在我已经把钱拿去还债了。若你不答应,爸爸只好死给你看了。”父亲可怜巴巴地央求着。霎时,杜歌妤感到眼睛发酸,“哇”的一声,投入老父亲的怀抱,父女俩抱头痛哭起来。
  
  二
  
  杜歌妤就这样同满仓结婚了。在台南这山区,他们的婚礼还是非常传统、热闹、隆重。
  
  婚礼时,歌妤一直沉默着。她脸色如蜡,毫无表情地跟在新郎后面,冷冰冰地逐个给每席的客人敬酒。冷漠的态度,使新郎很难堪。歌妤也注意到丈夫尴尬表情,她不理会他内心的不快,她倒是希望他婚礼过得磕磕绊绊,希望他后悔,让他明白一条颠扑不败的真理——强扭的瓜不甜。
  
  宴会结束了,在闹新房的时候,有些客人把红包放入她的茶盆里,这是台南当地的一个古老的风俗。杜歌妤向茶盆觑上一眼,心里跳动起来,她想到只要有了钱,她就能远走高飞去大陆找妈妈,永远摆脱这个野男人。
  
  夜深了,闹洞房的客人知趣地告辞了,当满仓送走最后一个客人顺手将门关起来时,歌妤的心跳加速。她转身过来,惊恐地望着这个激动的男人,直到现在她才看清他的脸。他比他的同龄的青年长得魁梧,细腰宽肩,剑眉星目,脸上露着憨笑,使人感到他有点儿傻气。满仓傻乎乎地盯着她,赞叹地说:“歌妤,你真是太美了,我太幸福了!”说完,他迫不及待地猛扑过来……
  
  三
  
  翌晨,当杜歌妤醒过来时,满仓还在她的身边酣然熟睡着。
  
  满仓夜晚是这样粗野地对待她,令她十分反感,她认为是对她的凌辱。
  
  想起昨晚那炼狱般的初婚之夜,一想到那难堪的情景,满仓粗野讨厌的嘴脸就浮现眼前。她心里发怵,这日子以后怎么过啊?她想到离家出走,但是台湾就是这么一个海岛,满仓有的是钱,他会利用他一切社会势力寻找她的,她能跑到哪去呢?
  
  她要反抗,要出逃,要彻底摆脱这臭男人,唯一的办法就是要逃到大陆去,找亲生的母亲,才能永远离开他……她悄悄起来穿好衣服,拿起昨晚客人送给她的红包,一个个地撕开,取出里面的钱,清点一下,竟有5万多元台币。
  
  很久以来,她就听村里人说,母亲现在是大陆滨海市“群星房地产集团”总经理。到了大陆,就会找到妈妈的。这些年来,她一直记住这个并不难记的公司名字。她把钱和身份证放入小坤包里,拿了一些日用的物品和自己平日换洗的衣服,就匆匆向门外走去。
  
  她用头巾裹住头,使人看不清她的脸。走到村头,凑巧来了一辆计程车,她一招手,小车在她面前停了下来,她一头钻入小汽车里,小汽车快速向台北市区驶去。
  
  当天中午,小汽车终于到达台北市。台北市区车水马龙,繁华无比,歌妤无心观赏美景,心里非常惶惑,但是很兴奋。
  
  她首先选了一间比较普通的旅馆住下。这旅馆虽然并不豪华,但是还算十分清洁。旅馆收费不算昂贵,正适合她的经济情况。因为她现在手头上的钱并不多,她要省吃俭用,度过这难关。
  
  一夜的睡眠,使她恢复了精力和自信。她起床后,就到警察局办理赴大陆探亲的申请。想不到,居然非常顺利。第二天就办好了该办的一切手续,第三天,她乘飞机从台北经香港飞到大陆广州。当晚,她所住的旅行社宾馆的服务生就找上门来,征求她有什么事要帮忙的,她就将要来找妈妈和妈妈的地址填入一张表格里。想不到次日,就有一个中年的妇女开着一辆漂亮的小汽车来找她,自称是温玉兰。她们互通姓名之后,因为歌妤是七岁离开妈妈的,现在还依稀记得妈妈的样子,因此她非常激动,一头扑入那个妇人怀里,连哭带喊着:“妈妈!”
  
  她从来没有想到妈妈是这样的年轻,算起来她已是不惑之年了,但她的面容没有一丁点儿皱纹,还是那么的白净滑嫩,那身段简直就像一个青春韶华的少女。她真为有这样一个漂亮的亲生母亲而自豪。
  
  到了妈妈家里,歌妤才知道母亲已经同一个台湾地产商人吴群先生结了婚。吴群先生现在去美国谈生意了,家里只有妈妈。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