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屋
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中国新传说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故事会 > 中篇故事 > 刘好和他的女人

刘好和他的女人

时间:2015-05-21 作者:未详 点击:

  一
  
  刘好和女人的故事,得从贺文兰这个人开讲。那时刘、贺两人都在毛纺厂干活,同在一个班组。贺文兰长得十分秀气,走起路来腰扭得像杨柳枝似的,浑身透着一股水灵劲儿。厂里的后生虽然个个眼馋,但没一个敢追。不料想这么个漂亮人儿,却被“野狼”给缠住了。“野狼”当然不是山里的狼,而是城里有名的混混,派出所的常客。他每天下班时就在厂门口缠着贺文兰,弄得贺文兰又气又急又无可奈何。同事们因害怕“野狼”,都不敢上前,唯有傻愣愣的刘好不知厉害,走上前对“野狼”说:“放开她吧,你这样死皮赖脸的成何体统!”结果是挨了“野狼”一顿毒打,弄得脸上青一块紫一块。可是,这刘好硬是不知好歹,仍是一次又一次地阻止“野狼”纠缠贺文兰。几个月下来,刘好那张脸就像夏天的花园,变得五颜六色了。到后来,刘好干脆送贺文兰回家,他就是这样一位“打不死的程咬金”。凭良心说,他当时对贺文兰真的没什么痴心妄想,也从未打过贺文兰的什么主意,只是看见别人受欺负他就要管,哪怕自己被挨打也在所不惜。
  
  这样一来二去,还真感动了贺文兰。那天贺文兰把刘好约出去,竟说要嫁给他。刘好傻眼了,天上掉下的馅饼太大,把他整个心都盖住了。刘好连连摇头说不行不行,我家里穷,你会受委屈的。贺文兰说我不怕,你是我这辈子遇见的最好最好的人!
  
  那时候“野狼”正好犯了事,被送进监狱里去了。贺文兰就嫁给了刘好,真的是让刘好捡了个大便宜。
  
  不料成婚之后,贺文兰却告诉他,她曾被人强暴过。刘好脑子“嗡”的一声响,就像被人打了一闷棍,呆愣了好半天。后来想想也是,要不然贺文兰怎么会嫁给他呢?也只好认命了。但心里总还是留下一点抹不掉的阴影。六七个月之后,贺文兰生下一个孩子,刘好怀疑是“野狼”的种,心常被苦涩罩住,像长满了乱蒿草。但他最终还是说服了自己,贺文兰的孩子,也是他的孩子。那孩子就取名为刘小好。
  
  两年后,毛纺厂不景气,为了保住贺文兰,刘好先下岗了。再后来,贺文兰也下岗了。这一来三口之家的日子就显得紧巴巴,贺文兰的刁蛮劲儿也就暴露出来了。她整日骂刘好是窝囊废,嫁给他算是倒了八辈子霉。刘好只好忍着,偏偏这时候“野狼”又出现了。此时的“野狼”不是彼时的野狼,这家伙出狱后不知在哪儿发了财,一身西装笔挺,风度翩翩。这是个用财富说话的时代,贺文兰很快便投进了“野狼”的怀抱。有一次,刘好在家里还把两个人堵个正着。“野狼”一边穿衣服,一边荣辱不惊地说,有什么条件,你尽管提。刘好还能说什么?只从眼里飞出两朵蓝幽幽的火苗……
  
  这样的日子当然没法再过下去,刘好和贺文兰只能分道扬镳。
  
  二
  
  刘好正值壮年,每一个汗毛孔都生长着对女人的渴望。刘好得找个女人。他在本子上记着各种征婚的信息,有城市的,有农村的;有离异的,有守寡的。他一次次和女人约会,而每一次都以失败告终。
  
  刘好通过婚姻介绍所,又联系了一个叫杨倩的女人。刘好在电话里跟她商量好了会面的地点和接头暗号。
  
  刘好在约会地点和杨倩对了暗号接上头。他细看一眼:杨倩的脸有些粗糙不平,腰有点儿粗,唯一受看的是胸和屁股。刘好不能挑剔,他没有挑剔的资本。好在杨倩说对他印象不错,说人有没有缘分第一眼就能看出来。杨倩说她有个13岁的孩子,很讨人喜欢。她还问刘好有没有孩子,她嫁过来还可再生一个。刘好含含糊糊地没有正面回答,不过女人一见面话说到这份上,倒有些出乎刘好的意外。
  
  这个时候,一个少妇出现在两人的视线里。少妇轻飘飘的,脚步有些踉跄,仿佛一口气就能把她吹起来。刘好想,这个女人怎么啦?我一个指头就能把她捅倒。奇怪的是,那个女人还真的就像刘好捅了她似的,摇摇晃晃到刘好的身边就突然倒下了。
  
  刘好一看不好,要出人命了。他连想都没想,伸出手来就把她抱起来。少妇脸色惨白,紧紧地咬着下唇。这一刹那间,刘好完全忘记了自己是来约会的,忘记了身边还有个杨倩,心里想着的就是救人。他拦了一辆出租车,把少妇抱进车里,对司机说:快!去医院!
  
  三
  
  刘好把少妇送到医院。医生说:少妇是宫外孕,要立即做手术。对不起,先生你得先交5000元押金。刘好傻眼了!他兜里只有300元,再说,这个少妇他又不认识。他请医生先做手术,救人要紧,他去联系她的家属。可医生心硬如铁,说这不符合手续,况且现在什么样的骗子没有!气得刘好一把揪住他吼道:她要有个好歹,我宰了你!好像那少妇是他的亲人一样。后来还是院长来解围,答应先做手术,但住院费在天黑前必须交齐。
  
  刘好好不容易问清少妇家里的电话,抓着电话就猛拨。可是,电话拨破了也没人接。若换了别人,早就溜之大吉了。可刘好没跑,跑了他就不叫刘好了。他存折上还有1万多元钱,先取出5000元给少妇垫上了。
  
  少妇的手术做得很成功,刘好的电话却拨得不顺利。一直到晚上,谢天谢地,对方总算有了应答。
  
  一个小时后,一个满脸灰扑扑的女人出现在病房。刘好松了一口气,这时才突然想起和杨倩约会的事。糟了!招呼都没打一声,就把人家扔在一旁。刘好赶紧给杨倩打电话,想解释一下,道个歉,不想杨倩却怪里怪气地说:你才忙完呀?你没陪她过夜?算了,天太晚了,我要睡觉了。语气冷冰冰的。完了!刘好垂下头,像是被人打断了脖子。
  
  刘好垂头丧气地返回医院,把5000元钱的押金条交给那个灰扑扑的女人。女人拿着押金条翻来覆去不吭声,好一会才说她是个卖菜的,拿不出那么多钱。刘好急得眼珠子都快弹出来了,大声问:你家里人呢?家里没别人吗?女人说,病的是她的表妹,叫陈红。陈红没有别的亲人。
  
  刘好的脑袋嗡地涨大了,像是一个摔裂的西瓜,汁水一下子冒出来。陈红已经睡了,想想她也跑不了,那……只好明天再来吧。
  
  四
  
  这一晚上,刘好在床上辗转反侧,就像被人丢进了烤箱。他是在担心那5000元钱啊!这可是他开三轮摩托一元一元攒起来的,容易吗?第二天一早,他就去了医院。陈红一见他,脸上就闪过一丝慌乱,说多亏了你,要不我就没命了。说着,几颗泪珠便砸到手背上。
  
  刘好最怕看到女人哭,忙说我不是来要钱的,是来看看你。陈红才浅浅一笑,笑得很妩媚,像是草丛上落了一只花蝴蝶。刘好想证实一下她是否有别的亲戚,说你要通知家人,我替你找。陈红说我除了表姐,没别的亲人。说话时声音里透着伤感和忧郁。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