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屋
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中国新传说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故事会 > 中国新传说 > WiFi事件

WiFi事件

时间:2022-05-19 作者:未详 点击:

  张晓民一家刚搬来这个小区不久,这天下午,对门的孩子“砰砰砰”地敲开了张晓民家的门,张口就说:“你们家的WiFi密码是啥?我要上网课!”
  
  张晓民是当老师的,见来者是个小学生模样的男孩,就没多想,把自家的WiFi密码报了一遍。怕孩子记不住,他还专门写在了纸条上。男孩一瞧,惊呼道:“这么复杂啊,怪不得我试不出来……”
  
  张晓民听了,心里不是滋味。这“试不出来”啥意思?他想说什么,男孩却早已转身回了屋。
  
  傍晚,老婆玉芳心急火燎地赶回家,打开电脑,说要给领导发一份重要的工作文件。可一上网,传文件的速度跟乌龟爬似的。玉芳冲进儿子屋里一顿“侦查”,确认儿子没在玩游戏,便对老公吼道:“这就是咱家新装的宽带?这破网速!”
  
  “不会吧?”张晓民嘟囔着给运营商打电话,客服小姐排除了几项情况后,问:“有没有其他人共享了你们家的宽带呢?我们之前接到很多类似的投诉,不少都是因为有人蹭网……”张晓民顿时明白了:“嗯……那我知道了。”
  
  挂了电话,张晓民跟老婆讲了邻居家小孩的事,玉芳嘀咕了一句:“全市统一上网课的时间不是上午嗎?”这时,门外传来一阵阵电子游戏的背景音,张晓民开门一看,又是邻居家那个孩子,这会儿正猫在张晓民他们家门口,拿着手机玩枪战游戏!
  
  之前不是还说要上网课的吗?家长不管管?张晓民有些气恼,立即敲了邻居家的门。门开了,一个络腮胡男人光着上身,穿着大裤衩,手里托着一个平板电脑,正放着连续剧呢!客厅沙发上还窝着一个女人,捧着手机刷得起劲。
  
  张晓民把孩子的情况一说,男人立马瞪起眼,咬牙切齿地对孩子训道:“臭小子,跟我说挑个信号好的地方上网课,敢情你是玩游戏呢!我警告你,念不好书,老子可养不了你!”又听屋里的女人抱怨:“让你管孩子作业,你不管,就知道自己‘追剧’!”
  
  男人没好气地说:“我倒是想管,可一个刑满释放人员,能管什么作业?”
  
  刑满释放!张晓民心里一“咯噔”,硬生生地把一肚子牢骚吞了回去。玉芳得知情况,来气了:“他们全家都蹭网?不行,我要改家里的WiFi密码!就这网速,我的文件还传不传了!”
  
  张晓民赶紧掏出自己的手机,为难地说:“姑奶奶,我开手机热点让你上网,行不行?对门那家伙可不好惹!”玉芳气得直翻白眼,她立马用电脑登录了路由器的设置页面,然后将所有“外来”联网设备全部限制了网速……果然,家里的网速又变快了,玉芳得意地朝老公一挑眉,张晓民也松了一口气。
  
  没过一会儿,“砰砰砰”,又有人敲门。张晓民预感不妙,起身开门,果然是对门那个彪悍的男人。他冲张晓民劈头盖脸地责问道:“你们是不是把网速给限制了?我这正追剧呢,多费劲啊,我老婆连抖音都刷不出了……”
  
  张晓民装傻:“没有啊,我们哪懂这些啊?”男人恶狠狠地盯着张晓民:“你打听打听去,我穆泗是好惹的吗?老子用你家的网是看得起你,别不识抬举!”
  
  张晓民被训蒙了,愣了半天。“我儿子明天上午还要上网课,网速不行,我找你算账!”男人说完,扭头回屋,还“砰”地关上了门。
  
  玉芳从沙发后探出头来,心有余悸地说:“老公,我们再搬一次家,还来得及吗?”张晓民一张苦瓜脸也快掉下泪来:碰到这样的邻居,往后日子能好过吗?
  
  没辙,张晓民只能把路由器设置再改回去,玉芳气不过:“实在不行,咱们报警!”张晓民叹了口气:“让我再想想办法吧……”
  
  也是,大家都是邻居,真要把事情闹到报警的地步,以后就真的没法相处了。张晓民打听了一下,穆泗是个无业游民,之前因为打架斗殴,吃过几年牢饭,出来后也没有正经工作,天天混日子。和这样的人讲道理,怕是行不通的。不管怎样,张晓民牺牲了网速,换来了几天太平日子,可这天,“咚咚咚”,穆泗又来捶门了。
  
  “泗哥,有事?”张晓民开门,一脸谦卑地问。穆泗一脚跨了进来:“我今天路过营业厅,发现里面正在做活动呢……”说着,他把一张宣传单塞了过来,张晓民好奇地一看,立马血压上升——这是电信营业厅升级家用千兆宽带网络的宣传单!穆泗说道:“我说你,赶紧去办理升级啊,老客户都有优惠,也没多少钱嘛,以后我们两家人上网都痛快了!”
  
  张晓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是“假邻居真强盗”吧!他气得手抖,不停深呼吸,嘴里喃喃自语:“冷静、冷静……”
  
  第二天傍晚,玉芳下班回家,一进门就发现家里有个穿电信工作服的人忙活着,只听工作人员说:“邻居家的网线就插到你家最右边的网线接口了哦!”
  
  等等!玉芳警惕地问:“哪个邻居?”工作人员笑了:“对门邻居,你们邻居关系真不错!”
  
  玉芳彻底怒了:“啥,不经允许,就把网线接到我们家?我要报警!”说着,玉芳摸出手机,张晓民一看,连忙扑过去把手机夺下,说道:“老婆老婆,升级宽带是我的意思,咱家之前网速不稳定嘛,现在好多啦!至于让穆泗家接网线……你听我说啊,欲使之灭亡,必先使之疯狂。他光脚的不怕穿鞋的,咱是真顶不住,但你看,这千兆网络通了,隔壁那孩子游戏还不得玩疯了?这游戏玩下去,孩子的学习是不是就得黄?WiFi的便宜让他们占嘛,占的便宜越多,他们家孩子的路就越窄……”
  
  玉芳越听越不对,吓得赶紧把刚才没关的家门关上,她愣愣地看着张晓民,仿佛不相信这话是出自张老师之口。张晓民却像是豁出去了,越说越激动。这时,穆泗“咣”地推门进来,指着张晓民,气得手直哆嗦。张晓民慌忙解释:“我这是编瞎话诳老婆的……”
  
  原本要发怒的穆泗却突然一低头,叹了长长的一口气:“张老师,你这番话真没说错,我儿子学校老师给我打电话了,说这小子逼同学给他游戏账号充值,人家不答应,他还动了手,差点把人家打成脑震荡!牛啊,比他老子还浑!”
  
  穆泗径直走到网线接口处,一把扯掉了连到他家的那根网线。他自言自语道:“不上了,不能再让那小子沉迷网络、沉迷游戏了,我们家废我一个真就够了!”
  
  收了网线,穆泗刚要离开,突然一转头,又跟下命令似的对张晓民说:“我们家不蹭你家的网了,但我还有个要求,我儿子上网课的时候,来你们家,成吗?疫情防控期间,孩子不能上学,欠老师管,但你不就是现成的老师吗?”
  
  张晓民夫妻俩愣了好一会儿,几乎同时点了头。不但如此,张晓民还免费给穆家那孩子补课。刚开始孩子根本坐不住,但在穆泗的皮带威吓和张晓民的循循善诱下,还是坚持了下来,成绩大有进步!
  
  这段时间,穆泗和老婆也不窝在家里上网了。夫妻俩做起了卤味生意,隔三岔五地给张家送卤味,两家人处得越来越好。
  
  这天,两家人在一张桌上吃饭,穆泗老婆说:“张老师两口子心肠好,遇上你们这样的邻居,我们有福。”穆泗也点头应和,举杯要敬张晓民,突然他想起什么,开口问道:“张老师,升级宽带装网线那天,你和嫂子说的那番话,扯那么大嗓门,是不是故意说给我听的?”
  
  张晓民听了,“哈哈”大笑,把酒杯凑了过去:“啥也别说了,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