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屋
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中国新传说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故事会 > 中国新传说 > 谁在跟踪我

谁在跟踪我

时间:2022-01-14 作者:未详 点击:

  陆海明四十出头了,在书店里打工,妻子会点裁缝手艺,平时靠接零活补贴家用,一家子的日子过得紧巴巴的,最近是连房租都交不上了,房东急着赶他们走。
  
  这天晚上,陆海明去城郊办事,为了省下坐车的钱,他决定走路回去。初冬的天气阴冷,他缩着脖子走着,突然“砰”的一声巨响,随即有辆轿车在他前头一个急刹车——来不及了,一个人影被车撞飞了出去!肇事司机下车看了一眼伤者,又抬头与陆海明四目相对。陆海明的心“咚咚”直跳,他看到受害人是个年轻女孩,倒在血泊中,两眼睁着,一动不动……
  
  “你坐车吗?”司机突然哑着嗓子问陆海明。陆海明半天回不过神,不知是冷,还是因为害怕,他双脚都麻了,一步也动不了。
  
  “快上车!”司机走过来,把陆海明推上车,然后掉头就往市区的方向开。
  
  “这个人是突然蹿出来的,”司机边开车边说,“那儿没有监控,也没别人,你就当做什么都没发生。”陆海明忍不住嗫嚅着:“出人命了,警察总要查的……”
  
  司机没接陆海明的话,而是问他住哪里。陆海明支支吾吾地报了路名,但不敢说得详细。到了地方,陆海明下车时,司机盯着他的眼睛,说:“半夜会下雪,到时什么证据都不会留下,你就当什么都不知道,留个电话,我会给你一笔钱,帮个忙吧!”陆海明恍惚着点点头,说了手机号。他瞥了一眼司机,这人脖子上有文身,图案看上去十分凶狠。
  
  当晚,陆海明一直辗转反侧,他望着窗外,始终没合眼,到了后半夜,果然下起了雪。
  
  早晨,雪还在纷纷扬扬地下,到处都被厚厚的白雪覆盖着,陆海明不禁想:那个女孩的尸体也会被雪盖得完全看不出了吧?等过两天雪化了,证据可能也没有了。
  
  妻子从房东那里回来,喜出望外地说:“真好,我们暂时不用搬走了。”陆海明很意外:“为什么?”妻子反问道:“你不知道?房东说,你有个朋友帮我们补交了房租,对了,我怎么没听说你有个在夜总会当老板的朋友?”
  
  陆海明一愣,记得昨天在车上,那司机说过他开了一家夜总会,算是个有钱人。有钱人都这么可怕吗?自己昨天明明没有告知对方具体的住址,今天,对方已经把房租交到房东那里了。
  
  没过一会儿,陆海明就接到了夜总会老板的电话:“10万可以吗?分两次给你,第一次3万,不过要等半年后取,余下的7万,我一年内付清,只要你守口如瓶。”
  
  电话里,陆海明没应声,但对方似乎当他默许了,第二天一早就把银行卡送了过来,并对陆海明再次叮囑道:“记住,我们已经是一条绳上的蚂蚱了。”陆海明拿着银行卡,像拿着烫手的山芋,他十分忐忑地把卡藏在抽屉里,不敢看一眼,又不时地去检查一下。
  
  大雪下个不停,傍晚,电视台就报道了城郊的这起车祸,说肇事者逃逸。案发后,警察四处搜寻线索,然而很多天过去了,还是一点进展都没有。
  
  就这样,不知不觉地过了半年,案子似乎真的不了了之。陆海明好像心里松懈了一点,他拿出银行卡,反复想着:那姑娘虽然死于非命,但是就算自己去报警,也不能让她起死回生啊!更何况,眼下他们一家很需要这笔钱。
  
  陆海明终于去银行把3万块钱取了出来,他带着妻儿租了个市口好、靠学校近的大房子,妻子能腾出地方做做裁缝的生意,孩子们也有了好的学习环境。
  
  这天,陆海明回到家,看到妻子正忙着踩缝纫机,她高兴地说:“现在疫情缓解了,我打算多做点成品,好挂出来卖。”缝纫机“嗒嗒嗒”地响着,新房东很热情地端来一盘水饺,说给孩子们尝尝。临走时,房东笑着对陆海明说:“你朋友已经帮你续了明年一整年的租金,你们一家放心踏实地住下吧!”
  
  朋友?陆海明心里一惊,他这次搬家格外低调,没有通知过什么朋友。难道是他?一定是他!天啊,那个夜总会老板是怎么知道我搬家后的地址的?他一直在跟踪我吗?陆海明觉得后背一阵发凉。
  
  房东走后,孩子们争先恐后地想吃饺子,陆海明看着饺子,总有一种不祥的感觉,他抢先一步,粗暴地把整盘饺子倒进了垃圾桶。妻子和孩子们都不解地望着陆海明,他一时语塞,不知如何解释,只得说:“饺子都凉了,别吃了!”
  
  那一晚,陆海明带着家人连夜搬了家,妻子不停问他究竟是怎么回事,陆海明始终没说,妻子和他大吵了一架。但不管怎样,搬离夜总会老板的“监控”范围,让陆海明心安不少。
  
  这天,陆海明又去城郊办事,途经当日的车祸地点时,不由得心里一阵寒战。他走着走着,莫名的恐惧袭来,他分明感觉后面有个人影跟了自己很久。
  
  那人似乎总是和陆海明保持着一定的距离,陆海明快,他也快;陆海明走得慢,他也跟得慢。陆海明快步走到一个公交车站,那人也跟着在站台等车。陆海明用余光打量了那人,因为疫情关系,人人都戴着口罩,那人不但戴了口罩,还戴了帽子,看不出样貌。
  
  陆海明上了车,那人也上了同一路车,站在离陆海明不远的地方。更要命的是,等到了站,那人还跟着陆海明下了车!陆海明心里很紧张,那一刻,肇事者身上的文身又在他眼前晃,还有那天被撞飞的女孩,她惨死的样子一直在他心里挥之不去。
  
  夜总会老板是不是压根没想留我这活口?他故意用分期付款的10万块钱拖着,是不是就想伺机弄死我?有可能是一盘下毒的饺子,或者是夜深人静时的刺杀!陆海明想着,冒了一身冷汗,他不由得快跑起来,跑出好长一段路,确定那人没跟来后,才胆战心惊地回了家。
  
  晚上,陆海明再次接到夜总会老板的电话:“最近警方又在查那个案子了,你可一定要管住自己的嘴,记住,我总能找到你。”
  
  陆海明放下电话,脸色苍白,感觉要窒息了。当晚,他做了一个决定:他主动去了派出所,把所有情况向警察和盘托出,还上交了肇事者给他的银行卡,当然,卡里的钱,他用工资和积蓄补上了。警察严厉地批评了陆海明,但鉴于他检举揭发使案件得以告破,他们表示会酌情处理。很快,夜总会老板被抓捕了,警方传来消息时,陆海明还有些意外,他没想到“凶狠”的肇事者,这么容易就落网了。
  
  陆海明被免予起诉,他终于松了一口气。这天,他从书店下班回家,走着走着,他心一沉:从街边商铺的玻璃橱窗里,他发现又有个人一路跟着自己!
  
  这次天色尚早,街上行人也不少,陆海明似乎壮了胆,他一回头,对那人吼道:“为什么一直跟着我!”对方是个小伙子,像是被吓着了,愣了半天,说:“我去山河家园,但今天我可没跟着你。”
  
  “今天?”陆海明恍然大悟,“原来之前也是你!”
  
  小伙子说,那天他第一次去女友家,不认路,又没带手机,便向书店老板问路。那会儿,陆海明正好下班走出书店,老板就告诉小伙子,跟着陆海明走就是。
  
  “她是车祸去世的,还好现在肇事凶手终于抓到了……”小伙子神色忧伤,他翻出手机相册,问陆海明,“她生前跟你住一个小区,你应该见过她吧……”
  
  那照片,陆海明只看了一眼就觉得头皮发麻,照片上微笑的女孩正是那起车祸的死者……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