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屋
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中国新传说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故事会 > 中国新传说 > 请你吃顿饭

请你吃顿饭

时间:2021-09-12 作者:未详 点击:

  梅云奇是一家小戏班的班主,班里一共就十几个人。
  
  有一次,戏班到一个叫鹅脖湾的村子唱戏,谁知天公不作美,刚到地方就下起雨来。这雨一下就没个停,雨不停,就唱不成戏,唱不成戏,雇主就不给工钱。一天天人吃马喂的,也得一大笔开销。为了节省开支,戏班里的人已经连着喝了好几天稀粥。
  
  这天一大早,梅云奇起来后,望着窗外下个不停的雨,眉头拧成了大疙瘩,正长吁短叹呢,忽然听到外面传来脚步声。他向外一看,来人是村里的富户刘结实,当初就是他联系自己来唱戏的。
  
  梅云奇连忙招呼说:“是刘东家呀,这么早有事儿吗?”
  
  说话间刘结实进了屋,他兴奋地说:“梅班主,有个事儿我得找您帮忙。”
  
  原来,刘结实新添了一个儿子,他专门找算卦的人看了,说孩子百日这天认门干亲,将来能好运不断。刘结实说:“算卦的说了,干亲最好是远路的,可这雨连着下了恁多天,也不方便找远路来的人呀,人真是临事儿迷,咋就没想到您呢?经人一提醒,这不,我一大早就来找您了。”
  
  梅云奇一听是这么一档子事儿,不假思索地说道:“这有啥难?您就说让我干点啥吧。”
  
  刘结实拱了拱手,说:“我这儿先谢谢梅班主了。您啥也不用干,让孩子认您做干爹就行。”
  
  梅云奇爽快地说:“好咧。”
  
  刘结实笑容满面:“中午我摆桌子,到我家喝酒去!”
  
  刘结实走后,梅云奇心说,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这哪是认干亲,分明是来讨债呀!行走江湖这么多年,啥样儿的人他都见识过,之所以硬着头皮答应下来,只因为在人家地头上,不舍点东西,下面的路可就难走了!
  
  草草吃了早饭,梅云奇把放在床头的小箱子打开,里面有不少他的私藏。挑来挑去,他最终拿出了一把小银锁,送给孩子正好。
  
  快中午时,梅云奇把小银锁放到口袋里,打着伞去了刘结实家。
  
  刚一进门,刘结实就从屋里迎了出来,他一把拉住梅云奇,笑着说:“梅班主,我正准备去请您呢!”说完,他向后看了看,问道:“就您一个人?”
  
  梅云奇说:“是呀!”
  
  刘结实说:“您看看,我安排家里摆了两桌呢,让戏班子里的人也一块儿过来嘛。”
  
  梅云奇心里“咯噔”一下,暗想,这刘结实的算盘打得可真响呀,我一个人吃顿贵饭也够可以的了,还要把戏班子里的人都给拉上呀!
  
  还没等梅云奇回话,刘结实冲着屋里喊道:“来人,去把戏班子的人都给请到咱家来!”
  
  屋子里答应一声,随即就跑出一个裹着雨衣的年轻人,冲着刘结实和梅云奇点了点头,出了家门。
  
  梅云奇无奈,只得跟着刘结实去了屋里,只见屋里放了两张大圆桌,桌子上已经摆满了盘子。两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闲话,很快,戏班子里的人全都给请来了,偌大的屋子一下显得拥挤起来。大家七嘴八舌地说着话,眼睛却都紧紧地盯着桌子上的菜。梅云奇一看,气不打一处来,心想:你们懂个啥,这分明是要债饭,不把你们手里积攒的那点零碎给收拾过去,是不会罢休的!可事到如今,也只能听天由命了,索性心一横,狠狠地吃上一顿再说!
  
  梅云奇正寻思间,刘结实招呼大家在桌前坐下来,他端起一杯酒,冲在座的人说:“各位,小老儿刘结实,全靠老天厚待,让我没断子绝孙。咱都想下一辈儿能好着哩,就想着给他认门干亲,保佑他平平安安,好运不断,这才找上了梅班主。多亏梅班主不嫌弃,为了这事儿,也为大家伙来做个见证,先敬大家一杯!”
  
  刘结实又接连敬了大家伙两杯,这才把手一挥,说:“穷乡僻壤没啥好饭菜,大家伙凑合着吃,一定要吃好喝好!”
  
  刘结实话音一落,大家伙都没客气,纷纷抄起筷子吃起来。
  
  吃完后,刘结实让人到后屋把儿子抱过来,点了香,行了礼,然后冲着梅班主拱了拱手,说:“兄弟,小儿年龄太小,无法给您叩头,不过您放心,等他能说话了,我每年都领着他给您磕头请安去!”
  
  梅云奇一听,连忙站起身说道:“我能认下贵公子,是上辈子修来的福气。”说完,他从口袋里把银锁掏出来,递过去:“连日下雨,也没地儿去买个好点的东西。”
  
  刘结实劈手接过来,嘴里却说道:“这是啥话?是我临时起意,错在我这儿。既然兄弟有这份情,我就替小儿收下了!”
  
  戏班子里其他人一看,都知趣地从口袋里拿出这样或那样东西,算是送给孩子的见面礼。
  
  从刘结实家告辞出来,回到住处,梅云奇没好气地说:“这个刘结实,也忒尖酸了,我眼看着都揭不开锅了,他还趁火打劫!”
  
  因为吃了一顿贵饭,大家伙也都附和着咒骂。不过中午这顿饭吃得真够饱的,晚饭每个人只喝了点稀粥,也不觉得饿。
  
  到了第二天,一大早刘结实又来了,一见面就笑着对梅云奇说:“兄弟,咱这儿有个习惯,认下的干亲至少得请吃三顿饭,吃得越多,关系越牢靠,今儿个中午还望您领着大家伙赏光!”
  
  一听这话,梅云奇一愣,原想着一次就行了,没想到还有后手。他心里腻烦,脸上可没带出来,装作高兴的样子答应下来。
  
  一连五天,刘结实天天来请,梅云奇一帮人天天中午到刘家吃贵饭,每个人身上藏的值钱玩意儿差不多都抖搂光了,大家伙都盼着天放晴。到了第六天头上,天总算晴了,戏终于顺利开场。戏一唱,村里就得管饭,刘结实那边也就有理由不去了。
  
  十场戏唱完,戏班子要离开了。大家伙把东西收拾好,准备赶往下一个村子。临走的时候,刘结实作为雇主代表如数付了戏资。梅云奇招呼大家上了车,向刘结实等人拱手作别。
  
  劉结实说:“兄弟,过年的时候我领着小儿来给您拜年。”
  
  梅云奇心里不情愿,嘴上却说:“行行行,随时恭候!”
  
  梅云奇回转身,刚准备上车离开,刘结实叫住了他,从旁边人手里拿过一个小包,说:“兄弟,东西也该物归原主了!”
  
  梅云奇接过来一看,里面是自己和戏班其他人送给刘结实儿子的东西,一样不少地全在这儿,他一下子愣住了。
  
  刘结实“哈哈”一笑,说:“要是不让你们拿点东西出来,你们会可劲儿吃吗?一顿饭都能管一天了吧。”
  
  听到这里,梅云奇一下子全明白了,他含着眼泪冲刘结实深施一礼,说:“大哥,过年的时候我领着人来给您拜年!”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