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屋
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中国新传说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故事会 > 中国新传说 > 牛背村的驻京办

牛背村的驻京办

时间:2021-09-10 作者:未详 点击:

  潘笑和妻子巧珍是大学同学,毕业后两人都留在了北京工作。尽管这些年他们努力打拼、省吃俭用,可还是“望房兴叹”。眼看儿子要上小学了,没落户口进不了学校,夫妻俩经常愁得睡不着觉。
  
  这天,潘笑路过一家二手房中介,看到店里推出一套特价房,价格非常吸引人。仔细一看,房子竟是附近的一处“凶宅”。
  
  这房子原是一家国企的职工住宅,旁边挨着村子。前些年村里建了一個宗祠,宗祠左侧的檐角高高挑起,正对着这套房子,那时它还不是“凶宅”,可当时就有人说,这檐角像一把尖刀刺过来,对这房子不利。说来也怪,后来那房子里接连死了三个住户,成了名副其实的凶宅。
  
  最先出事的是个股民,炒股亏了很多钱,债台高筑,就在房间里上吊了。接着一个肉贩低价买下这套房,没过一年,肉贩在洗澡时煤气中毒而死,他家属赶紧把房子低价抛售,可很长时间都卖不出去。后来终于有一个退休老人买下来,老人的儿子在国外,平时就一个人住。半年后的一天晚上,老人起夜摔倒了,再也没醒过来,老人的儿子便委托中介代售房子,可这房子接二连三地出事,远近皆知,尽管价格很低,还是无人问津。
  
  潘笑住得不远,自然听说过凶宅的传闻,现在看见价格这么低,很想买下来。他把想法跟巧珍说了,巧珍惊讶不已:“这种房子还敢买?你是不是疯啦?”潘笑说:“好房子我们哪里买得起?这房子虽然听着不太吉利,但它是学区房啊,买下来儿子就能念书啦!”
  
  儿子读书虽是大事,但巧珍还是不同意:“万一家里人真因为这出了事,怎么办?”
  
  潘笑是个无神论者,他实在舍不得这房子,就来了个曲线救国:“要不我们先把房子买下来,把户口挂上,但我们人不进去住,以后再把房子卖了,这样儿子读书的问题解决了,说不定还能赚一笔钱,一举两得。”
  
  这说到了巧珍的心坎上,她松口道:“那我们钱也不够呀!”
  
  “借钱也要买,房子这么便宜,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喽!”
  
  潘笑左借右借,钱还不够,他只好向老家牛背村的父母开口,希望家里帮忙凑一点。父亲老潘拿出多年积蓄,又去村里借钱。他平时乐于助人,人缘极好,村里人很敬重他,他开了口,大家都尽力而为。??
  
  就这样,潘笑终于买下了这套房子,巧珍却很伤感:“没想到我们买的第一套房竟不能住……”
  
  秋收后,潘笑的堂叔来北京治病。到了医院,才知道要先在网上预约挂号,堂叔不会弄,只好去找潘笑帮忙。见潘笑还住在出租房里,堂叔问:“你不是买房子了吗?”
  
  潘笑不好解释,随口说:“在这里住习惯了,我想把那房子用来出租。”
  
  “这么说,那房子还空着?”堂叔满心欢喜,“正好我去住,宾馆太贵了,住不起。”
  
  “叔,房子还是空的,连床都没有,不好住。”
  
  “没关系,我睡地板都行。”
  
  “叔,那房子……”潘笑吞吞吐吐,欲言又止。
  
  堂叔生气了:“什么意思?空房子都不让叔住,难道要收钱?”
  
  话说到这个份儿上,潘笑只好说出了真相。听说那是“凶宅”,堂叔惊得直叹气:“你们也太难啦!不过,睡一晚能省一百多,能买多少药啊!我不怕,就去那儿睡。”
  
  “叔,要不我陪你一起吧!”见堂叔执意要去,潘笑做了让步。
  
  “没事,我没钱治病照样活不了。我只怕没钱,不怕其他的。”
  
  潘笑只好买来床和生活用品。堂叔一连住了十多天才顺利就诊,在这期间什么意外都没发生。这以后,堂叔每次来北京复诊都住在那房子里。半年后,堂叔的病好了,他算了算,光住宿费就省了不少,乐得他逢人就说潘笑的好话。
  
  这件事之后,潘笑有了想法:老家乡亲来一次北京不容易,那房子靠近火车站,交通便利。以后他们来北京,只要不嫌弃房子“不吉利”,都可以去住,反正也是空着。巧珍对此也点头同意,说当初买房子受了大家的帮助,应该还这个人情。再说房子有了人气,以后卖出去也更容易。
  
  于是,潘笑让父亲在村里宣传,叫大伙别客气。这以后,村里人到北京找潘笑的就多了。不管是求医、旅游还是找工作,潘笑都热情接待,愿意住下的尽管住。慢慢地,那房子开始热闹起来。住的次数最多的是老曹,他做山药生意,经常跑北京;来的人数最多的是胡老茂家,全家六口来北京旅游;住的时间最长的是大学刚毕业的小赵,足足住了八个月。小赵拿到第一笔工资,就送来两千元作房租,潘笑却坚持不收钱。
  
  这年冬天,巧珍怀了二胎,快生了。潘笑工作不能停,保姆请不起,愁得坐卧不安。这时,老潘说他们老两口要过来照顾巧珍。父母能来当然好,可是住不下啊,潘笑感到为难。老潘说他们白天照顾巧珍,晚上回买的新房里睡。
  
  原来,别人眼里的凶宅,在父母心里是新房啊!潘笑鼻子一酸,说:“爸!那房子的情况你们都知道,怎么能让你们住那儿?”
  
  “乡亲们住都不怕,做父母的却不敢住,这不让人笑话?”
  
  潘笑急了:“乡亲们只是暂时住住,你们不知道要住到什么时候呢……”
  
  老潘说:“我们帮你一个月,就能省一万元保姆费;住上一年,就是十多万。我们这把年纪还能挣这么多钱,还怕什么呀?”
  
  没办法,潘笑只好答应了。
  
  父母来了以后,巧珍被照顾得很好,顺利地生了一个女儿。
  
  转眼两年过去,潘笑和巧珍都升了职、加了薪,父母健康,儿女乖巧。潘笑对巧珍说:“我虽然不信‘凶宅’之说,但这几年我也一直胆战心惊的,没想到一切都很顺利,看来那房子跟我们有缘,要不我们搬进去住吧!”
  
  巧珍坚决反对:“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要不咱们把房子卖了,重新买一套?”
  
  北京房价这么高,把旧房子卖掉也买不起新房啊!潘笑正烦恼时,传来了好消息——这一带要拆迁了!之前买的那套二手房可以换一套三居室的新房,不过要加好几十万的差价。巧珍心花怒放,这下以前的担忧都烟消云散了,不过转念一想,她又有疑虑:“换三居室要补的差价可是好几十万,我们去哪儿弄钱呢?”
  
  潘笑坚定地说:“事在人为,以前我们都不敢想能在北京买房,现在也要有信心。”
  
  接下来,潘笑四处借钱,可还差不少。老潘看在眼里,说回村里去凑钱。潘笑不同意,老潘很坚持:“我这次不是去借钱,是想把村里的房子卖了。”
  
  老潘不顾儿子的阻拦,回到村里张罗卖房。万万没想到,得知老潘要卖房筹钱,潘笑的堂叔、老曹、胡老茂、小赵等人纷纷主动上门送钱,连那些没去过北京的乡亲,也冲着潘家的口碑,自发地借钱给老潘。钱够了,老潘村里的房子也不用卖了。
  
  潘笑如愿买下了三居室,巧珍很感动:“我们两次买房,都是乡亲们帮忙,牛背村的人太好了!”
  
  潘笑点点头:“巧珍,买了新房规矩不能变,以后乡亲们来了,我们自己就算睡沙发,打地铺,也得让他们住下来。”
  
  “对!以后咱家就是他们在北京的落脚点,就是牛背村旅社。”
  
  潘笑摇摇头,说旅社这名字太俗气。他想了想,一拍大腿,说:“可以叫牛背村驻京办!”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