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屋
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中国新传说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故事会 > 中国新传说 > 放不走的鱼

放不走的鱼

时间:2021-07-24 作者:未详 点击:

  小王和赵婶上下楼住着,平日相处得特别好。赵婶老伴赵叔长年瘫痪在床,家里有啥苦活累活,小王总是一喊就到。
  
  刚进腊月门,赵婶忽然喊来小王,给他看养在桶里的两条鱼:“我昨晚做了个梦,有个老神仙让我买两条鱼放生,给你赵叔积点功德。今早我去鱼摊上买了两条鱼,老板说这种鱼生命力特顽强。现在哪哪都结冰了,你能不能陪我去刨个冰窟窿?”
  
  小王探头往桶里看了一眼,张张嘴想说什么,回头瞅了瞅病床上的赵叔,又把话咽回肚子里,点头说道:“没问题!”
  
  小王带着赵婶,很快来到附近的一个湖边。他脱下大衣,甩开膀子用钎子“腾,腾,腾”地猛凿,不大会儿工夫,便戳出了一个脸盆大小的冰窟窿。
  
  赵婶双手合十,虔诚地许完愿,这才拿起水桶,将两条鱼倒进了冰窟窿里。两条鱼在水中来回游动,却始终不离冰窟窿左右。赵婶开心地说道:“你看,这两条鱼多通人性呀!知道感恩呢,不舍得走。”
  
  里面缺氧,它们当然不爱走了。小王心中偷笑,但也不说破,附和了几句,拉着老太太回家了。
  
  送完老太太,小王立刻再次赶到湖边,轻轻敲碎刚结的一层薄冰,撒下点饵料,蹲在那静静等了会儿,忽然飞快地将手伸进水里一撩,一条鱼就被甩到冰面上,不停地蹦跳着。小王“嘿嘿”一笑,将它装到桶里,又蹲守半晌,将另一条鱼也捉拿归案。他看了看被鱼鳍扎破的橡胶手套,得意地说道:“你们的使命完成了,现在可以跟我回去等待处理了!”
  
  小王轻手轻脚地路过赵婶家门前,回到家中,把鱼倒在洗菜池里,转身出门和朋友喝酒去了。
  
  正喝得开心,忽然电话铃声响了,小王从兜里掏出手机,一看是赵婶打来的,按下了接听键,只听到赵婶那边带着哭腔喊道:“小王,赶紧回家吧,你家漏水了……”
  
  小王酒立刻醒了大半儿,立刻打车赶回家中。只见洗菜盆的水龙头哗哗流淌着,地面都积了水,两条鱼正欢快地在地上蹦着。小王低声骂了一句,怪自己大意了:一定是鱼在跳跃时碰开了水龙头,这才引发了“洪水”。
  
  他急忙关上水龙头,匆匆下楼敲开了赵婶家的门,果然,赵婶的家一片狼藉,特别是卧室,因为靠近厨房,棚顶下雨似的。躺在床上的赵叔身上盖着塑料布,床垫褥子湿得透透的。
  
  小王尴尬得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他红着脸对赵婶说:“赵婶,您和赵叔去我家住着,给我五六天时间,我把咱家重新装修一遍,让二老亮亮堂堂过个年!”说完,他不由分说,背起老爷子就上楼了。
  
  安顿好赵叔后,小王返回楼下。正在收拾屋子的赵婶放下拖布,从柜子里拿出一叠钱,斩钉截铁地说:“小王啊,咱先说好了,你帮我收拾房子可以,钱得由赵婶出。否则,我自己张罗。”
  
  小王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那可不行,我家漏的水,损失就该由我来承担。赵婶,只要您不生气,我就阿弥陀佛了!”
  
  “哎呀,我还要感谢你呢,要不是漏水了,今天就出大事儿了!”赵婶心有余悸地说,“一个小时前我出门买菜,半道碰到个老姐妹,聊得久了些,结果回家一看……”
  
  她从地板上拎起一床烧了个大洞的被子:“你赵叔趁我不在家偷着抽烟,把被子烧着了。要不是正赶上棚顶漏水浇灭了火,不但房子保不住,你赵叔也没命了!你说我是不是得感谢你?”
  
  小王听得心也揪起来了,可真够悬的!但一码归一码,装修钱还是得他掏。
  
  见他坚持,赵婶佯装生气道:“你这孩子咋这么不懂事呢?要是这样我可生气了,以后咱们别来往了!”说完,她硬把手里的钱塞到小王的兜里。
  
  就这样,赵叔被安置到了小王家,赵婶自己还是在楼下,找了个没漏水的屋子住着。第二天,赵婶的侄女馨馨正巧来姑姑家玩儿,听到这件事觉得挺传奇的,拿出手机拍起了视频,准备传到网上去。
  
  赵婶嗔怪地对馨馨说道:“别跟着瞎搅和了,根本不是这么回事!小王平时没少帮咱忙,咱得知道感恩,我是为了宽他的心才编出这个瞎话的。再说了,正好房子装修也老化了,趁这个机会重新收拾一下,他能帮着出力都够意思了,哪还能让他掏钱?”
  
  馨馨疑惑地说:“啊?那被子是咋回事?”
  
  赵婶笑着说道:“你姑父以前抽烟烧的,为了让他长记性,我一直没扔,这不,派上用场了。”馨馨不由得对着姑姑竖起了大拇指。
  
  事儿还没完,馨馨在姑妈家坐了一会儿,便去楼上看望姑父。她是个聪明的女孩,看了一眼小王家的情形,又向小王套了几句話,便把漏水的经过摸得一清二楚。她想了想,偷偷拍下了鱼的视频,回头拿给姑姑看。赵婶看完之后脸色有些难看,沉默半晌,喃喃地说:“年轻人到底是嘴馋。人呐,哪有十全十美的……”
  
  因为这,等小王再来跑前跑后忙活着装修房子时,赵婶明显不那么热情了,就算是笑也有些勉强。
  
  一来二去,小王觉察出不对劲来,左思右想不知哪里出了问题。房子装修好后,他将赵叔背下楼,赵婶客气了两句,也没有留他吃饭的意思。小王没多说什么,临出门时趁老太太不注意,将她给自己的钱塞到了鞋柜里。
  
  他前脚刚到家,赵婶后脚就上来了,后面还跟着馨馨。赵婶拿着钱嗔怪道:“怎么又把钱拿回来了?都说了不用的!”
  
  小王眼圈一红:“赵婶,我父母都走了,我一直把你们二老当亲人。钱是小事儿,我就想问问是不是自己哪儿做错了,你忽然对我这么生分?”这话说得赵婶鼻子一酸,她遮掩道:“傻孩子,哪有的事儿,别胡思乱想,晚上去婶婶家吃饺子!”
  
  馨馨嘴快,抢话道:“吞吞吐吐、遮遮掩掩,我就看不上你们这样的,有啥事不能明说?我问你,我姑姑放生的鱼是不是又让你抓回来了?你怎么那么馋呢!”
  
  小王挠挠头笑了:“原来问题出在这里呀!我承认,确实把鱼抓回来了,不过却没吃,还在那养着呢。”
  
  馨馨性子急,立刻从小王身边挤过去。只见客厅里多了个鱼缸,两条乌黑的鱼正在里面欢快地游着呢。赵婶也跟了进来,表情柔和多了:“孩子,我误会你了。肯定是你觉得冬天放生鱼活不成,又不愿扫我的兴,这才偷摸把它们捉回来养着。”
  
  小王一愣,苦笑着说:“也不是……赵婶,我就不瞒你了。你知道这是什么鱼吗?”
  
  赵婶摇摇头。
  
  “这叫清道夫,是外来物种,生命力特别强。要是把它们放到江河湖泊里,会对当地的鱼类造成巨大的影响,严重破坏生态平衡。所以,我只好偷偷把它们抓回来,要不是考虑到寄托着您的一番心意,早就把它们人道毁灭了!”
  
  “哎!你这孩子,咋不早说?婶误会你了!”赵婶拍着大腿,懊悔不已。
  
  馨馨得意扬扬地挺着胸脯道:“就你们这打死也不说的性格,要不是本姑娘,不知得闹出多少误会呢!”
  
  小王有些不服气地说道:“我还觉得你有点闹呢!”
  
  “嘿,你还敢嫌弃我?”馨馨不干了,伸手去拧小王的胳膊。
  
  看着手足无措、满脸通红的小王,赵婶捂着嘴笑了,偷偷退了出去。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