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屋
故事会笑话 第一推荐 中篇故事 阿P幽默 幽默故事 3分钟典藏故事 民间故事 海外故事 中国新传说 开卷故事 悬念故事
当前位置: 主页 > 故事会 > 中国新传说 > 请各守规矩

请各守规矩

时间:2021-02-07 作者:未详 点击:

  胡洪海是一个房地产开发商,有内部消息说老城区即将拆迁开发,他立马意识到这是一块大蛋糕。
  
  主抓这项工作的是侯副县长,拿下他,这块大蛋糕唾手可得。胡洪海混迹于商界,自然认识侯副县长,当即主动来跟侯副县长“汇报工作”,并有意无意地聊到这块大蛋糕。侯副县长听了,认真说道:“欢迎前来竞标,不过有个前提,请各守规矩!”胡洪海心里想:守规矩?逗小孩呢!
  
  回去后,胡洪海让人悄悄搜集了侯副县长的信息:侯副县长,邻县小镇人,无特别嗜好,为人正直,智慧与魄力并存……看着这些信息,胡洪海琢磨,对待侯副县长这样的人,如果贸然上供钱物很不明智,可能还会把事情弄僵,所以打情感牌才是上策。等情感牌打通了,物质牌再跟上,到时肯定一举拿下!要想打好情感牌,就必须更深入地了解侯副县长。不过这种事情,知道的人越少越好,胡洪海决定亲自到侯副县长的老家走一趟。
  
  侯副县长老家在邻县一个小镇,开车四小时就到了。一个小镇,出了侯副县长这样的人物肯定很轰动,所以胡洪海只用了一包好烟,就和一个老头聊到了主题。
  
  在聊到侯副县长的爱好时,老头笑着说:“这你问对人了,除了我们,外人根本不知道!小侯最爱一种本地小吃——黏糕羊肉汤。”说着,老头从家里拿出一样东西,白白长长的,像一根细棍子。“这就是黏糕,是糯米磨成粉后做的。虽说羊肉汤算不上稀奇,可这黏糕不折不扣是个好东西,周边好几个乡镇就数咱这儿的黏糕最有名,其中最有名的又要数黄家黏糕坊,小侯每次回来都会大吃一顿。”
  
  老头还说,黄家黏糕全是纯手工做的,那黄家人一代代的,个个膀大腰圆,用大木榔头把糯米反复夯碎了夯实了,黏糕这才筋道。单凭这点,现在已经没谁有耐心做到了,加之黄家传了几代的配方,就让黄家黏糕更绝了……
  
  胡洪海却不以为意:不就是个手工黏糕嘛,有啥了不起?不过他心里也想,这一趟来得太有用了,现在就去买上几斤黏糕带走!
  
  跟老头道别后,胡洪海就直奔黄家黏糕坊而去。只听老头在背后喊:“你现在去是吃不到了,他家限量供应!”胡洪海一听笑了,一个乡镇小店还玩限量供应,弄什么玄虚?现在有钱什么买不到?
  
  黄家黏糕坊有名,略一打听就找到了。此时已近中午,当胡洪海说要买黏糕时,一个粗壮的汉子直摇头,说:“你是第一次来我家吧?对不起,今天不供应了。”
  
  还真是限量供应!胡洪海摆出诚恳的样子,说:“黄老板,我是外地人,慕名而来,你看能不能匀几斤给我?价钱你说了算。”
  
  黄老板依旧摇头,说:“这不是钱的事,实在没有了。我一天只打40斤粉,早就卖完了。”
  
  “为什么不多打点?”
  
  “我倒想多打点,可力气有限,打完40斤粉我腰都快累断了。你明天一早来,晚了就没了。”
  
  从店里出来,胡洪海心说,真是死脑筋,你没力气打,就不会买机器磨吗?谁能分得清呢!斟酌一番后,他决定干脆就在小镇住上一晚,明天一早就来买黏糕。主意拿定,胡洪海找到小镇上仅有的一家旅馆,将就着住了下来。
  
  晚饭后,胡洪海出来散步,不经意间又来到了黄家黏糕坊门口,头一抬,竟发现一桩奇事:只见寒风呼啸中,黄老板站在凳子上,把一个个竹篮挂到一根高高的铁丝上,走近了再一看,篮子里装的,正是棍子一样的黏糕。胡洪海忙问:“黄老板,你这是干啥?”
  
  黄老板认出是胡洪海,笑着说:“老板没走?把黏糕挂起来,是在给黏糕保鲜呢!之所以挂这么高,是怕被老鼠给祸害了。”
  
  胡洪海又闲扯两句后便告辞了,此刻他心里已经拿定了主意。
  
  夜深人静,胡洪海驾车离开旅馆,悄悄来到黄家黏糕坊前。趁四下无人,他爬上车顶,正好够得着挂着的竹篮。他当即取下一个竹篮,连同里面约有五斤重的黏糕,一起塞进后备厢。胡洪海在另一只竹篮里放了100元,这儿毕竟是侯副县长的老家,可不能亏了人家。
  
  大功告成,胡洪海一夜飞车赶回家,稍稍眯了一觉。天一亮,他就电话约请侯副县长:“侯县长,能不能请您到面馆里吃碗面?顺便有个工作要向您汇报一下。”
  
  因为是周日,侯副县长倒也痛快,说:“行!”
  
  在一家羊肉汤面馆里,两人在包间坐下,刚聊了两句,服务员端上两碗小吃。侯副县长接过碗,嗅了又嗅后,叫道:“这不是黏糕羊肉汤吗?这味道太熟悉了,是我老家黄家黏糕坊的味道,你怎么弄来的?”说着,侯副县长尝了一口。
  
  胡洪海一早就把黏糕送来请店家加工了,他笑着说:“只要您喜欢,我就是踏破铁鞋也能弄到。”
  
  侯副县长原本兴奋的脸一下子阴沉下来,他放下筷子,又问:“你能说说是怎么弄到的吗?”
  
  胡洪海便说了自己去侯副县长老家的事,当然,他讲述的重点是来回飞车的辛苦,还有他对侯副县长的用心之深,并未提及自己偷拿黏糕一事。侯副县长听了点点头,然后站起来说:“你辛苦了。这样吧,今天是周日,我们现在就再去一趟我老家,我要办件事。”
  
  胡洪海说:“当然可以,但黏糕羊肉汤您不喝了吗?”
  
  侯副县长坚定地點点头。
  
  胡洪海心里没了底:侯副县长咋这么急,黏糕羊肉汤都不喝了?
  
  又是近四个小时的飞驰,胡洪海的车停在了黄家黏糕坊前。侯副县长并不下车,说:“胡老板,麻烦你下车买一份黏糕。如果今天没了,就预订明天的。”
  
  胡洪海当即下车进了店,上前说道:“黄老板,给我来一份!”
  
  “对不起,今天卖完了……是你?”黄老板正忙着,抬头一看认出了胡洪海,脸上立马有了怒意:“昨晚拿我家黏糕的是你吧?”
  
  胡洪海却不承认:“你在说什么?凭什么怀疑我呀?”
  
  “这么多年,我家挂在外面的黏糕从没丢过,我去问了旅馆的老板,他说你连夜走了,不是你拿的又能是谁?”
  
  胡洪海赔笑说:“好吧,我承认是我拿的,昨晚有特殊情况,不过我放了钱,而且只多不少。”
  
  “不是钱的事,你知道今天早上有多少人白跑了一趟?你知道我有多看重店的名声?我要你的钱干什么?还你!”说着,黄老板铁青着脸扔过一张百元大钞。
  
  胡洪海慌了:“大哥,对不起,我错了,我跟你道歉,你就卖一份黏糕给我吧……”
  
  黄老板摆手道:“这不是我跟你生气的事,真没了!”
  
  “那我预订明天的。”
  
  黄老板大声说:“明天也没有,以后我都不会卖给你!”
  
  胡洪海大惊:“为什么?”
  
  “因为你坏了规矩,坏了规矩的人我就把他永远拉入黑名单!”
  
  胡洪海一时傻了。没办法,他只好灰溜溜地回到车上。
  
  侯副县长说:“知道问题在哪儿了吗?将黏糕放在外面挂一夜,可以增加黏糕的风味,但这之后,黄家还有一道独门工序,会直接影响黏糕的口感。早上我吃了一口后,就感到味道不对,猜你可能是半夜偷偷行动了,所以请你再跟我跑一趟,来认识一下我的老乡。我太了解他们了,一直认死理。”说到这,侯副县长突然提高了音量:“可我爱这认死理的劲,它让我们小镇民风淳朴,让黄家黏糕坊多少年来口碑不变,同时也在保护我。一句话,在我家乡、在所有地方,不守规矩的人,我们永不欢迎!”
  
  胡洪海听懂了侯副县长的言外之意,羞愧地低下了头……

推荐内容
热点内容